梦远书城 > 金萱 > 不悔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你不是说要回家吗?为什么又跑来?”身后传来周妈的询问。

  “我想群美休婚假,如果我再请假店里就只剩你一个人,这样不太好,所以我就来了。”他回头,笑笑的说。

  “是吗?”周妈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经由岁月洗练的双眼,锐利得让人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唐听不由自主的避开了她的目光。

  “唐听,你不累吗?”他不解的抬起头,只见周妈原本锐利的口口光变得温暖,紧紧将他包围。

  “你这个人呀,表面上看起来乐观,和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成为朋友,实际上却是个闷葫芦,什么心事也不会讲。用这种个性生活不累吗?”他心头一酸,只觉得喉咙像被什么东西梗住了一样,但只一会儿,他又露出笑脸,“不会呀,我觉得生活得挺自在的。”周妈顿时气得说不出话,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小孩,真是把她给气死了!

  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扫把,用力将他扫下阶梯。

  “周妈,你这是干么?”唐听一跳一跳的避开朝他脚下挥来的扫把,有些好笑的问。

  “扫垃圾。”“我是垃圾?”“令人一见就火不是垃圾是什么?”手没停,她像是要将他扫到大马路中央才甘心。

  “周妈,我没得罪你吧?”“有。”她答得毫不犹豫。

  “说来听听怎样?二”他商量道。

  “等我心情爽的时候再说,现在,离开我的视线,三天内别让我看到你!”“嘎?!”“走走走!”无情的扫把直向他逼来,唐听终于知道周妈不是在跟他开玩笑,而是真的不想见到他这个……呃,垃圾。无奈的,他只好转身离开,让她眼不见为“静”。

  只是接下来这三天他要做什么呢?他真的不想让自己闲下来想她。

  支忆晴,他上辈子一定欠过她。

  花了半天的时间在街上闲逛虚度,唐听终于找到一件可以让他暂时忘了支忆晴的事,那就是上网咖。

  两年半没有站长管理的网站会变成什么样子?形同虚设?紊乱?没有访客?

  以上三种情形一般来说都有可能,但是在唐听的网站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因为在他所设立有权限分格的网站中,除了他这个站长有资格收取顾问费外,还有五名来自世界各地经过他特别允许的A级会员,有资格在他的网站上进行交易。

  至于为何会有这五位特别会员,除了他们与他交情菲浅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的电脑功力不逊于他。所以,乍看之下他的网站只有一名站长在管理,实际上有五名隐藏站长与他并肩作战。

  输入网址与密码后,他进入馆主的领域,而唯一看得见他上线的A级领域上挂了一人。

  “Smile?”交谈框顿时跳出他的英文名字。

  听,微笑的样子。故他便直接翻译为他的英文名字。

  “Hi, Gray。”唐听简单的回应他,一边将久未察看的网页往下拉,巡视留言。不看还好,一看才知道支叔叔这一年来写了不少留言给他,好像出了什么严重的事。

  没有时间将那上百篇留言一一看尽,他将网页拉回原来的交谈框,只见上头挤满了Gray对他失踪许久的怨言。成篇的抱怨语,全是Gray对他说的话。

  看来他惹得他非常不快,想必另外四人也有同样的不满吧?

  没有太多的解释,唐听三言两语的交代了这几年所发生的事后,便直接询问关于支应滨留言的问题。

  这才知,他们五个人竟因为气他突然失踪,连成一气的故意不理会他的VIP客人!

  噢,他真想掐死他们!

  没了询问的管道,他只好慢慢地将那上百篇留言,一封封调阅出来,怎知他愈看愈心惊。

  这到底是……

  用过去旧有的电子信箱始终联络不上支应滨,唐听考虑良久后,终于打了通电话回家,想麻烦家人为他跑一趟支家,务必为他和支应滨搭上线。没想到打回去的电话,却被林伟成接个正着。

  “你这家伙!”一听出他的声音,林伟成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干么?”一旁的唐萱芬感到莫名其妙。

  “你哥。”“我哥?”唐萱芬立刻抢过他手上的话筒,林伟成则冲到她房间拿分机来听。

  “哥,你在哪儿?”她赶忙问。

  “台北。”“台北哪里?”林伟成在另外一支电话里问。

  “这待会儿再说,”唐听跟着道:“萱芬,你帮哥做一件事好不好?”“不好!”断然拒绝的是林伟成,“除非你告诉我们你在台北的地址及电话,否则一切免谈。”“哥,你到底在哪里?你不知道这半年来妈有多担心你,每日只要一提到你就忍不住流泪。”唐萱芬哽咽的说。

  “我很好,你叫妈不要担心,有空我会回家看她的。”他沉吟了一会儿,轻叹道。

  “有空?你要等到民国哪一年才有空?”林炜成冷哼一声,“请问你这半年来都在忙什么大事,竟然连打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唐听倏然间沉默下来。

  “哥,给我们你的电话和住址好不好?”唐萱芬软声央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