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不悔 > 上一页    下一页


  “很惊讶对不对?对我而言更是惊吓,原本他是我的仇人,如今成了我爸爸的恩人,你说以后我碰到他的时候该怎么办?”支忆晴说着说着又皱起眉。

  田曼芬终于弄懂了,“其实这有什么好烦的?恩怨相抵,以后把他当成陌生人不就得了。”“你以为我没这样想过吗?但是……”“但是什么?”田曼芬等着她说下去。

  “老师来了。”倏然转头,只见这堂课的老师已到了教室门口。

  “我们下课再继续聊。”她急忙交代一句,随即一溜烟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老师开始讲课了,支忆晴的心情却始终停留在刚刚与田曼芬的对话中。

  她不是没想过要将唐听当成陌生人,但是每次只要一碰见他,她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他又吼又叫的全没淑女形象。

  唉,他们俩上辈子一定是仇人,而且是会延续好几辈子的深仇大恨。

  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嘛,那个混蛋。

  不想了、不想了,与其想那个混蛋,不如来想耀名,他这两天是怎么了呢?总是欲言又止,问他又说没事,想留下来陪他练球也被他拒绝。

  也许今天放学后,她该跟他好好谈一谈,否则像这样一天见一次面、说一句话算什么男女朋友呀?更何况他们还读同一所学校。

  嗯,就这么决定吧。

  电铃声响起的时候,支忆晴正在诅咒唐听的带哀,因为萧耀名跟她提出分手,而原因只说了两个字——唐听。

  到底她上辈子是欠了他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破坏她的恋情?

  该死的混蛋!她用力的垂打枕头,当枕头是他。

  电铃声仍持续响着,她一点也不想下楼开门,因为以她现在的心情,不管来人是谁,她都没办法给人家好脸色看。

  “忆晴,帮爸爸开个门让唐听进来,爸在讲电话。”楼下传来父亲的叫唤声,让她顿时停止了一切动作,唐听?很好,他来得正是时候!

  丢掉手中的枕头,她大步朝楼下大门走去,每走一步怒气便增加一分,当她来到大门前时,怒火正好达到顶点,她用力拉开大门。

  站在门外的唐听正准备按下第三次电铃,只见她犹如一个火车头般突然快速冲出来。

  “唐听你这个大混蛋!”这句话似乎已成了他们见面的开场白,看着她怒不可遏的模样,他怀疑这回她又要以什么名目来安他的罪?!

  “你竟然还敢来我家?”她使劲将他往外推,却只让他向后退了一小步。

  “是你爸叫我来的。”他低头看着双手抵在他胸口的她。

  “走,我要你马上离开,以后不准再出现在我面前!”她又用力的推了他一下,愤怒的朝他大吼,但嗓音却是微颤的。

  “可以请问这次我又做了什么吗?”注意到她声音似乎不对劲,唐听微微地蹙起眉头。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支忆晴整个人扑向他,抡起粉拳挥向他胸膛。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呆站在原地任她槌打,怎知打着打着她却抱着他哭了起来,吓得他顿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就这样,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奔流的泪水濡湿了他胸前的衣服。

  许久,见她仍未有止泪的迹象,他轻叹一口气将手放在她肩背上上边轻拍一边柔声安抚,“别哭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是你害的。”缓下激动的情绪,她吸着鼻子在他胸前闷声说。

  “我害了你什么?”唐听充满无奈的问,轻拍她背部的手在她停止哭泣的同时放了下来。

  “我男朋友刚刚跟我提出分手,都是你害的!”她猛地推开他,带着恨意的目光直射向他。

  他忍不住蹙起眉头,她和男朋友分手是他害的?

  “我做了什么吗?”“要不是那天你突然跑到我家被他撞见,他怎么会误会我们俩有关系?”脸上泪痕未干的她怒吼,“都是你害的,为什么我要跟你住在同一个社区,为什么我会这么倒楣?”唐听顿时无话可说,他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憎恨的表情,突然间有了决定。

  “你放心,再过几个月我就会搬出这里。”支忆晴愕然的看着他,正想开口问为什么,父亲的声音已在后方响起。

  “你们怎么站在外面不进屋里来?”支应滨觉得奇怪,因而前来瞧瞧。

  唐听点了点头后即越过她向屋内走去。

  “忆晴?”支应滨唤了声仍呆杵在原地的女儿。

  “爸,我到便利商店去一趟。”说完支忆晴即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他刚刚说那句话到底是什么立息思?他要搬出这个社区?

  哼,他一定是信口开河胡乱说的,她倒要看他是否真的会搬离这里,若真是,她非买几串鞭炮来庆祝不可。

  混蛋唐听,这辈子她是跟他誓不两立定了!

  “学妹!”一听见这声惊喜的呼唤,支忆晴便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她轻撇了下唇瓣,无奈的改变脚下的方向,转而走向停在唐听家楼下那辆发财车旁的林炜成。

  “学长,你怎么会在这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能明知故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