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皇甫世眼底满是宠爱的温柔,微笑的点头道:“不拦你,只陪你,这样可以呜,夫人?”

  “准。”她俏皮的应道,说完夫妇俩对视一眼,皆笑了起来。

  马车停下,皇甫世先行跳下马车,然后扶她下车。

  赵楠下车后只见眼前热闹的大街前耸立着壮观的石牌坊,上头写着大大的“繁华”二字。

  大街热闹非凡,两侧挤满了摊贩,摊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目不暇给。

  摊贩后头楼坊林立,旗海飘扬,上头写着的全是商号名,一眼望去竟没有一间是重复的,果然兴隆,让人叹为观止。

  “走吧。”皇甫世牵着她的手,温柔的微笑。

  她点头,兴致勃勃的随他前行,从石牌坊下方穿越而过,一脚踏进繁华大街,接着便坠入逛街购物的天堂,开心得她眉眼弯弯,笑得阖不拢嘴。

  皇甫世一直陪在她身旁,啥也没买没看,就光看着她脸上开心愉悦的笑容,便已心满意足。

  “赵楠?!”

  突然之间,一个尖锐中带着惊讶的声音传进他们夫妇俩的耳朵里。

  赵楠疑惑的停下脚步,眉头轻蹙的循声转头,心想着在这京城的大街上怎会有人认得她,而且还这样大声嚷嚷出她的闺名?太奇怪了。

  抬眼望去,只见是一名妇人打扮的小摊主,看起来年岁不太大,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身材福态,但脸上却充满了风霜,神情憔悴,肌肤黄黑,一双无神带着沧桑的双眼睁得老大,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她。

  “你认识?”皇甫世轻声问。

  赵楠一脸茫然的摇头,她还真不认识这个妇人,但对方怎会一口就叫出她的名字呢?带着好奇与不解,她走上前去,客气的问道:“这位大婶,你认得我?”

  “大婶?”妇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度难看,怒不可遏的朝她尖声怒吼道:“赵楠,你敢叫我大婶?我年纪足足比你小了三岁,你竟然敢叫我大婶?我哪里像个大婶了?!”

  赵楠呆了一呆,认真的看了眼前的妇人好一会儿,还是没能认出她是谁。

  不过,对方真的比她小三岁吗?就算这时代没有SKII可以擦,那也不至于保养成这副德行吧?比她小三岁,那不是只有十六岁吗?太惊人了!

  “对不起,我还是想不起你是谁,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她歉声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贱人,别以为——啊!”妇人话未说完,她脚边的摊子却突然打翻,整个打在她身上,吓得她尖叫出声,接着便听到一个足以冰冻人的森冷声音。

  “注意你的言词。”皇甫世冷声道。

  “你……你是谁?”妇人有些惧怕的问。

  “我是谁你用不着知道,只要回答我夫人问你的问题就行了。”

  “你夫人?”妇人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玉树临风,衣着华贵,却浑身透着森冷气息,令她感到畏惧的男人,再看向站在男人身边的赵楠,终于后知后觉的领悟男人口中所谓的夫人,指的是谁,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你……这不可能?你明明就是个寡妇,代替我嫁了那个病死的举人,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夫人呢?这不可能!”妇人有些恍惚的摇头道。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过得这么好,怎么可能比以前还美、还贵气逼人,就好像拥有了世间所有美好的一切,怎么会这样呢?这样的人生和生活,不是应该属于她吗?娘明明就是这么跟她说的,不是吗?

  妇人所说的话让赵楠一瞬间瞠大了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赵雁儿?!”林氏的女儿,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她太吃惊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你娘呢?还有,小弟呢?”她蹙眉问道。

  然她对那个小弟没什么印象与感情,但好歹他也是赵家血脉,是她和衡弟的亲人,她无法不关心。

  赵雁儿呆呆的瞪了她许久,突然厉声朝她指控:“娘和弟弟都死了,是你害的!你自个儿发达了,就弃母亲弟妹于不顾,自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却让咱们母子仨人挨饿受冻,母亲与弟弟才会因受不了饥寒交迫而死,是你害死他们的!”

  赵楠一阵傻眼,这关她什么事呀?更何况当年他们母子离开福凉城时,还把赵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卷走了,她没找他们算账就算了,这女人现在竟然还敢在这里做贼的喊捉贼,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看她沧桑、樵悴、疲惫又有些癫狂的模样,她突然又没了与她计较的心思。

  想一想,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才十六岁而已就把自己搞成现在这副模样,如若不是她有个野心勃勃的娘,她现在或许就在李家村那个纯朴善良的小农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过着虽贫穷却宁静美好的生活吧?真是个可怜的女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了什么。

  “走吧。”她转身对皇甫世说。

  夫妇俩一起转身离开,没再理会那个疯了似的,不断在他们后头叫嚣,叫他们别走的妇人。

  “要我将她赶出京城吗?”皇甫世轻声问她。

  “只要她别来烦我、别找我麻烦,就随她吧。”赵楠轻摇了下头,看着眼前繁华热闹的大街,却突然失了继续逛街的兴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