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他之前总是以她的安全考量拒绝她出府逛街的要求,怎么这一回这么简单就答应了,其中定有古怪。

  “你今儿个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答应带我出门?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她坐在马车里,斜睨的相公,缓缓地开口。

  皇甫世轻愣了一下,忍不住笑着摇头道:“什么阴谋?我为什么要对夫人耍阴谋?”

  “这我怎么知道?我正在等你告诉我为什么呀。”她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快点告诉我。”

  “没有阴谋,我发誓。”皇甫世有些哭笑不得。

  “真的?”

  “真的。”

  “那你今儿个怎会答应让我出府逛街,不再拿安全当借口的将我囚禁在府里?”她似笑非笑的调侃着他,挑眉坏笑。

  他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低头以额头“叩”的轻撞她额头一下,以示惩罚。

  “胡说八道!”他抵着她的额头柔声轻斥道。“哪个囚犯像你日子过得这般舒心,食衣住行皆有下人张罗服侍,还有公婆、相公疼宠,一堆人争先恐后的送礼巴结,手中还握着值钱的库房钥匙,这种囚犯怕是人人都想当吧,你还不满足?”

  “意思就是你真把我当囚犯呀?”她皱了皱鼻子,抬起下巴报复的咬了下他的下唇,结果玩火自焚,被他扣住后脑狠狠地吻,激烈的热吻、抵死的缠绵,作到她都快要不能呼吸,他这才松口放开她。

  她气得槌他,狠狠地瞪他,一边用力的喘息,他却得意的轻笑,还不断地对她挑眉大送秋波,无赖得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你知道我想问你的是什么,快点回答我。”她无力的又伸手槌了他一下,催促道。

  “柳家完了。”他只说了这四个字,但这便足以代表一切。

  “所以传言中关于柳家的一切都是你做的?”

  “不,那些事都是他们自己做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我唯一做的就是让他们的恶行早一日暴露在世人眼中罢了。”他说。

  “包括柳依秋那件事?”

  “那个女人心术不正。”皇甫世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

  “什么意思?”

  “当那个女人决定诋毁你,与咱们皇甫家作对时,她的声名就已经注定毁了。”他将她拉进怀里,温柔的拥抱着她。

  “一个足以匹配她柳二小姐的家世,又要让眼高于顶又势利的柳家看得上眼,也愿意娶她的人根本没有。于是在听说明王世子与世子妃感情不睦,她便动了异心想取而代之,丝毫未想过世子妃是与她同胞所出的亲姐姐。这么狠毒的女人想自寻死路,我又何须与她客气呢?”

  “所以你就帮她制造与明王世子私会的机会,再安排一些目击者,将这脏事捅出来晾在阳光下,一举数得?”她接口道。

  “没错。”

  “哇,好狠。”

  “怕了吗?”他看着她。

  “正好相反,你做得太好、太棒了。”她奖励的吻了他脸颊一下,然后哼声狠道:“那种连亲姐姐都能如此无情背叛的人,完全是死不足惜。不过依这种情况,明王世子还是会将她抬进明王府做妾吧?”

  “那可不一定。”他嘴角轻扬的讽剌道。

  “怎么说?”她迅速问道,八卦魂熊熊燃起。

  “据说明云贵妃被柳家层出不穷的乱事气到放话不理,现在柳家唯一能求助的只剩明王府,但明王爷与王妃对柳依秋的所做所为相当的反感,直言柳家只能二选一,一是王府出援手,二是抬她进府。若你是柳家家主,你会做何选择?选择救自己、儿子和孙子,还是众多孙女中一个早已声名尽毁的孙女?”

  “看样子柳依秋这一生算是完了。”赵楠忍不住叹息道。

  “怎么,突然同情起她,觉得她很可怜吗?”

  “她是自作自受,我为何要同情她?”

  “那你为何叹息?”

  “只是觉得名声对女子太重要,一不小心毁了就全完了。”

  “这是当然。”

  “哼!”她不爽的冷哼一声。

  “这是什么意思?”他好笑的问她。

  不公平!她在心里大声答道,但也知道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一回事,她想要公平,只能再穿越回她前世所在的现代才能拥有她想要的男女平等。

  她摇了摇头,没回答,正好车厢外的马车夫出声提醒,“少爷,前面就是繁华大街了。”

  繁华大街是京城中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以前原本只是南北杂货聚集交易的集市,后来随着京城地理位置的显贵而越来越繁华重要,而且这里聚集的货物不只有

  大京国境内的,其他国家甚至海外异族的东西都有,因此自从赵楠听说京城里有这么一条大街之后,便一直想来这里挖宝。

  “到了,终于到了!今儿个我要在这里逛个够,你可不准拦我!”她有些手舞足蹈兴奋的说。

  皇甫世眼底满是宠爱的温柔,微笑的点头道:“不拦你,只陪你,这样可以呜,夫人?”

  “准。”她俏皮的应道,说完夫妇俩对视一眼,皆笑了起来。

  马车停下,皇甫世先行跳下马车,然后扶她下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