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我不管,反正与我无关,那些麻烦你得想办法帮我解决。”她赖皮道。

  “知道了,我会负责解决,不让那些人再来烦你,这样可以吗,夫人?”他双眼中盈满深情与笑意,宠溺的对她柔声道。

  “可以。”她满意的微笑,抬起头吻了他一下做为感谢。

  他的双眸变得深邃,久别重逢,身体的渴望禁不起一丝挑逗,只轻轻的一吻就足以让他\yu\火燎原。

  “阿楠。”他沙哑的轻唤她一声,声音中充满了\yu\望,然后无法自已,情不自禁的将她压倒在卧榻上,深深地吻住她,双手则迫不及待的在她身上游移着,动手扯开她的腰带,将手伸进衣襟里抚摸她柔嫩的肌肤。

  “别……天还亮着……”她通红着脸,羞赧的轻声说道。

  “一会儿就喑了。”他低哑的说,亲吻她的举动没停,抚摸她身体的动作也没停,让她的身子一阵酥麻无力,慢慢地颤抖了起来。

  接下来房里响起一连串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男人粗重的呼吸夹杂着女人柔媚的娇吟声不断响起,停了又起,起了又停,持续了一整个下午,让屋外的丫鬟婆子一个个都羞得不敢靠近,避得老远。

  果然是久别胜新婚,少主和少夫人真的是太恩爱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京城里的谣言起了变化。

  首先关于皇甫家少夫人的传言不再是一面倒的情况,开始有了怀疑与反驳的声音,而一切都源自于外地来的人。

  他们不是一群人,而是陆陆续续、三三两两的来,他们的身分上农工商、贩人走卒各个阶层都有,却一致的在听见京城里的人讨论起皇甫家的少夫人是妖女时,一概嗤之以鼻,或反讽那些人是井底之蛙,不知所谓。

  两种不一样的声音一起出现时,若不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就是最终会有场辩论,结果几次类似的情况发生后,围观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京城派所说出来的话向来都只是猜测、谣言,和外来派的言之凿凿、举证历历、亲眼所见成了明显的对比。

  其中最让人不可思议与津津乐道的是,外来派所带来京城以外,关于皇甫家产业的消息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那些人口中新奇的东西、可爱的赠品或折扣、集点什么的,总是让人好奇不已,还有那大排长龙、抢购一空的叙述则是令人叹为观止,恨不得亲眼目睹那壮观的场面。

  总而言之,什么皇甫家的少夫人是个妖女,皇甫家主事者被迷乱了心智,皇甫家不久后将败亡之类的谣言慢慢地消失,皇甫家在京城里的生意也随之逐渐恢复荣景,并且一天比一天火热起来。

  其次便是柳家坏事做尽,终于自食恶果。

  先是柳家老爷淫人妻女被告上官府,这事尚未解决,柳家大爷为其长子贿赂科举考官,当场人赃俱获,接着又传来柳家二爷在外地为官不仁,贪图贿赂,纵子行凶,民怨四起,最后甚至连柳家小姐都来插一脚。

  听闻原本是待字闺中的柳二小姐竟以到庙里进香之名私会情郎,孤男寡女衣衫不整的在园林里私会被人撞了个正着,这也就罢了,与柳二小姐私会的对象不是别人,竟是其姐夫明王世子,这真的是近年京城里最大的丑闻。

  赵楠听见这个传闻时,简直难以置信,柳依秋在几个月前不是还对她的皇甫哥哥一往情深、非君不嫁吗?怎么才过了几个月就移情别恋了?而且她谁不好勾搭,竟然去勾搭自个儿的亲姐夫,柳依秋这个女人应该是脑袋有问题吧?

  她摇了摇头,突然觉得很庆幸,幸好他们与那个女人已经毫无瓜葛,没有任何关系了。

  “少夫人,少爷差人来问您准备好了没有?”

  绿箬从门外走进来,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转达少主的传话。

  不怪她疑惑,身为少夫人的贴身丫鬟,少夫人要做什么或是准备什么她几乎都会晓得,但这一回她怎么什么消息都不知道呢?少爷要少夫人准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呀?

  “啊!”赵楠闻言后突然惊叫一声,站起来嚷道:“我忘记了!”

  “少夫人,您别急,您忘了什么,奴婢帮得上忙吗?”

  “当然帮得上,你快点帮我换衣裳——不,衣裳不用换了,帮我拿披风,还有找双好走的鞋子给我穿。少爷答应了今日要带我出门逛街,这么重要的事我竟然忘记,真是太不该了。”

  赵楠懊恼的说道,忙不迭的转身去挑一个漂亮的荷包,将自己部分的私房钱塞进荷包里,再揣进怀里。

  绿翡拿来绣鞋替她换上,又帮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松散的头发,接着替她系好披风,主仆两人这才匆匆前去与等待她的皇甫世会合,然后搭乘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出府逛街。

  赵楠很开心,因为这可是她嫁给皇甫世之后,他第一次同意陪她“压马路”,过去他要不是很忙,就是碍于安全考量,总是霸道的不许她在外头行走,而今……

  咦咦咦,等一下,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