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这还不打紧,最让她为难的是,这些人总是带着礼物上门,不是赔罪就是巴结,搞得她实在是莫名其妙又尴尬不已,再加上不省事的三婶因眼红,每回见到她就是怪里怪气的对她冷嘲热讽,让她一整个很不舒服。

  想到今日若是再接受瑄大夫人和凤二夫人所送来的礼品,三婶又不知会露出什么表情来讽刺她,光想就觉得头痛。

  嗯,还是不要见好了。

  “绿翡,帮我想个理由推了吧。”她说。

  “少夫人,这不好吧?”绿翡犹豫的说。

  “昨日您将二老太爷家的周四太太和小姐们推了不见,听说为此私底下已有人在背地里批评您傲慢,所以奴婢觉得您还是见一见她们吧,别推了比较好。”

  “那些人说话总是高来高去、勾心斗角,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我觉得很累,真的很不想见那些人。”赵楠闭上眼睛,伸手揉着太阳穴,感觉有些头痛。

  “怎么了?不舒服吗?”

  皇甫世的声音突然在房里响起,令闭着眼睛的赵楠瞬间睁眼,惊喜不已,“你回来了?!”

  前些日子洵州传来水贼祸乱,他领命前去肃清水贼以确保河运畅通,一去便是月余,真是让她既担心又想念。

  “我回来了。”皇甫世深深地凝视着她,走到她身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眉头轻蹙的柔声道:“哪儿不舒服吗?我让人去请大夫。”

  他说完转头,发现刚刚还站在房里的绿翡已退了出去,正欲开口唤人,却听妻子说:“我没事。”然后将他的手从她额头上拉了下来。

  “事情都处理完了?有没有受伤?没事吧?”

  妻子温柔的声音、关心的神情,瞬间抚慰了他连日马不停蹄的疲惫,滋润了他的身心,令他露齿微笑,坐上卧榻,伸手将她拥进怀中。

  “没事。”他答道,然后反过来关心她,“你呢?过去这段日子都好吗?”

  既然他主动问了,赵楠决定稍微和他抱怨一下,看他有没有办法解决近来让她头疼不已的事。

  “不好。”她以抱怨加点不满的语气答道。

  “怎么了?”他立即蹙起眉头关心的问。

  “不知道,只知道最近突然冒出一堆族人和亲戚上门拜访我,拜访也就算了,却带来一堆又一堆的礼品,用各种手段和名义硬推给我,想拒绝都拒绝不了。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一脸烦闷的看着他说,然后又补充道:“听说三老太爷那边的瑄大太太和凤二太太现在就在厅堂那边等着要见我,我一点也不想见她们,你快点帮我想办法拒见。”

  “不想见就别见,还需要想什么办法?别忘了,你可是咱们皇甫家的少夫人,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他对她说。

  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说的简单,族亲长辈要见我这个晚辈,我能拒绝吗?就算能好了,能拒绝几次?昨天不过才拒绝了那么一次而已,就有传言说我傲慢——”

  “谁说的?”他忍不住插嘴问道。

  “别管谁说的,反正就是有那么一回事。”她说。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那些人为什么突然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跑来讨好我、巴结我?你到底做了什么?”她质问他。

  “我什么都没做,做的是你。”

  “我哪有做什么?”她冤枉的叫道。

  “咱们皇甫家旗下的事业蒸蒸日上,不管是酒楼还是铺子,河运、海运还是盐务,哪项生意不是经过你的指点后就变得昌盛兴隆?”他笑盈盈的看着她说,“这些全都是你的功劳。”

  赵楠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半晌后才嘟嘟囔囔的说:“我只不过说了几句话,给点意见而已,哪是我的功劳呀?明明就是你和爹做的决定,为何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这时代还不懂得行销,她不过是把现代的什么赠品啊、会员啊、打折啊、集点啊、买一送一之类的行销手法稍微对他提示了一下而已,谁知道他就能举一反三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这到底关她何事呀?她真的是太无辜了。

  “什么责任?是功劳!”皇甫世哭笑不得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