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那是。”皇甫夫人笑容满面的点头同意,心情极好的说:“不是我要炫耀,我这媳妇不仅长得好,叫人看了喜欢,她的心地也好,手艺也好,又聪明又孝顺,我怎能不满意、不喜欢她呢?您说是不是?”

  赵楠看见柳夫人的嘴角似乎有些抽搐,模样有点好笑,不过只一会儿便恢复正常。

  “是啊,你说的没错,不过这只有咱们这些知情的人晓得,外头的人不知情,胡乱谣传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让人有些担忧了,真是可怜了你这无辜的好媳妇。”

  柳夫人装模作样的叹息。

  皇甫夫人脸色微沉,冷哼一声,不屑道:“胡乱谣传什么,我皇甫家的事也是那些无知的人们可以说长道短的?”

  “你不知道外头在谣传什么吗?”柳夫人假装惊讶,然后迫不急待的接着说:“外面谣传少夫人是狐狸精转世,专门迷惑人心,吸食男人精元,之前才会成为寡妇,也不知这回皇甫少爷能不能撑下去、又能撑多久?”

  “胡说八道!”皇甫夫人怒不可抑的驳斥。

  “哎哟,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外面传的,你可别对着我发脾气。少夫人,对不起呀,我没针对你的意思,说你是狐狸精转世的也不是我。”

  柳夫人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赵楠,虚情假意的歉声道。

  赵楠朝她微微一笑,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口说:“柳夫人言重了,阿楠不是这么是非不分的人。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阿楠要生气要诅咒,也只会诅咒那些到处散播谣言的长舌妇不得好死,死后下地狱遭拔舌之苦,又怎么会怪柳夫人呢?您说是吧?”

  柳夫人神色微僵,柳依秋的脸色则突然有些泛白。

  “媳妇说的对,那些胡说八道者定然不得好死,会下拔舌地狱。”皇甫夫人冷笑着说,有种解气的感觉。

  “话虽如此,但眼前还是要想办法先遏止谣言继续散播才是,因为谣言好像开始影响到皇甫家在京城里铺子的生意了,这事伯母您还不知道吧?”

  柳依秋带着一副担心不已的神情开口说道,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导向她们今天来此的目的。

  “正是。”柳夫人赶紧接道,“夫人可知我和秋儿昨儿个去明王府做客听到了什么?几位夫人小姐聚在一起,谈论起有关贵府少夫人的谣言,那话说得可难听了。我和秋儿自然没参与其中,但众口铄金,我们母女俩想帮忙说句公道话也没办法。”

  赵楠在心里冷笑,心想还真能睁眼说瞎话,你们母女俩可能是其中说得最多,把话说得最难听的人吧?还真当她是傻瓜,这么好骗吗?不过她只是静静地听着,想看这对母女到底要搞什么把戏,婆母似乎也和她有一样的想法,没急着出声说话。

  “还好我和秋儿什么都没说,才让那些夫人小姐们放下戒心,说出后来那些心里话。”柳夫人口若悬河的继续说,一脸幸好的表情。

  “姐姐别担心,虽然那些夫人小姐现在对你有误会,等误会解释清楚后她们还是会接受你的,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而已。”柳依秋对赵楠柔声安抚道。

  “谢谢二小姐的安慰,我一点也不担心。”赵楠微笑回应,然后接着又说:“二小姐可以唤我一声少夫人或是嫂子,咱们非亲非故,姐姐这称呼可不能随便乱叫。”

  柳依秋浑身一僵,脸色倏然变得有些难看。

  “看少夫人的模样应长秋儿几岁,秋儿唤少夫人一声姐姐其实也不为过。”柳夫人赶紧出来打圆场。

  “为免不必要的误会,我还是觉得叫少夫人或是皇甫嫂子的好。”赵楠摇头道,然后转头柔柔地问婆母,“娘觉得呢?”

  “媳妇说的非常有道理,不能让人产生误会。”皇甫夫人一脸认真的点头,婆媳俩合作无间。

  这回不仅柳依秋脸色铁青,柳夫人的表情更加不遑多让,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然而让赵楠无言以对的是,这对母女竟还不放弃,脸色在变换了几次之后,就又恢复正常,装作无事般继续刚才说到一半的话题。

  “我刚刚说到哪儿?对了,那些夫人小姐们的心里话。”柳夫人自问自答的开口。

  “她们刚开始的时候只谈论有关少夫人的谣言,后来不知怎么就说到除了皇甫少爷被狐狸精迷惑住之外,连皇甫夫人和皇甫老爷也被迷了心智,皇甫家的未来堪虑,现在的荣景恐怕撑不了多久——”

  “全是胡说八道!”皇甫夫人终于忍不住出声骂道。

  “娘别生气,犯不着与只会胡说八道的人较真儿。”赵楠柔声安抚。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咱们皇甫家未来到底是如他们所说的荣景不再,又或是昌盛更上一层楼,想必不久之后便可揭晓,老天自会还咱们公道的。”

  皇甫夫人轻愣了一下,蓦然想起老爷近来总是笑容满面,不时赞美儿子眼光好,媳妇娶得好,说几百遍也不厌倦的怪异行为,再加上媳妇现在沉稳自信的模样,她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点头淡淡的同意:“对,事实胜于雄辩,老天会还咱们公道的,就像那些故意造谣生事的恶人迟早会下拔舌地狱一样。老天看着呢,善恶终有报。”

  “娘说的极是。”赵楠微笑应和。

  柳夫人顿时被气得脸色煞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