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李嬷嬷怎么来了?快坐。”赵楠笑问,一边吩咐跟着李嬷嬷进屋的红玉道:“红玉,还不替李嬷嬷倒茶?”

  “谢少夫人。”李嬷嬷微微地一礼,大方的坐了下来。

  “李嬷嬷来此可是娘有话要转告?”赵楠双眼发亮的问。

  “无怪老爷和夫人私底下总是称赞少夫人聪明。”李嬷嬷忍不住笑赞,然后点头说:“夫人提醒,柳家今日来此目的可能不单纯,要老身过来给少夫人通通气,让少夫人心里有个底。”

  接着李嬷嬷便将柳家现今的地位大致说了一下。

  柳家出了个贵妃和明王世子夫人,在京城之中无人敢轻视。柳老爷心大,除了有权的后盾外,还想有钱的后盾,因而相中身为皇商的皇甫家,千方百计想将柳依秋嫁入皇甫家门。

  过去老爷总将这事推给夫人,夫人又将它推给少主,柳老爷、柳夫人不能以长辈的身分直接向晚辈开口提及亲事,便让柳二小姐常过府来接近少主,少主刚开始佯装不知,后来实在不堪其扰,干脆逃到外头,连家都不回了,惹得夫人常因想念少主而长吁短叹。

  赵楠听到这里,差点没笑出来。没想到皇甫世还曾被个女人逼到有家归不得啊,真是可怜又好笑。

  李嬷嬷继续道:“夫人说虽然少主已成亲,但柳家似乎并未死心,依然想以平妻或贵妾的身分将柳二小姐送进皇甫家。夫人说她和老爹明面上不好拒绝,只能将这事像以往那般推到少主身上,如今就会落在少夫人头上,夫人让少夫人最好有些准备。”

  “我知道了。”赵楠若有所思的微笑点头。

  “那么老身就回去覆命了。”李嬷嬷起身微笑道。

  “好,李嫂嬷慢走。”

  李嬷嬷离开后,缘翡眉头紧瘦,一脸愁容满面,欲言又止的看着赵楠。

  “怎么了?”赵楠问她。

  “少夫人,您说夫人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要少夫人替少主纳了柳二小姐呀?”绿翡一脸担忧的说。

  “怎么,你好像很关心这件事?”

  缘翡毫不犹豫的点头。

  “少夫人刚进府可能不知道,那柳二小姐经常到咱们府里做客,在夫人面前总

  是表现得温柔婉约、宽容大度,私底下却极为苛刻,动不动就对奴婢又打又骂的,不像少夫人对奴婢这么好。恕奴婢大胆直言,奴婢是真的害怕府里多了这么一个难侍候的主子呀。”

  绿翡哭丧着脸,让赵楠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种不敬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小心被许嬷嬷听见,你就有苦头吃了。”她笑着提醒她道。许嬷嬷是府里专管丫鬟的管事嬷嬷,为人有些严厉。

  “奴婢知道少夫人人善心慈,不会跟管事嬷嬷告状。”绿翡认真道。

  赵楠笑着摇了摇头,低头检视了下身上的穿着,确定没问题之后便带着绿翡和红玉朝花厅的方向走去。

  来到花厅外,赵楠让下人通报一声后,举止大方的走了进去,先向婆母福身问安,在皇甫夫人的介绍下又向柳夫人行礼、与柳依秋微笑的打了个招呼,这才落落大方的坐在皇甫夫人身边的座位上。

  柳夫人在打量她时,赵楠也一样在审视对方。

  柳夫人生了一张芙蓉瓜子脸,虽没婆母好看,但也挺有姿色的。她身着一件玫瑰红绣金边的锦缎梢子,发髻上插着两支珠光宝气的钗子,耳戴金镶钻垂红宝石的耳环,一副贵气逼人的模样,不太平易近人。

  至于柳依秋嘛,果然如绿翡所说的,在婆母面前表现得温柔婉约,气质腼腆的模样与在庄子里那泼辣骄纵、尖酸刻薄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瞧少夫人气质温雅,仪容大方,温温顺顺的瞧着就叫人喜欢,难怪近日来都听人说,夫人只要一提到这个新媳妇,总是笑得阖不拢嘴,满意得不得了。”柳夫人轻笑一声,开口道。

  “那是。”皇甫夫人笑容满面的点头同意,心情极好的说:“不是我要炫耀,我这媳妇不仅长得好,叫人看了喜欢,她的心地也好,手艺也好,又聪明又孝顺,我怎能不满意、不喜欢她呢?您说是不是?”

  赵楠看见柳夫人的嘴角似乎有些抽搐,模样有点好笑,不过只一会儿便恢复正常。

  “是啊,你说的没错,不过这只有咱们这些知情的人晓得,外头的人不知情,胡乱谣传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让人有些担忧了,真是可怜了你这无辜的好媳妇。”

  柳夫人装模作样的叹息。

  皇甫夫人脸色微沉,冷哼一声,不屑道:“胡乱谣传什么,我皇甫家的事也是那些无知的人们可以说长道短的?”

  “你不知道外头在谣传什么吗?”柳夫人假装惊讶,然后迫不急待的接着说:“外面谣传少夫人是狐狸精转世,专门迷惑人心,吸食男人精元,之前才会成为寡妇,也不知这回皇甫少爷能不能撑下去、又能撑多久?”

  “胡说八道!”皇甫夫人怒不可抑的驳斥。

  “哎哟,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外面传的,你可别对着我发脾气。少夫人,对不起呀,我没针对你的意思,说你是狐狸精转世的也不是我。”

  柳夫人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赵楠,虚情假意的歉声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