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新婚第一天习俗是要先给直系亲长磕头,再认旁系亲戚,正式将赵楠这位新成员介绍给皇甫家所有族人认识。

  所以,一早起身整理好仪容之后,皇甫世便牵着媳妇的手前往堂屋给父母亲敬茶。

  这是赵楠第一回见到皇甫世的父亲,也就是她的公爹,比她想像的要和蔼可亲,也圆润许多,一整个就是好好先生的模样。

  在见到本人之前,她原本以为执掌皇甫家霸业的家主会是个严峻、不苟言笑的人,没想到全然不是她想像的样子。

  不过事后皇甫世告诉她,他爹就是靠那无害的模样坑了许多人,要她千万别被他外表的和善给骗了,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她的婆母皇甫夫人倒是和在庄子时一模一样,优雅大方,和善可亲,对待她的态度也一如既往般亲热自然,一点婆婆的架式都没有,让她整颗心都安稳了下来。

  接着就是馨儿,好一阵子不见的馨儿感觉长大了许多,气色极好,脸上带着再见她的欣喜与激动,看她规规矩矩的像个大家闺秀般给哥哥嫂嫂行礼的模样,真是令她感触良多。

  见完自家人,接着要见的是皇甫家那一票亲戚,首先是三叔一家。

  三叔富态敦实,身材和公爹一样属于圆润型的,三婶则有些刻薄势利,表面上对着她微笑,转过头去就是一副冷笑、瞧不起她的嘴脸。

  赵楠好庆幸她不是自己的婆母,不然她在皇甫家的日子肯定难熬,最后被休都有可能。

  三叔有一妻二妾,四名子女,其中嫡长女惠明与二庶女惠如已出阁多年,三庶女惠智已订亲,过几个月满十五及笄便将出阁,接着便是排行老四的庶子皇甫义,现年才十二岁而已。

  因为唯一的儿子是妾出,主母又刻薄,三叔又老实,因此听说家宅不太安宁,经常吵吵闹闹的。

  和三叔完全不同,四叔严肃而精明,身材瘦削挺直,模样感觉比公爹更像皇甫家的家主,但四婶却是小家碧玉,温润如水的模样,两人一刚一柔看起来很速配。

  事实上听说也是如此,四叔就四婶一个正妻,没有其他妾室,两人育有四名子女,两男两女。

  长男皇甫仁在三年前娶了海氏,如今育有一子已两岁;二男皇甫孝也在去年成亲娶了王氏,如今王氏正怀着五个月的身孕;大女儿皇甫雅今年十三岁,仍待字闺中,小女儿皇甫敏与馨儿同年,现在是馨儿最好的朋友与姐妹。

  这些全是仍住在皇甫府里的近亲,远一些已分家在外的二叔公与三叔公一家不住府中,见面的机会也不太多,皇甫世说有机会遇到再介绍她认识。

  其实原本家里还有个二叔,只是二叔野心勃勃的变成了内鬼,连累其妻儿一家人。如今二叔已伏诛,拥有野心的长子皇甫勤同样已丧命,知情的正妻也自裁身亡,剩下那些不知情的妾室与庶出子女则被遣送至乡下庄子。

  赵楠有些同情那些不知情的无辜者,但一想到皇甫世身上那险些致命的伤疤,她的同情心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间流逝。

  赵楠嫁入皇甫家转眼已过了一个月,她也逐渐适应大宅门的生活。其实说穿了,她根本没什么好适应的,因为除了多了个枕边人,下人对她的称呼从姑娘变成少夫人,以及偶尔得听婆母抱怨三叔家妻妾内斗的糟心事之外,她连每日得向婆母请安的规矩都免了。

  她的婚后生活和待在庄子里时几乎没有差别,看书、做点心、陪馨儿——现在多了一个四叔家的敏儿,再来就是与皇甫世论经营之事,给点个人浅见之类的,根本大同小异,舒爽得很。

  堂弟媳海氏和王氏曾含蓄的对她说出好羡慕她的话,让她相当不好意思,只能不断地找好听的话说给她们听,什么四婶性子温柔人也好,有这种婆母也是她们的福气;什么仁堂弟近来好像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好厉害;还有什么孝堂弟对弟妹可真好,弟妹想吃什么都有求必应之类的,差点没累死她。

  原来不必和外人交际,她还有内宅里的要应酬呀,真是太累人了。不过比起婆母得面对三叔家里那几个不省事的女人,她又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

  总而言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果然没错。

  “少夫人,夫人请您去一趟花厅。”她的贴身丫鬟绿翡从门外走进来向她禀报。

  “有说什么事吗?”她问。

  “听说是有客来访,想见见少夫人。”

  既然是有客来访,她的穿着打扮就不能太随意,赵楠让绿翡替她梳妆,一边随意问道:“知道是什么客人吗?”

  “是柳家夫人和柳二小姐。”绿翡答道。

  “柳二小姐?”赵楠轻挑了下眉头,脑袋里立刻出现那个长得沉鱼落雁、温柔婉约一个性却泼辣骄纵、尖酸刻薄的柳依秋的脸。这个柳二小姐会是她吗?八成是。

  她撇唇冷笑,突然有点好奇与期待,不知道这对母女这时候找上门指名要见她所为何事?

  “少夫人,李嬷嬷来了。”门外传来丫鬟红玉的禀报。

  一会儿后,就见穿着暗褐色素纹锦缎褙子,面孔白皙,眉目和善的李嬷嬷走了进来,她是皇甫夫人身边的得力助手,这些日子常见到,也与她熟稔。

  “少夫人。”李嬷嬷脸上堆着笑,恭敬的朝她福了福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