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对,只要你答应绝不负我,我就嫁给你。”她的双眼被泪水洗得晶亮,定定的看着他点头说。

  皇甫世深深地吸一口气稳住澎湃的心,然后一脸严肃的对她许下誓言,“我皇甫世对天发誓,今生今世定不负赵氏阿楠,如违此誓,五马分尸,不得好死。”

  他的誓言铿锵有力,天地为证。

  近来京城中有个令人津津乐道的传言,那就是以盐务、河运跟海运称霸大京国的皇商皇甫家少主要成亲了,听说对象是泉州大商人的嫡女,家世与皇甫家旗鼓相当,嫁妆队伍足足有十里之长,两人郎才女貌,完全是天作之合。

  这传言听起来非常合理,皇甫家是什么家世,听说连贞庭公主都有意下嫁,兰郡主、妍郡主也十分倾心,还有许许多多名门贵胄想与皇甫家结亲家,最后雀屏中选者又怎会平凡呢?虽说是个商女,没有显贵的身分,但谁敢说这不是与皇甫家门当户对?

  然而这传言却是众多传言中最微小势弱的一个,其他如听说对方是个寡妇,还带了个拖油瓶,根本不是什么大户商贾,只是在一个小地方做小买卖的寻常百姓,也没有什么十里红妆,全是骗人之类的传言更是甚嚣尘上,让人议论纷纷。

  至于事实为何,皇甫家族的人一律三缄其口,却也间接证实了这些传言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这些人都是皇甫家旁支,本家倒是喜气洋洋的,对那些谣言毫不在意,尤其皇甫夫人更是喜不自胜,好似非常喜欢这个未过门的媳妇。

  大喜之日风光明媚,随着大红花轿而来的嫁妆虽不至十里,也绵延了数里,场面浩大。

  有传言说这些嫁妆根本不是女方娘家所出,而是皇甫家替女方准备的,但这又如何?只证明了皇甫家极其满意这个新媳妇。

  而且别的不说,光看那端坐在骏马上,穿着大红喜袍,风姿俊逸、神采飞扬的新郎脸上所藏不住的喜悦与满足神情,便可知这门亲事与这位少夫人有多受皇甫少主的喜爱。

  光凭这一点,便足以让京城里绝大多数的名门闺秀羡慕、嫉妒不已。

  皇甫家为嫡子娶妻宴开千席,宾客如云,京城为此热闹了足足数日,令人叹为观止。

  当夜红烛高烧,床幔低垂,醉酒的大红袍新郎在笑闹声中被几个堂兄弟扶进了喜房,醉醺醺的倒卧在喜床上。

  众人退去后,新娘子自己揭了喜帕,看着倒卧在床榻上不省人事的相公正感无奈之际,怎知前一秒还醉茫茫的人,下一秒却已张开眼睛,笑吟吟的看着她,清亮带笑的双眼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你没喝醉?”她讶然问道。

  “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此良辰美景怎能浪费?”他微笑着从床上坐起,伸手朝坐在一旁的她勾了勾,要她靠近。

  赵楠突然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她虽然两世为人,但结婚成亲可是第一遭——不,也不是第一遭,只是上一回她人才刚进门,短命相公就没了,自然也就没经历这洞房花烛夜,而现在……

  很紧张,真的很紧张,但也不能因为紧张就一直僵在这里不动,于是她缓缓地起身,慢慢地靠近,还没坐下,便被某人迫不及待的伸手一揽,整个人顿时扑在他强健的胸膛上,一个天旋地转,又被压在他身下,她不由得浑身僵直。

  “阿楠,你在害怕吗?”

  害怕吗?说不怕是骗人的,但其实她是紧张多于害怕,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从未经历过。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低头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温柔的对她说道。

  “嗯。”她轻应一声,感觉他灼热的气息带着浓重的酒气,有些辣有些甜,不难闻,但也称不上好闻,重点是这酒气的酒精浓度好像很浓,她才闻了一会儿便觉得浑身发热,有些头昏脑胀,脑袋完全不能使,只听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

  “阿楠……阿楠……”

  他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吻得她气息紊乱,全身发软,无力抵抗他的侵占,也忘了紧张,只能任他、随他,然后在他激狂的热情中一次又一次的呻|吟出声,交付全部的自己给他。

  红烛静静地燃烧着,整夜照映着在床上缠绵难分的男女。

  今日他们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