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赵楠有些气愤难抑,忍不住握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招呼过去,不料她只是槌了一下他的肩膀而已,他却在瞬间痛呼出声,脸色也跟着变得苍白。

  她从错愕到慌张,接着有些不知所措又心惊害怕的瞪着他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只是小伤,不碍事。”他微笑的安抚着,笑容却有些牵强。

  “我不信,我要看伤口。”她开口道,然后直接动手去扯他身上的衣袍。

  这个男人很会演戏,之前住在福凉城里养伤时,他除了脸色苍白,体力不济,常躺在床上外,从未显露出任何一丝疼痛的表情,所以她才会一直以为他是个破病少爷,是在养病,而不是在养伤。

  知情后她其实也没想太多,从不认为他的伤势会有多严重,毕竟除了苍白无力些之外,她从未看过他露出任何不适的样子,更未听过他痛吟的声音。直到有一回不小心撞见他更衣,看见他胸前那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时,她这才知道这位少爷有多能忍痛,没痛死根本就是个奇迹。

  所以,她非得亲眼查看他的伤口不可,有伤就要治,有病就要医,他这回别想糊弄她。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扯着他衣袍的手忽然被他抓住。

  “放手。”她生气叫道。

  这个王八蛋、可恶的家伙,如果他让铁鹰跟在身边护卫,再多带点人去的话,今天就不会受伤了,真是个可恨大笨蛋,害她担心,害她心疼!

  “你若看了我的身体,就得嫁给我,这样你还要看吗?”他深深地凝视着她,警告的说。

  她怒目而视,很想不理他,直接甩头走人,但脑袋中却不断地浮现他胸前那道令人胆寒的伤口。

  当时她在看过他胸前的伤之后,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他有多痛,怎么忍得住,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家人或爱他的人陪在左右关心、照顾他,他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一个人承受伤痛,真的好心酸。

  她知道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法与感觉,他不见得有此感受,但也正因如此她现在才更加松不了手,因为觉得无比心疼、心酸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抿着唇沉默着,赵楠将他的手推开,小心翼翼将他肩上的衣物一层层拨开,终于看到他被层层布条缠绕的肩膀——布条上还渗着血丝,然后又突然想到之前他竟然是自行骑马回庄的,让她瞬间气上加气,疼上加疼。

  “你说要娶我是认真的吗?”她沉声问他,“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要我怎敢将自己的一生托付于你?我已经当过一次寡妇了,不想再当第二次,被人戳脊梁骨骂我克夫骂一辈子。”

  “绝对不会有这种事!”他蹙紧眉头迅速保证。

  “我认识你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已伤了两次,一次甚至严重到差点丧命,要我如何相信你?”她不以为然的看着他。

  “前段时期皇甫家处于内忧外患、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我又以身涉险这才会受伤。现今皇甫家的内忧已除,外患在我长彼消之下根本不足为惧。最重要的是,此刻我已有了想珍惜的心爱之人,自不会随意再做任何危及生命安全的冒险决定,会为她好好的保护自己,因为我还想要与她长相厮守到白头。这个回答,不知你是否满意?”他深情又认真的看着她说。

  她脸上有着挣扎,没有作声。

  “阿楠,你到底在怕什么?告诉我好吗?”他伸手将她圈进怀中,拉她坐在自己腿上,柔声问道。

  赵楠慢半拍才回过神,想挣开他这于礼不合的举动,怎知她才一挣扎,便听见他发出疼痛的抽气声,让她顿时僵住,不敢再乱动一下。

  “阿楠,告诉我好吗?”他再次要求道,却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等待她的回答,同时享受着拥着她的满足感。

  赵楠沉默了许久,终于轻声坦白:“我不是个大家闺秀,实际上不是,骨子里也不是,我不懂得剌绣女红,不懂得琴棋书画,更不懂得如何与世家名门的夫人、小姐们交际应酬,我怕适应不了宅门里的生活,怕会失去自我,也怕会与你心生怨恨,成为怨偶。”

  皇甫世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她不是拒绝他,而是拒绝他背后显贵的家世。为此,他竟然觉得有些开心。

  嗯,或许他不是为此而开心,而是为了她所说出来的话开心,因为她担心、害怕的全是杞人忧天。

  他对她摇了摇头,认真的开口道:“你听我说,阿楠。第一,大家都知道皇甫家不是什么名门世家,而是士农工商中最低下的商贾,瞧不起咱们的皇亲贵族大有人在。那些人既然瞧不起咱们,咱们也不需要去理会他们,等到他们有求于咱们时,自会前来巴结奉承,你爱理就理,不想理也无须对他们客气,自然不需要与那些人交际应酬。

  “第二,你说你不是大家闺秀,不懂剌绣女红、琴棋书画,正巧我娘跟你一模一样,全都一窍不通。”

  赵楠闻言忍不住露出讶异的表情,因为郝夫人——不对,应该说皇甫夫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雍容华贵、娴静若水却气势非凡,整个就是系出名门之感,怎会与她一样呢?

  “很讶异吗?”

  她点点头。

  “皇甫家经商至我这一代已是第五代,是真正的商贾,但我的外祖父却是个暴发户,因祖传的山林地发现矿脉而一夕致富,我娘才从满山乱跑的野丫头变成一位千金小姐。

  “我娘是外祖父唯一的孩子,又是老来得子,格外疼宠,因此便以郝家所有的财富做为嫁妆,公开招婿,想为我娘找个好归宿。当时皇甫家正面临困境,我爹被逼着前来提亲,途中巧遇游历的我娘,两人相识相恋,后来甚至因为不知我娘便是郝家小姐而拒绝成为郝家的乘龙快婿,差点错阳差毁了自己的姻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