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见她终于开口与自己说话,皇甫世偷偷地松了一口气,摇头道:“不知道。但我不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执意要娶你,我娘不可能会这么简单又心平气和的接受,一定会做些什么。”

  “她什么也没做。”赵楠缓慢地对他说。

  皇甫世脸上有着明显不相信的表情。

  “她都与你说了些什么?别告诉我都没与你说话,因为我不会相信。”

  “所有下人都可以做证的事,我是傻了吗?干么要撒这种谎?”赵楠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告诉我,我娘都对你说了些什么?”他执着的看着她,再次问道。

  “她说要我嫁给她儿子。”

  “这是真的吗?”皇甫世双目圆瞠,露出惊喜的神情。

  “是真的,只是她从头到尾都没告诉我她儿子是谁,叫什么名字。也许是你不在家这段期间,伯母新收的干儿子也说不一定。”赵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皇甫世呆了一下,立即轻斥:“胡说!我娘就生我一个孩子,既没干儿子,也没干女儿。”

  “这话你就说错了,伯母有个干女儿。”

  她信誓旦旦的模样让皇甫世不由自主的蹙起眉头,怀疑娘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例如以干女儿的名义将人家闺女留在府中,制造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之类的。

  “我娘有没有告诉你,她的干女儿叫什么名字?”他问她。

  “何以馨。”

  姓何?皇甫世蹙眉沉思,京城中姓何的人家的确有几家,但却没什么名望,也没听说哪家有出挑未嫁的女儿,母亲到底是相中了对方什么呢?何以馨,何以馨……奇怪了,他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除了名字,有没有提对方家里的事?”他问,打算尽可能多知道一些对方的底细,然后再派人调查,一举将这个莫名其妙的后患解决掉。

  听他的问题,就知道他还没搞清楚何以馨是谁,赵楠轻撇了下唇,补充的对他说:“她有个小名叫馨儿。”

  “馨儿?”皇甫世愣了一下,然后愕然脱口叫道,“这就是我娘把馨儿带走的原因,因为馨儿成了她的干女儿?”

  他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恍然大悟。

  “你这么想吗?”赵楠轻叹一声。

  “怎么了,难道不是这样?”皇甫世看向她,疑惑的问道。

  “我觉得馨儿成了人质。”

  皇甫世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收起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那你决定要受要胁,嫁给他儿子了吗?我觉得为了馨儿,你最好还是答应吧。”

  赵楠有些气愤难抑,忍不住握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招呼过去,不料她只是槌了一下他的肩膀而已,他却在瞬间痛呼出声,脸色也跟着变得苍白。

  她从错愕到慌张,接着有些不知所措又心惊害怕的瞪着他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只是小伤,不碍事。”他微笑的安抚着,笑容却有些牵强。

  “我不信,我要看伤口。”她开口道,然后直接动手去扯他身上的衣袍。

  这个男人很会演戏,之前住在福凉城里养伤时,他除了脸色苍白,体力不济,常躺在床上外,从未显露出任何一丝疼痛的表情,所以她才会一直以为他是个破病少爷,是在养病,而不是在养伤。

  知情后她其实也没想太多,从不认为他的伤势会有多严重,毕竟除了苍白无力些之外,她从未看过他露出任何不适的样子,更未听过他痛吟的声音。直到有一回不小心撞见他更衣,看见他胸前那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时,她这才知道这位少爷有多能忍痛,没痛死根本就是个奇迹。

  所以,她非得亲眼查看他的伤口不可,有伤就要治,有病就要医,他这回别想糊弄她。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扯着他衣袍的手忽然被他抓住。

  “放手。”她生气叫道。

  这个王八蛋、可恶的家伙,如果他让铁鹰跟在身边护卫,再多带点人去的话,今天就不会受伤了,真是个可恨大笨蛋,害她担心,害她心疼!

  “你若看了我的身体,就得嫁给我,这样你还要看吗?”他深深地凝视着她,警告的说。

  她怒目而视,很想不理他,直接甩头走人,但脑袋中却不断地浮现他胸前那道令人胆寒的伤口。

  当时她在看过他胸前的伤之后,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他有多痛,怎么忍得住,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家人或爱他的人陪在左右关心、照顾他,他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一个人承受伤痛,真的好心酸。

  她知道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法与感觉,他不见得有此感受,但也正因如此她现在才更加松不了手,因为觉得无比心疼、心酸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抿着唇沉默着,赵楠将他的手推开,小心翼翼将他肩上的衣物一层层拨开,终于看到他被层层布条缠绕的肩膀——布条上还渗着血丝,然后又突然想到之前他竟然是自行骑马回庄的,让她瞬间气上加气,疼上加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