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就在这时候,一阵马蹄声哒哒的传来,由远而近,终至拉缰勒马,马上的人在望及那张恼怒红颜后,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皇甫世身手矫捷的跳下马,走到他思念的人儿身边,瞧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便知道她此时怒气不轻,他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胆敢惹怒她的人,冷冽的目光如剑,冷峻的声音如刀,再次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被他针对的张管事整个背都湿了,胆颤得冷汗直流,想哭到不行。

  “属下恭迎少主回庄。”张管事浑身僵硬的躬身行礼。

  “我问的是发生了什么事?”

  皇甫世的声音冷得让张管事忍不住一颤又一颤,赵楠没时间等他调适后再回答,便直接替他答覆皇甫世的问题。

  “馨儿被人带走了,张管事眼睁睁看着却没有阻止,甚至连在事后通知我一声都没有,直到刚才丫鬟找不到馨儿才来告诉我。”

  “这是真的吗?”皇甫世眉头紧遵的忖度着,带走馨儿的人会是谁?谁有本事能将馨儿从庄子里给带走?

  难怪阿楠会气成这样,还有铁鹰呢?为什么他也没有出面阻止,难道对方是他不可匹敌之人吗?

  “张管事,你可有话说?”他转头怒眼一瞪,冷声问道。

  “少主息怒。”张管事被吓得脚一软,顿时双膝跪地趴伏在地上求饶:“请少主明察,夫人要带走馨儿姑娘,小的不是没有阻止,而是小的没办法阻止,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小的也没那个胆量敢阻止啊。”

  “把话说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你口中的夫人是谁?”皇甫世终于听出不寻常的端倪。

  “就是皇甫夫人,少主您的母亲呀。”

  此话一出,不仅皇甫世呆住,赵楠也被吓呆、吓傻了。

  皇甫夫人?皇甫世的母亲?这怎么可能?!

  “张管事,你是不是弄错了?”她有些茫然的出声确认。“夫人要大家称呼她郝夫人,而不是皇甫夫人,她怎么可能会是……怎么会是……”

  “阿楠,我母亲娘家姓郝,她若在外头,不想让人知道她就是皇甫夫人时,总爱自称郝夫人。”皇甫世轻声开口道。

  赵楠顿时没了声音,缓慢地转头看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阿楠!”皇甫世紧随其后的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终至完全消失,张管事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辛苦你了。”

  一只手轻搭在他肩膀上,张管事抬头一看,原来是铁鹰大人。

  他苦笑了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答道:“不辛苦,比起铁鹰大人长期待在主子身边侍候,您还是比较辛苦的。”

  伴君如伴虎啊,幸好少主不常到庄子来,否则像今天这种情形若多来几次的话,他肯定会短命好几年。

  “你去准备一下,大概过不了几日,少主就要起程回京城了。”铁臛吩咐道。

  “但少主这不是才刚从京城回来吗?”张管事有些讶异。

  “馨儿被夫人带走了,以姑娘的性子她会不去追吗?如果姑娘追去了,你觉得少主会置之不理,袖手旁观的留在这里呜?”铁鹰平淡的说。

  张管事不再多说,因为他们俩都知道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会。

  少主对赵姑娘的心意,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只不过姑娘好像一直拒绝少主,也不知道两人到底会不会有结果。

  “铁鹰大人,你说咱们少主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赵姑娘就是不肯点头嫁给少主呢?”张管事忍不住开口道。

  “你问我,我问谁?”铁臛表情古怪的看了张管事一眼。他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吗?这是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阿楠。”

  皇甫世紧跟在赵楠身后走着,途中也叫唤过她好几次,她都置若罔闻,好似从此以后都不理他的样子,但他真的很无辜,他也没想到娘竟然会亲自从京城跑到这里来看她,连爹都陪娘演了一场夫人失踪的戏码,让他这个儿子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去,好与来此的娘亲错开。

  说真的,他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娘到这儿来的目的为何?是来帮他还是阻他的,和阿楠说了些什么,又为什么要把馨儿带走?他现在整个人惴惴不安。

  终于进到屋里,皇甫世让下人全部退到屋外去,这才伸手去拉赵楠。

  她将他甩开,他再拉,她再甩,他又拉,直到她转头怒视他、肯正视他之后,他才开口向她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娘会跑到这儿来,若知道我一定会立刻赶回来。”他认真的望着她说。

  “我娘她没对你怎么样吧?如果她说了什么让你难过的话,我跟你道歉。她说的话不代表是我的意思,你只需要听我说的就好,别理她,也别跟她计较,好吗?”他语气温柔,带着些许恳求。

  赵楠的表情有些怪异,问他:“你知道伯母跟我说了什么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