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啊?”馨儿呆了一下,不解的说:“可是馨儿有娘啊,只是娘死了,和哥哥一样。娘说哥哥的身体不好,娘必须要去照顾哥哥,馨儿的身体好,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且还有嫂嫂照顾,所以娘才放心。”

  没想到馨儿竟会将婆婆过世前对她说的话记得如此清楚,赵楠听后真是心酸不已。

  “嫂嫂当然知道馨儿有娘,嫂嫂的意思是,郝伯母说她很喜欢咱们乖巧又可爱的馨儿,想认你做干女儿,馨儿愿意给郝伯母当干女儿吗?”

  馨儿倏然瞠大双眼,有些惊喜又有些害羞的问:“真的吗?那馨儿要做什么,以后要叫伯母干娘吗?”

  “所以馨儿是答应了?”赵楠顿时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这样就答应了?没有一丝挣扎、舍不得她这个嫂嫂的感觉?

  “嗯,馨儿好喜欢伯母。”

  “馨儿不喜欢嫂嫂吗?”虽然觉得有些可笑,但她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啊?”馨儿呆了一呆,然后毫不犹豫的说:“喜欢啊,馨儿最喜欢嫂嫂了,嫂嫂不知道吗?”

  赵楠被问得羞愧难抑。她是怎么了,能多一个人疼惜馨儿不好吗?她这是在吃哪门子飞醋呀?

  既然两个当事人都愿意,她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她只要等皇甫世回来,然后请他帮忙把关一下郝夫人的身分就行了。

  根据郝夫人所言,她夫家也是在京城的商人,和皇甫家还挺熟的,所以她相信皇甫世应该不会不认得这位郝夫人才对。

  另外关于自己的未来她也都想好了,她决定等一切事情了结之后就要回赵家。

  衡弟的年纪毕竟还小,她要回去帮衬着,让赵家的事业壮大起来。

  等将来有了足够的银钱,衡弟也娶妻生子后,她要雇几个保镖环游这个大京国,看一下这个世界,也不枉她穿越的这一生,然后等累了疲了,再到李家村养老。

  她会当皇甫世一辈子的朋友,但不会嫁给他。

  她已经打算好了一切,怎知计划却赶不上变化。

  隔日,秋桐从外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口里嚷着让人心慌的话语,“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先深呼吸一口气,冷静点说,什么不好了?”她喝令道。

  秋桐用力的深吸一口气,稍微冷静下来才重新开口:“姑娘,不好了,馨儿姑娘不见了!”

  “什么?!”赵楠惊吓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把话说清楚!”

  秋桐用力的点头,然后说:“刚才负责照顾馨儿姑娘的红叶跑来跟奴婢说,她到处都找不到馨儿姑娘,馨儿姑娘可能会去的地方她都找过了,但怎么就是不见人影。她怀疑馨儿姑娘可能是被郝夫人带走了,因为红叶说——”

  “等一下,”赵楠忍不住打断她,“你说红叶怀疑馨儿可能被郝夫人带走了是什么意思?”

  “因为郝夫人在一个多时辰前就已经离开咱们庄子了,你不知道这件事吗?”

  “你说什么?”赵楠脸色丕变,“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郝夫人她真的离开了吗?”

  “是。”

  “为什么会这样呢?郝夫人要离开,怎会没人来告诉我?张管事呢?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去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楠无法置信,怒气冲冲的往外跑去,这太离谱了,就算她不是这个庄子里的主子,好歹也是皇甫世重要的客人,和郝夫人也相识,没道理郝夫人要离开不支会她一声。

  还有,馨儿不是东西,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郝夫人真将她带走了,张管事不可能没看到或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看到知道了,张管事为何不阻止?她想搞清楚馨儿到底有没有被人带走,现在还在不在这个庄子里?

  找了许久,赵楠终于在庄子的大门口找到了张管事。

  “张管事,我有话问你。”她难掩怒气的冲上前道。

  张管事似乎有些惊讶她的来到,但仍沉稳以对。“姑娘有事请问。”

  “我听说郝夫人已经离开了,这是真的吗?”

  张管事轻愣了一下才点头。“是真的,姑娘不知道吗?”

  “没人告诉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赵楠口气有些冲。

  “算了,这不重要,我要知道的是,你有没有看到馨儿?郝夫人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离开的吗?你有没有看到馨儿和她在一起,她离开时有没有带着可能装得下一个孩童大小的箱子之类的东西走?”

  “夫人怎么可能将馨儿姑娘藏在箱子里,夫人是亲自牵着馨儿姑娘上马车的。”

  张管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迅速答道,好像在指责她不该这么污辱一个高贵的夫人。

  赵楠握紧拳头,免得忍不住破口大骂。他竟然眼睁睁的看馨儿被人带走而不阻止,他的脑袋有问题吗?

  “你为什么不将她们拦下来?”她咬牙质问。“馨儿是你女儿吗?还是庄子里卖身的奴婢?就算是卖身的奴婢,也是皇甫家的奴婢,你凭什么随随便便就让人带走她?你平常就是这样当管事的吗?还是你脑袋被驴踢了?”

  她越说越气,气到都没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而张管事的脸色则是一阵青一阵白,变得极度难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