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可是,如果她再成亲嫁人,生活有可能像现在这样单纯又自由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虽然郝夫人告诉她,皇甫家的规矩不严,但以她这个穿越而来的现代人来说,再不严的大户人家也是充满了礼数与规矩。

  再加上她不受欢迎的寡妇身分,以及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何况身边还有个小姑子馨儿,可想而知,一旦她真的嫁进皇甫家,那么等在她面前的绝对会是个举步维艰、如履薄冰的大宅院生活。她有办法在

  那种环境下过日子吗?又能撑得了多久?她光是想像就觉得害怕,害怕得发抖。如果皇甫世没有显赫的身世,只是个平民百姓就好了。

  但如果他真的只是个平民百姓,他还会如此出色,她还会为他动心、喜欢上他吗?

  “赵姑娘……”

  “夫人,别说了好吗?”赵楠苦笑着摇头,“阿楠知道您是热心、是好心、是为了阿楠好,但我和皇甫少爷是不可能的,今生注定无缘。”

  “这是为什么?”

  “除了寡妇的身分,还有门不当户不对及馨儿的问题,我是绝对不会抛下馨儿不管的。”

  她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回答,然后说:“阿楠本就配不上皇甫少爷,更不想给皇甫少爷或皇甫家添乱,所以请郝夫人回京城之后,别对任何人提起阿楠和皇甫少爷的事好吗?阿楠在这里先谢过夫人了。”

  说完,她站起身,认认真真的向郝夫人屈膝行礼。

  郝夫人呆呆的看着她,突然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了。

  “嫂嫂,馨儿找到你了!”

  馨儿从花丛后面钻了出来,一把抱住赵楠,冷不防的将坐在大树下看书看得认真的她给吓了一跳。

  “馨儿,你怎么来了?怎么知道嫂嫂在这儿?”她讶然的低头问道。

  “嫂嫂好会玩捉迷藏,馨儿这次找了好久,但是最后还是让馨儿找到嫂嫂了。”馨儿有些抱怨又有些得意的说。

  赵楠闻言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她也不想这样躲来躲去呀,无奈热心过了头的郝夫人实在太难缠了,为了躲她,自己只好东躲西藏。

  说实话,她至今还搞不懂郝夫人为何会如此欣赏她,她除了在对方刚来庄子时替她和张管事说了一声,请张管事安排她的住处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替她做过呀,就不知道她对她的热情到底从何而来?

  最让她无言以对、避之唯恐不及的是,在她拒绝郝夫人想帮她与皇甫世凑成对的好意之后,郝夫人沉寂了一天,接着竟意想天开又跑到她面前,改将自己的儿子推荐给她,不仅说出愿意接受她这个寡妇媳妇,以后也定会疼她如闺女般的话来,连馨儿她都欢欣接受,说她想认馨儿为干女儿,这样馨儿便可名正言顺的与他们住在一起,甚至等她嫁给她儿子之后,馨儿连改口都不需要,依旧能唤她嫂嫂,简直一举数得。

  郝夫人积极的向她推销自己的儿子,什么一表人才,什么自小就聪明伶俐,三岁就会背书,五岁就会吟诗作对,学富五车,诗书满腹的,听得她耳朵都快要长茧了,偏偏又不能反问她,倘若夫人的儿子这么优秀,为何至今尚未娶妻?

  总之堵不住郝夫人那张能言善道的嘴巴,她躲总可以吧?

  于是这几天她总是在用完早膳之后,便提着早先让秋桐准备的点心,一个人躲到后花园,让郝夫人找不到她。只是没想到这举动倒是让馨儿和她玩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真是让她哭笑不得。

  “嫂嫂在这里等馨儿一下。”馨儿忽然起身道。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

  “嫂嫂要等馨儿喔。”馨儿没有回答,只丢了这么一句话给她,便匆匆跑步离开,转眼消失无踪。

  赵楠只觉得有些疑惑,不知道小丫头在卖什么关子,也没有多想。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听见有人往这边靠近的声音,她的视线从手上书册移开,抬头看去,竟然看见馨儿拉着郝夫人,正一边指着她所在的位置,一边过来。而她现在就算是想躲也来不及了,因为郝夫人已经看到坐在树下的她了。

  “赵姑娘,真是好久不见啊。”郝夫人走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

  “不久,只有三天而已。”赵楠苦笑的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向郝夫人屈膝行礼,睁眼说瞎话,“好巧,今日天气不错,夫人也来逛园子赏景吗?”

  郝夫人一个没忍住,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是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丫头了,聪明善良、不做作、知本分,守礼却不死板,又有胆色,整个很合她的心意。

  “是啊,我看今日天气不错,所以也来逛园子。”一顿,郝夫人嘴角扬笑的看着她,“不过好像没赵姑娘准备得周到,瞧你不仅找到歇息的地方,铺好了坐的位置,连点心都带来了。不介意伯母也在这儿坐一会儿,赏赏景吧?”

  她能回答说介意吗?赵楠满心无奈的在心里叹息道,脸上却只能扯唇微笑,“欢迎之至,夫人请坐。”

  郝夫人大方的随她席地而坐,然后陪她看着馨儿像只彩蝶般的身影,开心的在花丛间、草地上翩然游玩着。

  “真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郝夫人开口说。

  “嗯,非常的惹人疼,让阿楠不由自主的把她当成亲妹子般照顾、疼爱。”

  “那是你心善,若换做是别的女人,没几人能做到像你这般无怨无私。你非常好,完全配得上我儿。”

  “夫人——”

  “先听我把话说完。”郝夫人直接打断她不让她开口。

  赵楠有些郁闷,心想着,难道又要听一遍那个什么一表人才、聪明伶俐,三岁会背书,五岁会吟诗,学富五车,诗书满腹之类的老王卖瓜词吗?瞧,她都听到快要倒背如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