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赵楠这回不只是瞠目结舌,还呆若木鸡的瞪着赵衡好半晌,当猛然回过神来时才轻斥道:“你在胡说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身分,像他那种人哪是

  你大姐我高攀得上的?你难道忘了我成过亲,现在还是个寡妇吗?以后这种话不准再乱说,懂吗?”

  “可是皇甫大哥已经向我开口提亲,而我也答应了。”赵衡有些为难的说。

  “你说什么?!”赵楠难以置信的扬高声音。

  “提亲?什么提亲,你给我说清楚一点,快点!”

  看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赵衡只好怯怯地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皇甫世最后还是猜到了她想创业挣钱的目的是什么,并且背着她动用他在福凉城的影响力,轻而易举的让赵家面临经营不善,却求助无门的困境,然后不得不开始出售一些铺子,挖东墙补西墙。

  他们本以为只要渡过这个难关就一定能够东山再起,却不知他们早已被人盯上,除了一败涂地,没有第二种结局在等待他们。

  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福凉城内原本数一数二的赵家就完蛋了,林氏携着一对儿女连夜卷款潜逃,不知所踪。

  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城里谣传赵家填房林氏就是个丧门星,克死其夫再嫁后,又克死赵老爷,最后甚至连整个赵家都被她克垮了,会不会哪天克到整个福凉城?此谣言一起,林氏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福凉城再无她立足之地,只能离开。

  偌大的赵府最后只剩下一个主子,那便是年仅十三岁,这两年来一直被监禁在内宅最破落一隅的大少爷赵衡。

  由于没了掌家的人,下人们一个个人心惶惶,在无所适从的情况下,最后也只能将赵衡请出来执掌主事。==

  赵衡在被监禁的岁月里,除了懊悔外,将所有时间都投入读书之中,因此他在书本上学到了很多。

  他虽然年纪轻,也没有执掌过一个宅邸的经验,但仍能冷静面对,按部就班的应对家仆们送到他面前的问题,唯有一个问题令他束手无策,那就是家里没银子了。

  结果皇甫世突然出现,不仅将赵家原有的产业,不管是铺子还是田地、庄子等,全部一一完璧归赵,甚至还带来几个对他极有帮助的管事人才,一边帮他,一边教导他如何打理赵家的产业。

  听着弟弟说明完赵家之变故后,赵楠最后替他做了一个结尾。

  “然后你就被他收买,把大姐给卖掉了了?”她说道,伸出食指在弟弟的额头上点了又点。

  赵衡傻笑了一下,无话可说,他没告诉大姐,其实他有很认真的问过皇甫大哥许多问题,确定皇甫大哥对大姐是真心的,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对天发过重誓,否则他才不会以现任赵家之主,也是现在唯一可以为赵楠出面的男人答应这门亲事。

  “大姐,你还很年轻,我不希望你为何家守一辈的寡。”赵衡忽然换上一脸正经而严肃的表情,开口道,然后有些愤愤然的说:“该替何家守寡的人应该是二姐才对。”

  虽然痛恨林氏母女,二姐这个称呼赵衡从小叫到大,一时间还是很难改掉。

  赵楠摇了摇头,不想说这个,毕竟当初上花轿被抬到何家的人是她,这已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多说无益,于事无补。她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

  “你说你昨天见过皇甫世,他还好吗?身上有无受伤?气色看起来如何?有没有告诉你,他接下来要去哪里?还有,有没有要你带话给我?”

  他真的是快要害她担心死了啦,那个混蛋皇甫世,笨蛋皇甫世,大笨蛋。

  可是她怎会越来越放不下他,越来越放不下……

  赵衡在庄子里待了三天就离开了,令赵楠有些气结的是,这三天的时间,他大多跟着张管事在庄子里忙上忙下的学习如何管理庄子的大小琐事,而把她这个大姐抛在一旁,完全是一副“弟大不由姐”的模样,让她不由得感到有些哀怨。

  不过看他变得这么懂事又积极进取,她又很欣慰,觉得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而那位已逝的赵楠应该也能够安心瞑目了吧?

  突然之间,赵楠发现自己的人生目标消失了。

  之前她一心想要创业、想要挣钱累积财富,完全是为了从林氏手上夺回赵家,交给真正的赵家继承人赵衡。可是现在赵衡已经成了赵家之主,被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剌的林氏也杳无踪影了,还需要她做什么吗?根本不需要。

  所以,今后她要做什么呢?赵楠突然一片茫然,无所适从。

  “赵姑娘?赵姑娘!”

  在耳边忽然炸开的叫唤声让赵楠猛然回过神,这才发现郝夫人不知何时已来到她身边。

  她赶紧站起身来,守礼数的唤了声“夫人”,请对方坐下之后,这才跟着落坐。

  原本在树下打盹的秋桐立刻跑向厨房请人备茶水点心送上来。

  赵姑娘没架子好侍候,但这位突然到庄子来做客的郝夫人他们可不敢随意,因为对方光一个眼神便充满了主子的气势,再加上管事对她的恭敬态度,可没人敢对她不敬——大伙都在猜,这位郝夫人肯定大有来头。

  “赵姑娘在想什么呢?瞧你想得这么专心,我都走到近前唤了好几声你才听见。”郝夫人笑问。

  “不好意思,让夫人见笑了。”赵楠微赧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