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没什么好处理的,我和你一起走。”皇甫世平静地对她说,与她一起举步离开紫藤院。

  “我不走,皇甫世你听见没?我不走!”柳依秋在他们身后大声叫道,但皇甫世完全置若罔闻没理她,反倒转过头来对赵楠保证。

  “明天她若真的不肯自己上马车的话,我会让人将她绑起来丢到马车上的,你放心。”他说。

  她撇了下唇不置可否,没有应声。

  柳二小姐的出现有如昙花一现,在翌日一早便被五花大绑的抬上马车送离庄子,暂时退场,至于今后还会不会再出现,暂且不知。

  赵楠的生活又回归之前的平静,每天不是陪馨儿读书写字、陪她放纸鸢,就是到厨房制作点心、研发新样式,然后偶尔再陪皇甫世抬杠加脑力激荡。

  听说两淮那边的计划进行得相当成功,已收拢超过半数的盐商、场商,和超过三四成的散商签署了合作契约,为了将敌我双方对决时的伤害减到最小,计划仍在持续进行中。

  皇甫家中的内鬼至今仍未现身,但已慢慢地露出破绽,目前暂时锁定三个目标,正在密切的紧迫盯人中,就等对方露出马脚,证据确凿的那一天。

  这两个消息都算是好消息,但也只能算是半个好消息,接着就应验了那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听皇甫世说,这两个月来,皇甫家的河运遭劫了三次,财物损失近百万两。无独有偶,皇甫家在全国各地所经营的铺子也陆续发生各种问题,统计出来的盈利相较于上一季,竟也短少了近百万两。

  换句话说,也就是在这短短的两三个月,皇甫家较历年来损失了近两百万两白银的收入。

  关于河运货物遭劫的事,很明显是有计划性针对皇甫家的诡计,这个部分赵楠帮不上忙,也给不了任何意见,只能对皇甫世说请他节哀顺便,然后被白了一眼。

  对于查案追凶她不在行,但说到经营铺子嘛,好歹她在大学的时候也上过几堂经营管理和行销企划的课程,虽不敢说她能提出什么真知灼见,但多少也能给点建议。

  她告诉皇甫世,首先他们要做的便是先找出营利下滑的原因是内部问题还是外在因素,如若是内部问题就必须检讨改善,而这事急不来,得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但如果原因来自于外在,那就得先弄清楚是天灾还是人祸,是环境使然,还是有人

  在背后搞鬼,例如散播一些不实谣言,中伤皇甫家的铺子之类的。

  半个月后调查结果陆续传回来,幸运的是情况没她想像中那么严重,不幸的是她发现造成营利下滑的原因有内部问题也有外在因素,两者都脱不了关系。

  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内部问题大多是陈疴,一时之间难以治愈,所以赵楠建议皇甫世还是先处理外在因素,把那些见风转舵,见皇甫家处于内忧外患之际,就欺上来咬一口的狗辈们先处理掉,他们再来慢慢讨论内部的问题。

  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皇甫家近来流年不利,也算是霉运当头啦,赵楠心想。

  不知不觉间,赵楠就在这个庄子里住了近五个月,每天有仆人侍候食衣住行,除了活动范围被局限在这个庄子里,少了些许自由外,她没有任何一点不满要抱怨的。

  如果这就是与他成亲后的生活,或许她会同意嫁给他。

  这个思绪突然从她脑中浮现,赵楠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她压根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考虑嫁给他的事!她忘了她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吗?她是疯了吗?

  她倏地伸出双手用力的拍打自己的双颊,边拍边说道:“清醒一点、清醒一点,赵楠。”

  “你在做什么?”皇甫世带着笑意的声音忽然从方亭外传来。

  坐在方亭内的赵楠倏然转过身,想也不想便朝着正往方亭走来的他叫道:“站住!你别过来!”

  “怎么了?”皇甫世停下脚步,眉头轻挑的看着她问。

  “我现在不想和你面对面相处,你走开。”赵楠瞪着他说,像赶苍蝇般的对他挥了挥手。

  “我哪里得罪你了?”皇甫世失笑的问,再度举步向她走来。

  “喂,站住!我叫你别过来,你没听见吗?皇甫世!”赵楠嚷嚷叫道,无奈某人根本不理她,不一会儿便来到她身前,坐在她面前的石椅凳上,冲着她微笑。

  “笑什么笑,你牙齿白呀。”她脑怒的瞪着他说。

  他没辙的摇摇头,好奇的柔声问道:“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

  “就是你!”

  “我?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他微讶的问。

  一直让我心动、让我脑袋发昏,神智失常的竟然考虑起要嫁给你的事!她不爽的在心里答道,然后直接转移话题,“你找我有事?”语气有些不耐。

  “没事不能找你吗?”他微笑道。

  “没事就去把庄子周遭的敌人解决掉,让我恢复自由离开这里。”

  “你想离开?”

  “不离开难道要我一直躲在这庄子里生活一辈子吗?”

  “不可能会躲一辈子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