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而今她换了个身体,基本的武术功夫却还在,虽然不能和皇甫世、铁鹰或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相比,但对付几个丫鬟仆妇倒是绰绰有余,更别提她现在手上还拿了一支扫帚。

  “脏东西就要扫掉,免得污染环境。”她手上扫帚打横一挥,两个丫鬟惊声尖叫,急忙后退,退得慢的人衣衫登时被扫帚上的灰尘弄花了一片。

  “没大没小的奴仆就该打,才会安分。”她手上扫帚高高扬起,笔直落下,一名福态仆妇肩膀中招,发丝散乱的跌坐在地上。

  “敢乱嚼舌根、秽言秽语,就该承受后果,面对我的怒气。”她将扫帚舞了个圈,四周朝她包围而来的三个丫鬟、两个仆妇全被扫了个正着,有的手被打到,有个脸被划到,顿时尖叫一片。

  “之前我不发火不是怕你们,而是懒得和你们计较,真当我好欺负不成?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是不是?今天我就发威给你们看!”

  赵楠说着不再留情,扫帚每挥出一次都实实在在的打在那些恶奴刁仆身上,打得她们不再有余力攻击她或抓她,只能抱头惊叫,在偌大的院子里东窜西躲的。

  “住手!你这个贱民、贱妇,我叫你住手听见没有?”柳依秋面色惊恐的躲在廊上朝她怒叫。

  “我是贱民、贱妇,你又是什么?没教养的无知女人——不,你根本还称不上是个女人,只是一个还没发育完全的臭丫头罢了。”赵楠冷冷地讽剌道。

  “你说谁是丫头?本小姐可是柳家嫡出的二小姐,我姑姑是明云贵妃,我姐姐是——”

  “我管你姐姐、你姑姑是谁?”赵楠直接打断她。

  “我只知道谁惹我,谁让我发火,我就揍谁,所以你等着,我下一个要揍的人就是你!”

  说着,她的扫帚朝柳依秋用力的挥舞了下,顿时吓得她惊声尖叫。

  皇甫世赶到紫藤院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鸡飞狗跳又让他险些笑岔气的混乱场面。

  他从没想过阿楠竟然也有如此凌厉霸气的一面,看她将扫帚舞得虎虎生风,以一敌七却依然游刃有余的模样,他只觉得骄傲,觉得他皇甫世看上的女人本就该不凡,该气势磅礴、傲视群伦,谁敢得罪她、惹怒她,就该狠狠地还回去,这才是他皇甫世的女人。她做得很好,太好了。

  心底赞叹完毕,皇甫世终于出声宣布自己的来到。

  “阿楠。”他出声唤道。

  听见他的声音,赵楠无奈的停下手,转头看向他。她的眉头紧皱,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满,好像在怪他不该出现得这么早,要等她教训完这位小姐之后再出现才对。

  皇甫世觉得有点好笑,正欲开口时,柳依秋却仓皇的朝他狂奔而来,口中还呼天抢地的大叫着,“皇甫哥哥救命,那个女人要杀我,她想要杀我!”

  说着就躲到他身侧,伸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袖,一副惊吓过度、楚楚可怜的轻泣着。

  皇甫世只觉得一阵厌恶,手一扬,瞬间将她紧抓着他衣袖的手给甩开,然后大步跨前,走到赵楠身边,关心的柔声问她,“有没有受伤?”

  赵楠看见柳依秋顿时面无血色、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接着泪如雨下的低叫道:“皇甫哥哥……”

  样子看起来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说有多让人心怜就有多让人心怜,演得真好。

  “你的柳妹妹正在叫你呢。”她对皇甫世说。

  “她不是我的柳妹妹。”皇甫世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她叫你皇甫哥哥。”

  “难道她叫我爹,我就是他爹吗?”

  赵楠呆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呀。”

  “你知道就好,我这流水只对一个女人有情,她姓赵,单名一个楠字,全名赵楠。你听见了吗?”

  皇甫世认真的对赵楠强调,说最后一句话时却是转身面向柳依秋,冷冷地看着她开口。

  柳依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摇摇欲坠的朝他吼道:“她是个寡妇!”

  “我知道,那又怎样?”皇甫世面无表情的反问她。

  “你怎么能问我那又怎样?她是个寡妇,夫死就该守贞守节守妇道,不该出门与别的男人纠缠不休。像她这种不守妇道又失节不贞的无知贱妇哪配得上你,不——她根本连替你提鞋都不配!”

  “所以你配吗?”

  “我当然配,我是柳家的嫡女,柳家的二小姐!”柳依秋立即抬头挺胸。

  “配替我提鞋?”皇甫世冷笑着问道。

  赵楠完全遏制不住的噗了一声,登时笑了出来,她急忙捂住嘴巴,但还是觉得好好笑。

  “皇甫哥哥——”

  “别叫我哥哥,我不是你哥哥。”皇甫世冷声打断柳依秋,“柳二小姐,感谢你不远千里前来探望在下的伤势,现在探望完了,你也该回京城了。现在时辰已有些晚,不宜上路,明早我会派遣一队护卫送二小姐回京城。”

  “我不走!”

  “由不得你。”

  “皇甫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咱们两家人都已经说好了,等你回京咱们两家就要换庚帖议亲事,最快明年就能完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