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无奈她的宽容大度并未获得对方善意的回应,反倒让那位大小姐更加变本加厉,除了惹她之外,竟然连年纪小小的馨儿都不放过!

  “嫂嫂,为什么那些穿得好漂亮的姐姐们都说你是坏女人,说你下贱、不知廉耻?下贱和不知廉耻是什么意思啊?馨儿有问姐姐们,姐姐们说就是到处勾引男人、不要脸的意思,但是嫂嫂没有到处勾引男人呀,姐姐们是不是说错了?”

  听见馨儿这么对她说时,她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同时也被气得七窍生烟。

  虽然她受前世自由与人权观念的薰陶,始终未将那些下人们视为奴仆,不认为身为主子或像她这般身为主人贵客的人可以对他们颐指气使或任意责骂,但是有些恶奴刁仆真的是不给教训不行,否则他们就只会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爬到你头上,

  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赵楠这回是真的被气到了,她可以容忍别人的挑衅和谩骂,只要不伤害到她的身体发肤,她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扩大范围牵扯到馨儿身上,还对馨儿灌输这种乱七八糟、污秽不堪的想法,这就让她忍无可忍了。

  于是,她立刻叫来一名仆妇替她看顾馨儿,并问清楚那位大小姐暂住的院落在何方,便笔直的朝那方向杀了过去。

  赵楠本身很少生气,这个庄子里的人也从未见她生气过,都觉得这位阿楠姑娘脾气好,待人和善,所以目睹她这么怒气冲冲的模样,下人们都有些吃惊,怀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下人好奇的争相走告下,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甫世那里。

  皇甫世匆匆来到赵楠所居住的院落,只见到馨儿和一名陪着她的仆奴,却不见赵楠的身影。

  “馨儿,知道嫂嫂去哪儿吗?”他问馨儿。

  “嫂嫂说她有事暂时离开一下,要馨儿别乱跑,乖乖在这里等嫂嫂。”馨儿摇头道。

  “你知道赵姑娘去哪儿吗?”皇甫世抬头问那仆妇。

  由于皇甫世总是称呼赵楠为赵姑娘,因此庄子里的人虽都知道赵楠其实是个寡妇,可爱的馨儿还是她的小姑子,但大伙还是跟着少主唤她为姑娘。

  “姑娘没说,但姑娘刚向小的问了柳小姐一行人的处所在哪儿,所以小的想姑娘可能去紫藤院了。”仆妇恭敬回道。

  皇甫世紧蹙了下眉头,然后低下头正准备和馨儿说,要她乖乖地在这里等,哥哥去找嫂嫂一会儿就回来时,馨儿却在他开口前问他:“哥哥,下贱和不知廉耻是什么意思呀?”

  皇甫世呆了一下,面色不豫的问馨儿,“馨儿是从哪里听到这两句话的?”

  “那些穿得很漂亮的姐姐们说的,她们说嫂嫂下贱、不知廉耻,是坏女人,馨儿不知道下贱和不知廉耻是什么意思,就问姐姐们,姐姐们告诉馨儿说,就是到处勾引男人的意思,可是嫂嫂没有到处勾引男人啊。哥哥,下贱和不知廉耻到底是什么意思?馨儿刚刚也问了嫂嫂,嫂嫂也没有告诉馨儿,你告诉馨儿好不好?”

  皇甫世脸色铁青,双手握拳,气到发抖。他从没想过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他告诉过阿楠门不当户不对不是问题,告诉过她他不在意她的寡妇身分,告诉过她任何问题他都会解决,她只需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便行。

  可是呢?她都还没见过皇甫家的任何一个人,就已经先被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侮辱成这样!

  那些胆敢乱嚼舌根的奴婢一个个都该死,但没有她们主子的许可,那些奴才又怎敢如此对待他皇甫世的客人?

  好你个柳依秋,真当我皇甫世为了家族、为了大局,不敢得罪你们柳家吗?皇甫世冷笑,然后柔声的对馨儿叮嘱几句,便转身朝紫藤院走去。

  此时的紫藤院正被赵楠闹得鸡飞狗跳。

  前世的赵楠可是个演员,除了时装剧,也演过不少古装武侠剧,虽然演的都是小角色,但并不影响她与剧组人员交好,不管是道具组或是武术指导组抑或是编剧组里她都有不少朋友。

  其中武术指导组的朋友还曾让她博得了一个现代侠女的封号,因为她某天晚上下戏回家时,惊见勒索抢劫事件,当时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光靠手脚功夫就把两名劫匪打得抱头鼠窜,还因此上了社会新闻。

  而今她换了个身体,基本的武术功夫却还在,虽然不能和皇甫世、铁鹰或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相比,但对付几个丫鬟仆妇倒是绰绰有余,更别提她现在手上还拿了一支扫帚。

  “脏东西就要扫掉,免得污染环境。”她手上扫帚打横一挥,两个丫鬟惊声尖叫,急忙后退,退得慢的人衣衫登时被扫帚上的灰尘弄花了一片。

  “没大没小的奴仆就该打,才会安分。”她手上扫帚高高扬起,笔直落下,一名福态仆妇肩膀中招,发丝散乱的跌坐在地上。

  “敢乱嚼舌根、秽言秽语,就该承受后果,面对我的怒气。”她将扫帚舞了个圈,四周朝她包围而来的三个丫鬟、两个仆妇全被扫了个正着,有的手被打到,有个脸被划到,顿时尖叫一片。

  “之前我不发火不是怕你们,而是懒得和你们计较,真当我好欺负不成?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是不是?今天我就发威给你们看!”

  赵楠说着不再留情,扫帚每挥出一次都实实在在的打在那些恶奴刁仆身上,打得她们不再有余力攻击她或抓她,只能抱头惊叫,在偌大的院子里东窜西躲的。

  “住手!你这个贱民、贱妇,我叫你住手听见没有?”柳依秋面色惊恐的躲在廊上朝她怒叫。

  “我是贱民、贱妇,你又是什么?没教养的无知女人——不,你根本还称不上是个女人,只是一个还没发育完全的臭丫头罢了。”赵楠冷冷地讽剌道。

  “你说谁是丫头?本小姐可是柳家嫡出的二小姐,我姑姑是明云贵妃,我姐姐是——”

  “我管你姐姐、你姑姑是谁?”赵楠直接打断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