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嫂嫂!”馨儿带着喜悦的声音突她后方响起,她迅速转身,就见馨儿欢天喜地的朝她跑了过来,瞬间扑进蹲下身来的她怀里。

  “嫂嫂,你醒过来了,你把馨儿吓坏了,馨儿怎么叫你你都不醒,馨儿好害怕。”馨儿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告诉她。

  “馨儿不怕。”她安抚馨儿一句,然后紧接着问道:“告诉嫂嫂,你有没有看到少爷,知道少爷人在哪里吗?”她急得心有些隐隐作痛。

  “馨儿没有看见哥哥。”馨儿摇头道。

  赵楠一颗心顿时冰冷的往下沉。

  “阿楠姐。”

  柱子的声音传进她耳里,她猛然抬头看去,只见柱子正越过庭院中一丛又一丛的花树,顺着小径朝她靠近。

  她迅速起身迎向他,无法掩饰内心里的焦急与搛忧。

  “柱子,你知不知道少爷现在人在哪里?有没有受伤?人好不好?”

  大概感受到她心急如焚的担忧,柱子也没废话,直接回答道:“少爷受了点伤,正在不远处的厢房里休养着,听说阿楠姐醒过来正在找少爷,便遣小的过来领你过去。阿楠姐,走这边。”

  “他伤得严重吗,请大夫了没?”赵楠牵着馨儿的手跟着柱子走,一边沉声问道。

  “请了,不过少爷受的是刀伤,大夫也仅能开些补气血的药,幸好大人早已替少爷的伤口上过药也止了血,休息几天便能无碍。”柱子口中的大人自然是铁鹰无误。

  “铁鹰那混蛋也在吗?”赵楠忍不住咬牙追问,没忘记那家伙把她打晕的事,她的颈部还痛着呢!

  “呃……大人刚刚才离开庄子。”柱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哼,算他聪明,溜得快!”赵楠冷哼道,旋即又问柱子,“这里是哪里?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我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这里是皇甫家在泉州福县里的一处庄子。”柱子开口答道。

  “昨晚发现小院有人闯进来之后,小的便照少爷之前的吩咐趁机溜到城外准备马车接应大伙,后来先是大人扛着阿楠姐和馨儿过来,然后又回过头去,好像是去接少爷。小的等了好久,等到东边的天空都泛白了,还以为少爷和大人是不是……总之后来少爷和大人终于赶来,虽然两个人身上都受了伤,也流了好多血,但至少逃出来了。于是小的就驾着马车,载着大家拚命的赶路来到这庄子。”

  闻言,赵楠对铁鹰的怒气稍微减了一点,不过下回见到他,她还是要狠踢他一脚,以报颈痛之仇。

  在柱子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来到皇甫世所在的厢房门前,柱子站在门口出声报道:“少爷,阿楠姐——”

  赵楠没等他把话说完,直接动手推开房门,大步闯了进去。

  这间厢房很大,还分成内外两室,赵楠的脚步只是稍微一顿,在一扇紫檀木嵌象牙屏风后找到通往里间的入口,便立刻走了过去,终于看见正从卧榻上坐起身,身上仅着内衬衣,脸色有些苍白的皇甫世。

  没理他惊见她突然的闯入而显得有些呆愕的表情,她径自走上前,端了张凳子坐在床边,然后双手盘胸,不发一语的瞪着他。

  馨儿站在她身边,疑惑的来回看着他们俩,不知道少爷哥哥和嫂嫂两个人为什么都不说话?不过看到少爷哥哥她还是很高兴。

  “哥哥。”她甜甜的叫道。

  “馨儿乖,吃过饭没?”皇甫世伸手揉了揉馨儿的头。

  “吃过了,不过嫂嫂还没吃,她一直睡到刚刚才起床,早膳和午膳都没有吃。”馨儿认真的说。

  “那馨儿帮哥哥去跟柱子哥哥说,叫他送点东西过来给嫂嫂和哥哥吃好不好?哥哥和嫂嫂都肚子饿了。”他柔声对馨儿说。

  “哥哥和嫂嫂一样都没吃饭吗?”馨儿瞠大双眼。

  “对。”他点点头。

  “好可怜喔。馨儿现在就去找柱子哥哥,叫他送好多东西过来给哥哥和嫂嫂吃。你们等馨儿,馨儿一下子就回来。”说完,馨儿立刻转身跑了出去。

  “你是真没吃,还是假没吃?”赵楠皱眉问他。

  “先前没胃口。”他简单解释了一下。

  她听完倏然冷笑一声,冷嘲热讽的说:“昨晚是想寻死,今天是想饿死,早知道你这么想死,昨晚就该劝铁鹰用不着回去找你了。”

  皇甫世一愣,遏制不住的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牙齿白吗?”

  “噗!”皇甫世喷了一下,瞬间由轻笑变成哈哈大笑,整个人笑得东倒西歪。

  他这一生从没像现在笑得这么开心过,她真的是……真的是……

  他又笑了好一会儿,这才停下欢快的笑声,然后带着满脸的笑意,认真而温柔的凝视着她,“赵氏阿楠,你愿意嫁予我皇甫世为妻吗?”

  赵楠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整个人都傻住了。

  半晌后,她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带着一脸试探的表情小心翼翼问道:“你的伤口是不是发炎了,引发高热,脑子不小心烧坏了?”

  “哈哈哈……”他忍不住又大笑出声,笑得差点岔气。“你别再逗我发笑,再笑我的伤口可能真的又要流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