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不,别听他的命令,你去帮他,我和馨儿是无关紧要的人,不是他们的目标。你们保重!”赵楠迅速说道,说完便抱着馨儿转身,头也不回的钻进一旁的暗巷。

  既然皇甫世有情有义,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保护她们姑嫂二人,她就不能成为他的累赘或包袱。

  她心想着,却听见后方传来他的声音——

  “铁鹰,去保护她们。”

  “少主——”

  “这是我的命令!快点去!”

  那个笨蛋!赵楠在心里骂道,然后听见身后传来一串脚步声。

  “继续往前跑,别停下来。”铁鹰赶了上来,伸手将馨儿从她怀里抱过去。

  “你为什么要听他的话?我这边很安全,你回去帮他。”她恼怒的低吼,想将馨儿从他怀里抢回来,他却动作敏捷的一闪而过,眨眼间已大步走在她前方。铁鹰闷不吭声,脚下速度加快。

  “铁鹰,他是你的主人,他才是你应该保护的对象。”她一边追着他,一边不放弃的说服他。真的很担心皇甫世那边的状况,在她转身离开之前,至少已有五个敌人现身,他一个人要怎么应付?

  如果对方再来更多人的话……她简直难以想像那后果。

  “铁鹰,你想害死皇甫世吗?”她怒声质问奔走在她前方的男人,朝他严厉的怒斥道:“他是你的主人,之前才受过重伤,你怎么能该死的丢他一个人面对那么多敌人,你错误的决定会害死他的。现在回去救他还来得及,你——”

  “你闭嘴!”铁鹰倏然咬牙迸声道。

  “我偏不!”她直接和他杠上,变本加厉的继续说:“你一定会后悔的,如果皇甫世死了,你也别想好过,因为你会被后悔和自己的愚蠢深深折磨至死,皇甫家的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个脑袋僵硬、食古不化的大笨蛋!”

  奔走在前方的铁鹰猛地停下脚步,让紧跟在他身后的赵楠险些一头撞上他。

  她急忙停下步伐,后退一步抬头瞪向他,挑衅道:“怎样?想打架吗?”

  她话声刚落,就见他一步朝她跨来,在她来不及后退或惊叫中举起手刀,一刀砍在她颈后,让她在感觉到疼痛的瞬间即失去意识,坠入黑暗之中。

  铁鹰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捞住,然后弯腰将她顶在肩膀上扛了起来,一手抱着已经吓呆的馨儿,健步如飞的往前方暗巷疾驰而去。

  少主,您一定要撑住,等铁鹰去找您。

  少主,铁鹰绝对不会让赵氏受伤,一定会听您的命令将她们俩保护好的。

  少主,您一定要等属下,一定要。

  少主,等铁鹰!

  赵楠醒来时,第一个感觉便是她的颈部疼痛不已。是落枕吗?这个想法才在她脑中一闪,她便浑身一僵的立刻睁开眼睛,从床铺上翻坐了起来。

  眼前是一间完全陌生的厢房,不是原本小院里三间厢房的任何一间,光是铺在几上的桌巾便是绣花又绣鸟的织锦,屋子明显富贵奢华宽敞许多,但她根本没心思去比较探索这些,心里只念着一件事、在乎一件事,那就是皇甫世现在在哪里?是否安然无恙,还是……

  她迅速下床,往房门外冲了出去,同时扬声大叫他的名字。

  “皇甫世?皇甫世!”

  她希望他在听见她的叫唤后能出现在她面前,又或者有人能出现告诉她,他现在在哪里?他不可能会有事的,对不对?

  这个庭园好大,假山怪石、长廊曲道、石桥小溪,无一不彰显其富贵荣华,但为什么她一路走来却看不见任何一个人,连个让她问路的人都没有,人都跑到哪儿去了?

  “皇甫世你在哪里?皇甫世!”她扬声大叫,带点怒意,带点惊慌无措。

  “嫂嫂!”馨儿带着喜悦的声音突她后方响起,她迅速转身,就见馨儿欢天喜地的朝她跑了过来,瞬间扑进蹲下身来的她怀里。

  “嫂嫂,你醒过来了,你把馨儿吓坏了,馨儿怎么叫你你都不醒,馨儿好害怕。”馨儿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告诉她。

  “馨儿不怕。”她安抚馨儿一句,然后紧接着问道:“告诉嫂嫂,你有没有看到少爷,知道少爷人在哪里吗?”她急得心有些隐隐作痛。

  “馨儿没有看见哥哥。”馨儿摇头道。

  赵楠一颗心顿时冰冷的往下沉。

  “阿楠姐。”

  柱子的声音传进她耳里,她猛然抬头看去,只见柱子正越过庭院中一丛又一丛的花树,顺着小径朝她靠近。

  她迅速起身迎向他,无法掩饰内心里的焦急与搛忧。

  “柱子,你知不知道少爷现在人在哪里?有没有受伤?人好不好?”

  大概感受到她心急如焚的担忧,柱子也没废话,直接回答道:“少爷受了点伤,正在不远处的厢房里休养着,听说阿楠姐醒过来正在找少爷,便遣小的过来领你过去。阿楠姐,走这边。”

  “他伤得严重吗,请大夫了没?”赵楠牵着馨儿的手跟着柱子走,一边沉声问道。

  “请了,不过少爷受的是刀伤,大夫也仅能开些补气血的药,幸好大人早已替少爷的伤口上过药也止了血,休息几天便能无碍。”柱子口中的大人自然是铁鹰无误。

  “铁鹰那混蛋也在吗?”赵楠忍不住咬牙追问,没忘记那家伙把她打晕的事,她的颈部还痛着呢!

  “呃……大人刚刚才离开庄子。”柱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哼,算他聪明,溜得快!”赵楠冷哼道,旋即又问柱子,“这里是哪里?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我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这里是皇甫家在泉州福县里的一处庄子。”柱子开口答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