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难道不是吗?我的手只是划了一道小伤口而已,而且这还是拜你所赐,你竟然二话不说立刻想找别的厨娘来取代我,你真是好狠的心呀,皇甫少爷!”她气呼呼的说。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皇甫世有些恼怒的瞪着她说。

  “你不是说累吗?现在手又受了伤,伤口不能碰水,我再找个厨娘不是为了取代你,而是让你有时间休息和养伤。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

  “啊,是这样吗?呵……呵呵……”赵楠呆了一下,顿时干笑出声,然后抱拳躬声赔罪道:“是我误会您了,皇甫少爷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小的计较了可好?”

  “不好!”皇甫世冷声应道。

  “唉,别这么小气嘛。”

  “你求我呀。”

  “求你。”

  “没有诚意。”

  “求求你。”

  “多一个字就叫有诚意吗?”

  “那——求求求求你。多三个字应该可以了吧?”

  她一脸期盼的表情,圆睁的双眼中带了一抹调皮的色彩,明明亮亮娇美动人,让皇甫世差点看傻了眼。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人也突然感觉有点热,急忙撇开眼,朝房门外的方向扬声唤道:“柱子。”

  “少爷,您找我?”柱子立刻从门外小跑进来,手上还抱着馨儿。

  馨儿一看见赵楠,立刻眼泛泪光的哭道:“嫂嫂的手流血了,痛不痛?哥哥,嫂嫂的手流血了。”

  还不忘转头对皇甫世打小报告,深怕哥哥不知道。

  “嫂嫂不痛,馨儿乖,不哭。”赵楠柔声安抚她,伸手想将她抱过来,怎知一旁却伸来另外一双手,先她一步将馨儿从柱子手上抱走。

  她看向那双手的主人,怎知却莫名其妙的被狠瞪一眼。

  “你忘了自己的手还受着伤吗?”皇甫世冷声说。

  “又不是多大的伤口。”她不以为然的嘟囔了一句,结果又被瞪了一眼。皇甫世转头对柱子吩咐道:“阿楠的手受了伤,暂时无法掌管厨房,你到附近打听一下,有没有哪家大娘或大婶愿意到咱们院子掌厨房的,帮忙准备三餐,暂定半个间,月银三两。”

  “是,少爷。”柱子点头应道。

  “还有,在找到新的厨娘之前,三餐暂时由你从外头买回来,但记住别在同一间酒楼或饭馆进出两次以上,免得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明白吗?”

  “小的明白了。”柱子用力点头。

  “去吧。”皇甫世挥挥手,柱子立即领命转身去办事。

  “其实早上让我多歇两个时辰,厨房要用的肉呀菜呀让柱子去置办,午膳和晚膳我还是应付得来的。”赵楠忍不住认真的开口。

  “你的手受伤了。”皇甫世白她一眼道。

  “只是小伤。”

  “小伤也是伤。”他又瞪了她一眼。

  赵楠被瞪得莫名其妙,心想着大少爷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干么老瞪她呀?她有得罪他吗?算了,懒得理他了,她现在只想回房间去睡觉。

  “少爷还有事交代吗?如果没事,民妇可不可以回房休息了?”她开口问道。

  “去吧。”他挥了挥手。

  “嫂嫂——”馨儿伸手呼唤,想要跟她一起走,却让皇甫世出声截断。

  “馨儿乖,嫂嫂手受伤流血了需要休息,你留在这里陪哥哥,让嫂嫂去休息好不好?”

  他柔声对馨儿说,让赵楠有些惊异,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听见他和馨儿说话的声音,当真温柔不已。

  “好,馨儿不吵嫂嫂,嫂嫂要好好休息。”馨儿乖巧又懂事的点头道,让赵楠忍不住弯下腰来,在她的小脸蛋香上一记。

  “馨儿好乖。”她微笑道,在直起身后认真的对皇甫世道了声谢谢,这才转身离开,朝自己和馨儿的厢房走去。

  进房,关门,上床,躺下,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她便已失去意识,整个昏睡过去,真的是太累了。

  睡了一整个下午,赵楠晚上显得精神百倍,在说了一个床头故事将馨儿哄睡之后,顿时闲得不知道要干啥,只好拿起她非常不在行的针线替馨儿补衣裳,还好二更天敲过一会儿之后皇甫世就来了。

  “你来啦。”看见他出现,她开心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