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可是馨儿记不起来了……”馨儿泫然欲泣的看着她。

  “没关系,记不起来就记不起来,馨儿别哭。”她赶紧将馨儿拥进怀里,轻拍着她,柔声细语的安抚她道,结果怀里的馨儿却在这时突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她低头急问。

  “馨儿想到了,哥哥还问馨儿嫂嫂是谁和哥哥是谁。”馨儿有些兴奋的说。

  “什么意思?”她愣住,然后疑惑的问:“少爷问馨儿嫂嫂是谁吗?”

  “嗯。”馨儿用力的点头。

  “那馨儿怎么回答?”

  “馨儿说那是嫂嫂。”

  “然后呢,少爷说什么?”

  “少爷哥哥没说什么,只是笑,然后会问馨儿他是谁,馨儿说是少爷,少爷哥哥就摇头,馨儿说是少爷哥哥,少爷哥哥也会摇头说不对,直到馨儿说是哥哥,少爷哥哥才会笑着说对,说馨儿好聪明。”

  “然后呢?”

  “然后少爷哥哥就会叫柱子哥哥去街上买好多好漂亮、馨儿好喜欢的东西送馨儿。哥哥对馨儿好好,馨儿好喜欢哥哥。”

  赵楠顿时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搞不清楚那位大少爷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少爷、少爷哥哥和哥哥之间哪有什么差别,不全都是他?他在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些什——

  她脑袋突然一个喀噔,瞬间想通了一切,差点没破口大骂,他竟然在吃她豆腐、占她便宜。

  哥哥、嫂嫂,那不是一对吗?马的,他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占她这种便宜到底有什么好处,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神经病!

  馨儿认真的想了一会,陆陆续续又想到几个她的少爷哥哥曾经问过她的问题,在赵楠听来都是一些无关紧要、闲话家常的问题,所以,他和馨儿聊天单纯只是聊天,并没有什么其他目的对吗?

  其实想一想,就算他有什么目的,想从馨儿那里探问有关她的事,她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唯一不可告人的只有她是穿越人这件事,但这事除了她自己之外,压根就没人知道,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想通这一点,赵楠也就不再疑神疑鬼,任由馨儿和大少爷亲近,也顺便让大少爷帮她带孩子,因为她真的没那个精神应付馨儿。

  好累,她真的好想睡觉,自从那晚有人闯入小院之后,皇甫大少爷便每晚都宿在她房里。当然不同床,而是在窗台下置了张软榻,但即使如此,房里突然多一个异性还是让她夜夜难以入眠,睡不安稳。

  这样的日子到底还要过多久呀?她昏昏欲睡的想着,手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她忍不住痛叫出声,整个人顿时惊醒过来。

  她低头一看,只见左手食指一片通红,血流如柱。她竟因为没专心切菜,把自己的左手食指切了一个大口子……

  “嫂嫂。”馨儿这时从厨房门外跑了进来,满脸开心的笑容在惊见她流血的左手后,蓦然僵住,然后转身就跑,口里还大声嚷嚷的叫道:“嫂嫂流血了、嫂嫂流血了,哥哥,嫂嫂流血了。”

  赵楠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轻叹一口气,心想着真是个小傻瓜,她流血了,跟大少爷讲干么?和柱子求救还差不多,同为奴仆的柱子至少还会去找药来给她抹伤口。相反的,大少爷哪有那个闲情逸致来管她这个厨娘流不流血呀?说不定还会怪

  她没处理自己的伤口,沾了食物而找她麻烦哩。馨儿这样嚷嚷帮不了她,可能还会害到她呀。

  才这么想完,皇甫世已出现在厨房门口,大步的朝她走来,脸上表情冷得有些吓人,他伸手一把扣住她流着血的左手。

  “我绝对不会让血沾到你的膳食,我发誓。”她迅速保证道,只求他能息怒。

  “你现在还有心情管膳食?都流了这么多血,你——”皇甫世有些怒不可遏的狠瞪她一眼,然后再迸出一句“跟我来”,就这样扣着她的左手手腕,将她拉出厨房,笔直的朝他的厢房走去。

  “你要拉我去哪儿?我还要准备午膳。”

  “连切个菜都能把自己的手切了,你这样笨手笨脚的要怎么准备午膳?”皇甫世转头又瞪了她一眼,怒声说道。

  “我哪里笨手笨脚了?”

  “切菜都能切到自己的手,还不叫笨手笨脚,要怎样才叫笨手笨脚?”

  他冷哼道,将她拉进他敞开房门的厢房内,把她按坐在几边的椅子上,转身从一个木柜抽屉里拿出一瓶藏青色小瓷罐。

  他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块干净的帕子,小心翼翼擦去她手上的鲜血,找到食指指腹上那约有一公分长的伤口后,眉头紧蹙的将瓷罐内的白色粉末敷在上头。

  她不知道那白色粉末是什么药,但止血功效相当明显,伤口一被那粉末覆上血就停住了,一点都没再流出来,比云南白药还有效。

  “这是什么药,这么有效?”她好奇的问。

  “毒药。”皇甫世冷冷地说。

  “不知少爷您在生什么气,民妇有得罪您吗?”她忍不住撇唇道。

  “你是怎么做事的,切菜也能切到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