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她微笑着说,接着将现代公司股分的概念说给他听,她相信以他的聪明智慧,加上她的浅见点拨,要解决皇甫家现在盐务营运上所面临的困境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才对。

  赵楠仰躺在床上回想着下午与皇甫世的那一席谈话,身旁的馨儿已经睡着了,她却躺了半晌还毫无睡意。

  四周一片宁静无声,隐约间,她似乎听见远处传来打更人打更的声音,敲了三下,三更天了,而她竟然还醒着睡不着觉,是怎样?

  正当她躺在床上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失眠而生起闷气时,她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一道黑影以飞快的速度转身阖上房门后,又朝她这边扑了过来。

  一切来得既突然又快速,简直是眨眼间的事,她惊觉想尖叫救命时,对方已一把捣住她的嘴巴。

  “嗯嗯——”

  “别动,是我,皇甫世。”

  妈的,这破病少爷是想吓死谁呀?半夜闯进她房间里,还对她动手动脚的,甚至命令她别动?她就偏要动。

  “有人闯进来了。”

  她倏然静止,然后伸手将他捣在她嘴巴上的手拿开,以气音问道,“什么人?小偷或是来找你的人?敌人?”

  “不像小偷。”

  那就是来找他的敌人了。赵楠在心里忖度着,然后小声问他,“你要我怎么做?”

  “有办法让他们在阆进来之前就放弃离开吗?”

  赵楠思索了下,随即点头,也没去想在黑暗之中他能否看得到她点头的动作。她微微转身,贴在馨儿的耳边,一手轻覆在馨儿的嘴巴上,一手轻轻地摇醒她,同时柔声对馨儿说:“馨儿,叫娘。”

  “娘?”半梦半醒的馨儿发出呓语轻声。

  声音太小了。她顿时有些着急,因为她已听见房门外传来些许声响,那些贼人正往她的厢房靠近中。

  “馨儿,大声点,叫娘。”她贴在馨儿耳边再度引导的说。

  “娘?”

  半梦半醒的馨儿听话的将声音加大了一些,但赵楠一点也不确定外头的人是否能听见,而且也没时间让她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孩子的爹,你压到咱们闺女了,睡过去一点。”她以带着浓重睡意的嗓音开口道,然后又伸手拍了拍皇甫世,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孩子的爹,睡过去一点啦。”她微带脑怒的喊出声音,接着迅速贴靠向皇甫世,在他耳边以气音指点道:“你也发出一点声音呀,唔一声也行,快点!”

  “唔。”皇甫世从善如流的发了一个唔声,躺倒在床上的赵楠则配合的弄出一个翻身的声音。

  “唔什么唔,睡得跟死猪一样!”她再度开口,这回语气中有着抱怨,说着还用力的拍了他两下,发出啪啪两声巨响,听起来就觉得好疼。

  房内安静了下来,门外也是一片静默,赵楠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等待着,侧耳倾听外头的动静。

  “娘?”床上的馨儿突然在睡梦中呓语出声,差点把她吓得心脏病发。

  “乖乖,娘在这儿。”她咕哝的应道,伸手拍了拍馨儿。

  房里再度陷入一片沉静中,房门外依旧静谧无声。

  那些人到底走了没?赵楠并不知道,只知道身旁的皇甫世没动,所以她也不敢乱动一下。

  过了一会,外头突然传来些许声响,像是有人在低声说话,赵楠听不清楚那声音在说些什么,但有练武的皇甫世却听得很清楚。

  “走吧,应该是寻常人家的一家三口。”那人低声说。

  皇甫世闻言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嘴角,然后一路听着那两人的动静,直到他们翻墙离去为止。不过他依然安静不动,一方面为防那两人的离去只是为了诱他现身;另一方面则因留恋从赵楠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

  孩子的爹……

  想起她刚才对他的称呼,他的金有一丝莫名的触动,似惊又似喜,感觉有点说不出来,但绝无一点被冒犯或不悦的情绪。

  他是皇商皇甫家的少主皇甫世,身分高贵,足以匹配皇家公主,像她这么一个嫁过人的高龄村姑寡妇,照理来说该与他毫无交集,即使有交集,他也应该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才对,可是现在的他是怎么一回事,竟然留恋起对方身上的香味,还堂而皇之的占人便宜、吃人豆腐,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们走了吗?”她突然用气音问道,湿润温暖的气息瞬间拂上他耳朵,让他忍不住轻颤了一下,感觉整个脸都热了起来。

  他迅速直起身,向后退去,拉开两人的距离,然后稍微稳定了一下心情与思绪才冷静地轻声回答她的问题。

  “没再听见声音,应该是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