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皇甫少爷老实告诉她,他在不久后即将离开,因而才问她将来有何打算,是否愿意受雇于他,与他一起离开,继续做他的专属厨娘与谋士?

  皇甫少爷在听闻她在李家村所展现的智慧后,对她崇拜不已——她是这么觉得啦,然后打算三顾茅庐聘她为幕僚谋士,好帮他处理皇甫家现在所面临的处境。

  皇甫少爷虚心求教的跟她说明了现在的皇甫家其实内忧外患,内有家贼内神通外敌,外自然是竞争对手的无所不用其极,并告诉她,他其实并不是生病,而是被内奸设计所重伤,才会躲到福凉城来养伤。

  可怜的皇甫少爷,竟然被逼得受了重伤也有家归不得,于是看在这些日子来他不难侍候又出手大方的分上,她决定帮他想想办法,给点个人浅见什么的,但帮不帮得上忙她不能保证,所以他也用不着给她什么赏赐,只希望在他们离开后,她能继续住在这个小院里,她愿意支付租金,只求他们租金别开太高。

  皇甫少爷不置可否,直接进入主题问她看法。

  “内鬼是一定要抓出来的,但你们也不能因此而一昧的姑息养奸,盐商那边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完全是你们自己纵容出来的,怪不了别人。”她不客气的点评道。

  “如若是姑娘,你会怎么做?”

  “一发现苗头不对就该将它掐死。”

  “打草惊蛇又如何?”

  “惊了就惊啦,总比你不惊他,让他安心的吃饱喝足,养虎为患来得好吧?想不打草惊蛇,你得先确定对方只是条蛇,不惊他,你便能轻易的抓到他,当他是只老虎时,你还怕什么打草惊蛇呀?”她没好气的说。

  皇甫世从没听过这种论点,顿时有些呆滞,但想一想又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原来他和父亲一开始便错了,姑息养老虎……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无用,得想办法收拾那些狐假虎威,狼狈为奸的盐商才行。该怎么做呢?”

  赵楠眉头轻磨,一脸认真的思索着,两只手肘撑在桌面上,其中一只撑着下巴,另一集则是伸出食指不断地点着头,好像这么点下去就能将办法点出来一样。

  皇甫世第一回看见她如此自然的模样,没有一丝拘束,也没有一丝作假,虽仍梳着妇人头,没施脂粉,除了头上的木簪子,身上无其他饰品,衣着颜色也显得暗沉、样式老气、料子粗糙,却无法掩饰她的年轻与姣好面容,不过最吸引他的却是那双充满智慧的明亮双眼,真是动人啊。

  “我想来想去,现在也只有两个办法。”赵楠在沉思了好一会儿后,蓦然开口道。

  皇甫世有些惊喜,他认为只要能想到办法就很厉害了,她竟然不仅想到了办法,还想了两个。

  “请姑娘指教。”他有些迫不及待。

  “一是强势介入,破而后立。二是合纵连横,双管齐下。”

  “盐乃生活之必须,强势介入恐祸及无辜百姓,如能避免,我希望能尽量避免。”

  “那就只剩下第二个办法,合纵连横了。”

  “何谓合纵连横?”

  “一堆小盐商联结成一个势力,对抗你皇甫家这个大势力的作法便是合纵,而连横则是小盐商与皇甫家联盟,以求苟安。”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明面上与皇甫家连横,暗地里却是合纵对付皇甫家。敌暗我明的情况下——”

  “咱们难道不能化明为暗吗?”赵楠直接打断他说。“不要用皇甫家的名义,找几个人假扮几家盐商,先混进合纵势力里,在势力里各自分化合纵力量,等掌握各势力再来连横,这样要收服那些乱象便简单多了。”

  “但事后若让那些人知道背后是我皇甫家指使的,难保那些人不会再造乱反扑。”

  “所以不管是合纵或连横都不能只是口头上或简单的合作条约,必须要有实质利益上的瓜葛才行,一旦将大伙都绑在一条船上之后,他们要如何造乱反扑?”

  “就怕那些人胃口太大,根本就不在乎那点蝇头小利。”

  “一笔钱也许是蝇头小利,但每月或每年都有一笔可领,甚至只要他们越为皇甫家卖力领得就越多呢?”赵楠勾唇微笑。

  “姑娘这话的意思是?”

  “皇甫家每年从盐务上赚的钱应该很多吧?拿出百分之三或百分之四五的营利与盐商们共享,以求永久性的和平共处与合作,应该很值得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