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皇甫世第一回看见她如此自然的模样,没有一丝拘束,也没有一丝作假,虽仍梳着妇人头,没施脂粉,除了头上的木簪子,身上无其他饰品,衣着颜色也显得暗沉、样式老气、料子粗糙,却无法掩饰她的年轻与姣好面容,不过最吸引他的却是那双充满智慧的明亮双眼,真是动人啊。

  “我想来想去,现在也只有两个办法。”赵楠在沉思了好一会儿后,蓦然开口道。

  皇甫世有些惊喜,他认为只要能想到办法就很厉害了,她竟然不仅想到了办法,还想了两个。

  “请姑娘指教。”他有些迫不及待。

  “一是强势介入,破而后立。二是合纵连横,双管齐下。”

  “盐乃生活之必须,强势介入恐祸及无辜百姓,如能避免,我希望能尽量避免。”

  “那就只剩下第二个办法,合纵连横了。”

  “何谓合纵连横?”

  “一堆小盐商联结成一个势力,对抗你皇甫家这个大势力的作法便是合纵,而连横则是小盐商与皇甫家联盟,以求苟安。”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明面上与皇甫家连横,暗地里却是合纵对付皇甫家。敌暗我明的情况下——”

  “咱们难道不能化明为暗吗?”赵楠直接打断他说。“不要用皇甫家的名义,找几个人假扮几家盐商,先混进合纵势力里,在势力里各自分化合纵力量,等掌握各势力再来连横,这样要收服那些乱象便简单多了。”

  “但事后若让那些人知道背后是我皇甫家指使的,难保那些人不会再造乱反扑。”

  “所以不管是合纵或连横都不能只是口头上或简单的合作条约,必须要有实质利益上的瓜葛才行,一旦将大伙都绑在一条船上之后,他们要如何造乱反扑?”

  “就怕那些人胃口太大,根本就不在乎那点蝇头小利。”

  “一笔钱也许是蝇头小利,但每月或每年都有一笔可领,甚至只要他们越为皇甫家卖力领得就越多呢?”赵楠勾唇微笑。

  “姑娘这话的意思是?”

  “皇甫家每年从盐务上赚的钱应该很多吧?拿出百分之三或百分之四五的营利与盐商们共享,以求永久性的和平共处与合作,应该很值得吧?”

  她微笑着说,接着将现代公司股分的概念说给他听,她相信以他的聪明智慧,加上她的浅见点拨,要解决皇甫家现在盐务营运上所面临的困境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才对。

  赵楠仰躺在床上回想着下午与皇甫世的那一席谈话,身旁的馨儿已经睡着了,她却躺了半晌还毫无睡意。

  四周一片宁静无声,隐约间,她似乎听见远处传来打更人打更的声音,敲了三下,三更天了,而她竟然还醒着睡不着觉,是怎样?

  正当她躺在床上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失眠而生起闷气时,她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一道黑影以飞快的速度转身阖上房门后,又朝她这边扑了过来。

  一切来得既突然又快速,简直是眨眼间的事,她惊觉想尖叫救命时,对方已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嗯嗯——”

  “别动,是我,皇甫世。”

  妈的,这破病少爷是想吓死谁呀?半夜闯进她房间里,还对她动手动脚的,甚至命令她别动?她就偏要动。

  “有人闯进来了。”

  她倏然静止,然后伸手将他捣在她嘴巴上的手拿开,以气音问道,“什么人?小偷或是来找你的人?敌人?”

  “不像小偷。”

  那就是来找他的敌人了。赵楠在心里忖度着,然后小声问他,“你要我怎么做?”

  “有办法让他们在阆进来之前就放弃离开吗?”

  赵楠思索了下,随即点头,也没去想在黑暗之中他能否看得到她点头的动作。她微微转身,贴在馨儿的耳边,一手轻覆在馨儿的嘴巴上,一手轻轻地摇醒她,同时柔声对馨儿说:“馨儿,叫娘。”

  “娘?”半梦半醒的馨儿发出呓语轻声。

  声音太小了。她顿时有些着急,因为她已听见房门外传来些许声响,那些贼人正往她的厢房靠近中。

  “馨儿,大声点,叫娘。”她贴在馨儿耳边再度引导的说。

  “娘?”

  半梦半醒的馨儿听话的将声音加大了一些,但赵楠一点也不确定外头的人是否能听见,而且也没时间让她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孩子的爹,你压到咱们闺女了,睡过去一点。”她以带着浓重睡意的嗓音开口道,然后又伸手拍了拍皇甫世,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孩子的爹,睡过去一点啦。”她微带脑怒的喊出声音,接着迅速贴靠向皇甫世,在他耳边以气音指点道:“你也发出一点声音呀,唔一声也行,快点!”

  “唔。”皇甫世从善如流的发了一个唔声,躺倒在床上的赵楠则配合的弄出一个翻身的声音。

  “唔什么唔,睡得跟死猪一样!”她再度开口,这回语气中有着抱怨,说着还用力的拍了他两下,发出啪啪两声巨响,听起来就觉得好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