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嗯。”馨儿用力的点头。“馨儿不叫少爷就会生气,少爷生气了,嫂嫂和馨儿就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少爷跟你说的?”

  “不是,是柱子哥哥跟馨儿说的。”

  那根柱子……这对主仆俩到底在搞什么鬼?赵楠不由自主的蹙起眉头。

  “嫂嫂,馨儿真的不能叫少爷哥哥吗?那如果不叫了,少爷生气了,要赶嫂嫂和馨儿走怎么办?”馨儿一脸忧愁的说。

  “既然是少爷让馨儿叫他哥哥的,那馨儿就叫吧。”

  她决定从善如流,因为银子还没赚够,更因为光脚不怕穿鞋的,她又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就不相信这破病少爷有什么好设计她,或想从她这儿得到的。

  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啦。连穿越这么夸张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都不怕了,还怕区区一个廉弱的破病少爷吗?

  “真的可以吗?嫂嫂刚才不是说不可以?!”馨儿的脑袋都被搞乱了。

  “咱们住在这里都要听少爷的话,少爷说可以就可以,所以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咱们一定要听少爷的话,不能让少爷生气,赶嫂嫂和馨儿离开这里对不对?”她柔声对馨儿谆谆教诲。

  “嗯。”馨儿用力的点头,嫂嫂这样说她就听懂了。

  “馨儿好乖。”赵楠用力的抱了她一下,赞美道。

  “好了,嫂嫂要去工作了,馨儿自个儿去玩或是去练字,千万不能离开这个小院喔。”

  “馨儿知道,嫂嫂放心。”

  赵楠拍拍她的小脸,提起脚边的菜篮朝厨房的方向走去,着手准备午膳。

  她到这小院里专任破病少爷的厨娘已有月余时间,这差事让她获益的不只有包吃包住,工作轻松待遇高这些明面上的好处,因为她还意外发现了一个大优点,那就是她有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思考她的创业大计,并且开始着手准备。

  前世的她是个演员,专长是演戏,穿越到这里总不能去做个戏子,所以她还在李家村时,就已经把希望放在她前世喜欢做些西点面包之类的小点心这个兴趣上,打算靠它来发财致富。

  所以这一个多月来,她只要有时间就会窝在厨房里研究各式点心的制作,馨儿自然也就成了她的最佳实验对象,偶尔柱子也会跑来点评一下,她没想到的是竟然连破病少爷都不知何时成了她的试吃员,而且还喜欢上女人们无法抵挡的蛋糕。

  破病少爷不仅虚弱得像个女人,连饮食的爱好都如同女人呀?真是太有趣了!

  “你在笑什么?”

  “啊?没有。”赵楠瞬间回神,赶紧摇头答道,惊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她这是在发什么傻呀,竟然在侍候少爷用餐时恍神,恍神也就罢了,恍神的原由还是在暗自嘲笑坐在她面前的大少爷,这若让少爷知道了,她不乐极生悲才怪,真是太危险了!

  “我两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你在笑什么?”皇甫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再度问道。

  这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吗?赵楠有些无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只好赶紧找个理由,“民妇是看少爷近来气色比前些日子好上许多,心里开心,这才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你还真是会说话。”皇甫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民妇说的全是事实。”赵楠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诚恳得像是真的一样,然后忽然发现自己的演技在这段时间又更上一层楼了,因为不必看脚本都能即兴演出啊。

  “是不是事实只有你自己知道。”皇甫世看了她一眼。

  赵楠立即低眉顺目的装实诚。

  “说说你将来有什么打算?”皇甫世突然又问。

  “啊?”赵楠倏然抬起头来。

  “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身边还带了一个年幼的小姑子要抚养,娘家看样子也回不去了,你将来有何打算?”皇甫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赵楠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也没想到破病少爷会突然关心起这个问题。这应该算是她个人的私事吧?他这么问合理吗?但想了一下,他现在是她的主子,不合理也合理啊。再一次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谢谢少爷的关心,民妇虽年轻便守了寡,还有个小姑子要抚养,但老天着实对民妇不错,先有李家村村民热心的照顾,后又遇上少爷这么体恤下人又大方的主子,民妇已经很知足了。”她感激涕零的说。

  “我问的是你将来有何打算,别文不对题。”

  赵楠差点被嘻到,抬头就见大少爷正似笑非笑的瞅着她看,双眼明亮、气色红润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破病的样子?

  “你也别装了,我知道你不是寻常人。”皇甫世微笑的对她说。

  “啊?”赵楠一阵呆滞。

  “李家村的事我都听说了,那些事可不是寻常人做得出来的,所以你也别藏掖着,咱们今儿个就敞开天窗说亮话。”

  皇甫世随即又指了下桌边的椅子对她说了句,“请坐。”

  姿态竟是与她平等的,没有主仆之分,更没有轻瞧她是个女人或寡妇的身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