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属下遵命。”

  “好了,你下去吧,帮我叫柱子进来,我有事要交代他。”

  铁鹰躬身行礼,安静地退出皇甫世的房间,然后在厨房门外找到一脸垂涎三尺,双目紧盯着厨房内,连他都站到他身边了,却丝毫没有察觉的柱子,他一巴掌往柱子后脑杓拍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竟敢擅离职守!”

  “啊,大人,您来啦?小的绝对没有擅离职守,也没有偷懒,这是少爷交代小的做的事。”柱子将他拉到一旁小声的对他说。

  “少爷交代的事?难道少爷要你监视赵氏?”铁鹰瞪眼道。

  “不是不是。”柱子闻言赶紧摇头又摇手的说。“少爷是想吃阿楠姐做的点心,这才让小的在这儿盯着。”

  “胡说八道!”

  柱子的后脑杓顿时又挨了一记,让他不得不为自己喊冤。“真的,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大人您若不信可以问少爷。”

  看他一脸委屈的表情,铁鹰有些相信他说的话了,但却想不透少主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少爷若想吃点心,为何不直接吩咐赵氏做?她本来就是来此服侍少爷吃食的厨娘,难道她还敢抗命不成?”他蹙眉道。

  “不是不是,大人有所不知,少爷想吃的不是平常的点心,而是阿楠姐给馨儿做的小点心,那些全是小的从没看过也没听过的,好吃得不得了。因为是没见过也没听过的新奇点心,少爷想吃都不知该怎么说,只好吩咐小的随时注意厨房的动静了。”

  听完柱子的解释,铁鹰顿时有种无言以对加满头大汗的感觉,他智勇兼备、国士无双的少主竟然为了吃点心……竟然……

  他突然感到头有点晕,后悔不该问太多,真是太破坏少主在他心目中英勇无敌的形象了,后悔莫及啊。

  赵楠今天格外开心,原因无他,只因为刚在大街上,她听见了一个令她大快人心的大八卦,是有关她那个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继妹的传闻。

  若不是听闻这八卦,她都忘了她那个继妹今年十五及笄,正是这时代女子议亲嫁人的年纪。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那个狠毒的继母也不知道是怎么教育女儿的,竟然养出个丢脸的,主动跑到人家家里做客就算了,竟还自导自演使计落水,让恰巧同去做客的县府公子所救,然后死活要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

  县府公子听说早有婚约在身,就等两个月后未婚妻及笄,马上就能迎娶进门,哪会如她的意,遂匆匆告辞,打算连夜离开福凉城,怎知她那不要脸的继妹也不知

  从哪得到消息,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城门下去拦截人家,还大言不惭的说出愿做平妻或贵妾的话,顿时惊倒一片人。

  真是世风日下,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事一夜间传遍整个福凉城及其周遭所有城镇与村庄,成了今天大街小巷、贩夫走一午茶余饭后的大笑话。

  但最让她觉得开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因为这事牵扯到福凉城数一数二,有头有脸的富户赵家,也算是丢了福凉城的面子,为此一些不服的福凉城人硬是翻出十余年前的旧事,重提当年林氏如何成为赵家填房,以及现今那位赵二小姐根本不是赵家血脉,说明她既非赵家人,当然也非福凉城人,只是一个有其母必有其女,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没脸东西。

  听到这些评论,叫她怎能不开心呢?果然是恶有恶报,自作孽不可活呀,哈哈哈……

  “嫂嫂,你回来了。”看见她回来,馨儿开心的扑向她叫道。

  “嗯,我回来了。馨儿刚刚在做什么呀?”她揉揉馨儿的头柔声问道。

  “馨儿在练习写字。”

  “真的?馨儿好乖,晚点嫂嫂再做点心给馨儿吃做为奖赏。”

  “那馨儿可不可以吃那个黄黄、软软、香香又甜甜的点心?”

  “黄黄、软软、香香又甜甜?”赵楠愣了一下,不确定馨儿指的是什么。她问道:“馨儿不记得那点心叫什么名字吗?”

  “馨儿不记得了,馨儿只记得嫂嫂说它是鸡蛋做的,但馨儿在里头没看到蛋,也没吃到蛋。”馨儿摇头道,脸上明显有着纳闷不解的神情。

  赵楠忍不住笑了出来。“馨儿说的是蛋糕吗?”

  “啊!好像就是这个名字,蛋糕。”馨儿顿时双眼发亮,用力的点头。

  “原来馨儿喜欢吃蛋糕呀,那以后嫂嫂常做给你吃。”她微笑道。

  “不是。”馨儿倏然摇头道,然后对她纠正的说:“馨儿爱吃薯条,蛋糕是哥哥爱吃的。”

  “哥哥?”她呆了一下。“柱子哥哥?!”

  “不是,是少爷哥哥。”馨儿一本正经的摇头。

  少爷哥哥?

  赵楠一整个傻眼,目瞪口呆的看了馨儿一会儿,这才猛然回过神来,紧张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遭无其他人后,这才拉着馨儿小声的对她说:“馨儿,少爷就是少爷,少爷的身分很高贵的,你千万不可以随便叫他哥哥知道吗?”

  “可是,是少爷要馨儿叫他哥哥的。”

  “少爷要你叫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