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岁?年纪竟然足足比他小了四岁,看她平常的大婶模样还真是看不出来。皇甫世有些玩味的忖度,然后好奇的问:“她在李家村做了什么?”

  “帮助村民改善农作种植,给予猎户陷阱设计建议、教导交易谈判手段。”

  铁鹰简单的说了一下李家村的改变,以及那些村民对赵楠的感激,向来不苟言笑的他在说起这事时,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平静起来。

  皇甫世沉吟半晌,缓缓地挑唇微笑道:“高深莫测,很有意思的一个女人。”

  铁鹰沉默,知道少主这回是真正对那赵氏寡妇起了兴趣,这让他突然间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女人。

  皇甫家可不是寻常百姓之家,而是以盐务、河运跟海运称霸天下的皇商,在大京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皇上都对他们礼遇有加,不敢轻易得罪这个国家昌荣的财力后盾——而少主皇甫世正是皇甫家的嫡长子,未来皇甫家的掌门人。

  少主的身分不凡,注定要配一个不凡的少主夫人,其身分之高贵绝对不在话下,所以即使赵氏寡妇真以其不凡的聪明才智获得少主的青睐,但其寡妇身分恐怕会让她连以妾室之名都进不了皇甫家的大门。

  这么一个聪慧的女人,因为遇见了少主,却只能这么无名无分的被豢养在外头,这对她似乎有些残忍。

  “你在想什么?”皇甫世忽然问道。

  “没有。”铁鹰立即肃容答道。

  “你对她有兴趣?”

  “属下对赵姑娘没有丝毫感觉。”铁鹰反应迅速。少主有兴趣的女人,他就算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有感觉。

  皇甫世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后,言归正传的问道:“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铁鹰立即点头,沉着的说:“一切正如少主所料,少主遇劫身负重伤,下落不明又生死未卜的消息传回皇甫家之后,几位主事大人除了愤怒不已,与家主一同下令动员一切力量找寻少主之外,暗地里还有一股势力正在酝酿重选新任少主的事。”

  “还真是迫不及待呢。”皇甫世讽剌的说。

  “当初目击那剑剌进少主胸口内的人不少,但没人知道您避过了要害。”一顿,铁鹰有些犹豫地说:“听说夫人在听闻这消息时,当场昏厥了过去,之后好几天皆因忧伤过度而卧在床榻上,起不了身。”

  皇甫世眼神微黯,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地叹息道:“要揪出那隐藏暗处,内神通外鬼的叛徒,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一顿又问:“父亲有何反应?”

  “家主坚信少主绝对不会有事,等伤养好了自会归来。”

  皇甫世忍不住轻笑一声,赞叹道:“不愧是父亲,知子莫若父。”

  “接下来该怎么做?”铁鹰请示道。

  “等。”皇甫世只回了这么一个字。

  铁鹰不确定少主是要等伤势复原,还是等内鬼自己露出马脚,抑或是等派出来找寻他的人找上门来,这个等字让他有些难以理解。不过这才是以十三岁之龄便开

  始辅佐家主掌理家业,暗地里还培养出一批私人死卫的少主,永远莫测高深得让人猜测不出他的下一步会怎么走。

  “南边的情况如何?”皇甫世问。

  “官商勾结,文武串联,小及市井帮派,大及京城贵族,牵丝攀藤无不有关联。”铁鹰据实以报,虽然这个实情好似在打现任皇甫家主,也就是少主父亲的脸。

  “果然如此,这个网布得还真大真毒,似乎料准了咱们不敢冒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险。”皇甫世冷笑。

  “是否要将这消息转告予家主?”铁鹰犹豫的请示。

  “父亲恐怕早已知晓。”皇甫世缓慢地道。

  “家主既早已知晓,怎还容许那些人恣意妄为?”铁鹰不解的问。

  “在幕后主使未浮出之前,一切举动皆是打草惊蛇,之后要想再逮住那人恐怕只会难上加难。”皇甫世摇头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原也认同父亲的作法,无奈那人实在太过狡猾,这么多年下来始终不露一丝马脚,我这次才会兵行险着,以我这一条命来引蛇出洞。”

  “少主着实不该以身涉险,更不该连属下都没知会一声,就让事态发展到如此九死一生的险境,如若少主有个三长两短,要属下如何向家主以及众兄弟们交代?属下恳请少主以后别再这么做了。”铁縻蹙紧眉头沉声道。

  他一直以为这次少主遭劫完全是事发突然,怎知少主竟是早已获知此事,却还以身涉险达成他将计就计的目的,真的是太冒险了!

  “知道了,我这不还好好的活着没有死吗?所以你也不需要向我父亲或你那群兄弟交代些什么了。”皇甫世挥了挥手,有些不以为然的回道。

  铁鹰顿时无言以对。

  “叫铁云他们盯紧点,我要知道那些人对我的生死未卜有何反应。”

  “属下明白。”

  “另外叫人调查一下在两淮地区的场商、运商一共有多少,与咱们皇甫家合作和未合作的分别又各有多少,以及那些人手里大致掌控了哪些灶户,有无招募盐丁自行产盐者,我要知道这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