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工作定了,以后她就要住在这儿了,虽然住处不大也不豪华,但却更贴近她原先所期望的生活环境,因为天知道大宅门里的宅斗有多惨烈,她可一点也不想卷入那种莫名其妙的是非之中。

  现在的她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这份差事至少能持续个一年半载的,这么一来不仅她和馨儿未来住在城里的生活费有了着落,连她想用来扳倒林氏,夺回赵家家产的创业基金可能都有了。

  所以,请老天爷一定要保佑她的大款主子、破病少爷的身子能“慢慢”地康复,慢慢地、慢慢地。

  赵楠的新家里总共有四个半成员,她的大款主子破病少爷是其一,少爷的小厮柱子是其二,她和馨儿是其三、其四,至于剩下那半个便是当初将她带进这院子里的那个人,只是他有点神出鬼没的,好像不住在这家里,但时不时的又能看见他出现在小院。

  那个人的名字叫铁鹰,有点儿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不过好像深得破病少爷的信任,每回出现都会在少爷房里待上许久。

  她至今依然不知道少爷的名字,大伙全跟着铁鹰大人唤他少爷。

  少爷的年纪不大,顶多二十出头,长相俊美,温润如玉,可惜过于苍白羸弱,缺乏男子气概。不过即使如此,他眼神却锐利逼人,每每盯着她看时,都让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充满了不安感。

  奇怪了,自从住进这个小院,接受这份差事后,她可是安分守己、克尽职责、尽心尽力的在做事,既没偷懒,也没对任何人说一句关于这小院里的任何一件事,更别说犯过什么错,这破病少爷老是动不动就瞅着她看是什么意思呀?

  真想朝他吼上这么一句,叫他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她还没傻到跟银子过不去。

  约莫一盏茶前,柱子跑来告诉她少爷找她,.她匆匆赶到,结果却见破病少爷手里拿着她闲来无事做给馨儿吃的炸薯条吃得津津有味,然后问她那是什么东西,用什么做的,又是怎么做的?她二回答他的问题之后,他就这么一边吃着薯条,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搞得她浑身不自在。

  “不知少爷还有没有其他事要吩咐?如若没有,请容民妇告退。”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你似乎有点怕我?”

  “少爷待下人宽厚和气,又体恤民妇带个孩子生活不易,允民妇将孩子带在身边,让民妇感激不尽。民妇从未遇见过像少爷您这么宽厚的主子,对少爷您除了感激之外,就只有尊敬,打从心里由衷的尊敬。”赵楠恭敬道。

  “你很会说话。”少爷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缓慢开口。

  “民妇说的都是实话。”她在心里补了一句。石头的石。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其他主子是如何的不宽厚?”少爷似乎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啊?”赵楠有些傻眼,压根儿没料到他会这么问。

  “怎么了?”

  “除了少爷,民妇没有过其他主子。”

  “所以,你刚说的话其实是阿谀奉承,而不是实话?”少爷挑眉道。

  赵楠顿时有些无言以对,不知道他这样抓包她有何目的?不过表面上她却诚惶诚恐的急忙躬身哈腰道:“民妇这一切都是听人说的,听说那些住在大宅院里的老爷夫人、小姐少爷们,一个个都是难侍候的主子,动不动就打骂下人、要人命的,所以民妇刚才说的真的都是实话,请少爷恕罪,请少爷明察。”

  “我真的可以明察吗?”

  “啊?”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

  “下去吧。”少爷忽然说道。

  “啊?”赵楠不由自主的又一呆,接着赶紧应是,然后带着满怀的莫名其妙退了出去。

  她始终没搞清楚这破病少爷找她过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难道真的就只是想问那薯条的做法不成?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刚才那一串莫名其妙的对话又是从何而来?又或者破病少爷是吃饱太闲了,没事找事做的单纯无聊找她闲嗑牙?

  轻蹙着眉头,她带着一脸疑惑想不透的神情朝她和馨儿居住的左侧厢房走去。

  “你怎么看?”安静的房内,原本半倚在床榻上苍白羸弱的少爷皇甫世忽然挺身下床,开口问道。

  铁鹰突然从床缦后无声无息的走了出来,若是赵楠现在还在这儿,肯定会被吓一大跳,因为她绝对想不到在这房里除了她和破病少爷外,竟然还有第三个人存在。

  “不像在装傻,但明显有伪装。”铁鹰答道。

  “目的?”

  “应是单纯的个人因素,与咱们面对的事件无关。”

  “喔?”

  见少主一脸感兴趣的表情,铁鹰便将近日调查寡妇赵氏所得的一切说出。

  “寡妇赵氏本名赵楠,原是福凉城富户赵家的嫡长女,四年前丧父后失宠,近一年前被手段不凡的继母林氏强势婚配给早已病入膏肓的病书生当冲喜妻,结果花轿刚抬进门,病书生便呒下最后一口气,留下病弱寡母与幼小胞妹予新寡赵氏,约莫半年,寡母又逝,她便一肩挑起养育年幼小姑的责任。

  “赵楠现年其实仅十八,与她平日的扮相不合,但相对于过去几个月她在李家村所展现的聪明才智,后者更值得让人注意与探讨。但无论属下如何调查,她对于咱们而言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局外人,更与少主这回在外遭劫受伤之事毫无关联。”铁鹰沉稳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