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其实你只是搬到城里住而已,距离也不是很远,你若有空可以回来看看大伙,大伙有事进城也可以去看看你和小馨儿,又不是以后都见不着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舍不得的感觉。”

  秦嫂子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叹息道。“城里不比咱们李家村,大伙可以互相照顾,以后你在城里的生活可能会辛苦些,你心里可有数?”

  “我知道。”赵楠轻声回答。

  “知道就好,不过幸好我家小叔子就住在城里,有事你尽管找他帮忙不要紧。他若不肯帮忙,你就来告诉我和你秦大哥,你秦大哥铁定会打到他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秦嫂子信誓旦旦的豪气道。

  赵楠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感激的说:“谢谢你,秦嫂子。”

  “说什么呢?”秦嫂子白她一眼,然后拍了拍她的手催促道:“赶紧收拾要带

  进城里的东西吧,要做的事可多着呢。”

  “嗯。”赵楠点头应道,接着深吸一口气后开始动手收拾明早要带走的东西,一边想着,不知明天过后,等待她的又是怎样的生活?

  她有点忐忑,有点紧张呀……

  情况好似有些诡异。

  赵楠发现自己明明跟着一群人走进大宅院里去应征仆佣,结果进去报了名,让人瞅了几眼又问了一堆问题之后,就被人领着在这座处处雕梁画栋,奇石美园,廊环九转的大宅院转了一大圈,转到她头都晕了眼都花了之后,又从一个小后门被交给另外一个人,转眼来到这间拥有一间明厅、三间内室,外带了个小院子和厨房的平民小院。

  “以后你就住在左侧靠近厨房的那间厢房。”领她到这儿的人说。

  “啊?”她有些呆滞,有些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的差事不是要去服侍一个有钱的重病少爷,住在秦嫂子说这辈子能住上几天就不枉此生的豪华宅第吗?怎么转眼间她就沦落到道么一个寒酸小院子里来了?

  她很想开口问,是不是因为她的模样太像村姑了,入不了有钱少爷的眼,这才被打发到这来?如果是的话,她可以恢复本来面貌,不再扮老扮丑扮大婶来防色狼。

  唉,想一想,之前的她还真是有够傻的,没工作就没收入,没收入就没法生活,都没办法生活了,她还防什么色狼啊?真是吃饱太闲想太多。

  只是她这边还来不及开口,那人却又再度说道:“每月酬劳三两银子,若做得好让主子满意则加二两银子,也就是五两银子,明白吗?”

  赵楠闻言顿时双眼发亮,点头如捣蒜的满口应道:“明白,明白。”

  天啊,地啊,这回当真让她傍到大款了!

  五两银子耶!

  在李家村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她已彻底明白这个时代的金钱对平民百姓而言有多难挣。别的不说,就拿李家村的农户来说,他们平日辛苦耕种,农忙时还得全家出动,倾尽全家之力的连忙上好几个月,最后换来的收入也不过才十两左右的银子而已。

  还有,像秦大哥那样的猎户,在听取她的建议布置种种陷阱狩猎之前,一年甚至连十两银子都挣不到,而她现在只要煮好三餐并为主子煎药,好好的侍候好这位大款主子爷,她一个月轻轻松松就有五两银子的进帐,这叫她怎能不惊喜莫名呢?

  “民妇需要做些什么事,以及注意些什么,请大人尽管吩咐。”她有些狗腿的说道。

  从豪华大宅院走偏门小巷辗转来到这寒酸小院,加上超高的薪水利诱,其实赵楠早已嗅到些许不寻常的气息,但她并不想多管闲事,只想尽本分把工作做好,每月领足那五两银子就够了。所以,确认自己的工作职责范围,以及在这小院里的所有禁行令绝对是必要的。

  她主动的询问让那人似乎感到有些意外,眉头轻挑,眼底闪过一抹赞许之后,开口道:“这院子里的任何人、任何事,你都不许对人提起,包括你的亲人或是街上卖豆腐的小贩都不允许。”

  “民妇会守口如瓶。”赵楠立刻认真的点头保证。

  大概听见她用了四字成语,对方问她:“你识字?”

  “识得。”她坦白回答。

  对方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从怀里拿了张折着的纸张递给她,对她说:“把上头的字念出来。”

  赵楠将手上的纸张展开,发现这应该是张药方,只是治什么病她就不知道了。她听从的将上头写的字二念出来。

  “牛七二钱、北仲三钱、白术三钱、穿山龙五钱、骨碎补三钱、甘杞——”

  “可以了。”那人打断她,又问:“知道这药方是治什么病的吗?”

  赵楠老实的摇头。她前世又不是医学院毕业的中医师,天知道这些中药是治什么病的?

  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似乎想确定她有没有在撒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