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兴宅寡妇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梓……总是让她心疼不已的妹妹……

  为了那个小女孩,她最后还是留了下来,成了这个家徒四壁,徒有书香门第之名的何家寡妇。

  何家说是书香门第一点也不差,即使是身为庶出旁支,竟然祖孙三代就出了一个秀才、一个举人,一个是她的短命公公,另一个就是她的短命夫婿,父子俩一样短命,可她公公在死前至少还留下了一对可以延续他们这一支何家血脉的子女,但她的短命夫婿何浩白却是啥也没留下。

  赵楠的婆婆原本就体虚衰弱,在历经丧子之痛与愧对何家列祖列宗的心理煎熬下,竟在短短的半年后也跟着撒手人寰,留下年仅七岁的稚女何以馨交托给她这个苦命媳妇。

  婆婆在蒙主荣召前一个月总是时醒时睡,醒来精神稍好时就会拉着她的手,泪如雨下的向她忏悔道歉,叨叨絮絮的内容大致如下:

  “阿楠,娘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娘一意孤行,不听浩儿的话,硬要叫你母亲履行承诺,将女儿嫁给我儿,你也不需要受这些苦,一切都是为娘的错。娘不求你原谅,只求你在娘死后别丢下馨儿不管,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一切都是娘的错,是我的错,呜……”

  不过倒也让她得知了这门硬塞到自己身上的亲事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何母和林氏竟是堂姊妹,儿时感情极好,两人各自成亲后也见过几面,还相约了将来有了子女之后要做亲家。

  那时何家家境不错,何老爷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秀才,说不定不久后能中举人,林氏满心欢喜便应了下来,怎知事隔多年风水轮流转,何家竟没落到三餐不继的地步,而反观她林氏却是如此尊贵富裕、高人一等,连她的一双儿女也尊贵无比,那快死的病痨子书生又怎配得上她金贵的女儿呢?于是赵楠这个碍眼的继女便成了代罪羔羊。

  何母并不知此事,直到媳妇都进门了,儿子的丧事也办完,这才得知一切事实,但偏偏她又很喜欢、满意这个懂事、坚强又任劳任怨的媳妇,不想让她离开,便装傻不知,一直到她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女儿即将无依无靠,这才找媳妇忏悔,求媳妇原谅,可怜她那幼小无辜的女儿。

  总而言之,在得到赵楠的原谅,以及再三保证绝不会丢下小姑子不管,等小姑子长大也会替她寻一门好亲事之后,何母终于放心阖眼,与世长辞,何家从此就只剩她们姑嫂两名弱女子当家。

  以上就是赵楠穿越后,不由自主的人生际遇,虽然历经不过才八个多月的时间而已,但感觉却好像已经坎坷了一生一样,因为即便她前世在现代活了整整二十九年,其累积的艰难困顿也没这八个多月来的十分之一多,真的是……

  唉,不说也罢。

  反正现代的家里有大人,加上她刚穿越而来需要时间适应的艰苦生活已经过了,从今以后这个家她是老大,任何事由她说了算,再也没有人可以管束拘限她的言行举止,她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喔,耶!

  现在赵楠所要想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该如何赚钱来偿清何家的负债,以及改善现有的困顿生活,这是当务之急。

  嗯,她得好好的想一想才行。

  李家村距离福凉城大概要走上半天的路,不远,但也不算近。村里以李姓人居多——这是废话,不然就不会叫李家村了。

  李家村人敦厚纯良,家家户户大多有祖辈传下来的田产,以农牧为生,只有少数外来户以狩猎、纺织、做长工或帮佣为生,只有何家可谓之与众不同。

  当初何秀才本欲携妻儿赴京城依亲,不料途经李家村时却病倒了,一病经年,接着妻子有孕,儿子的身子也不是很好,一家人便打消了上京的打算,在李家村落了脚。

  何秀才以开立小私塾营生,因为人温和可亲又有学问,不仅李家村人将寄予厚望的孩子送到他那里读书,附近的王家村、张家村、田家村,甚至是福凉城里的人都有慕名而来拜师的。

  可惜好景不长,何秀才体虚命薄,没几年就病逝了,留下孤儿寡母三口人无依无靠,幸得敦厚纯良的李家村人善待与照顾,母子仨人这才得以活命。

  不过何母这个古代女人没人依附就活不下去,赵楠这个来自现代,习惯自立自强的女人可没办法厚着脸皮,在有手有脚又身体健康的情况下依附别人的照顾与援助而生。

  所以在婆婆丧事办完之后,赵楠认认真真的想了三天,决定带着小姑子进城谋生计。

  这完全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在李家村里她根本就找不到可以赚钱的差事,再加上村里人全都知道她的处境,总因着同情与怜悯把她说的话、给的建议当成了耳边风,听了就忘,让她即使有满腹赚钱的点子也施展不开手脚,所以离开李家村成了必然之事。

  不过在离开之前,她得先筹措出一笔钱才行,否则没钱的话要怎么进城生活?

  “小馨儿,你嫂嫂在家吗?”

  屋外突然传来询问的声音,如果她没认错,应该是西边猎户秦家嫂子的声音。

  赵楠起身从屋里走到屋外,对着看见她正咧嘴而笑的秦嫂子问道:“秦嫂子,你找我?”

  “这是你秦大哥刚在山里捕猎到的山鸡,给你,拿着。”

  “秦嫂子——”赵楠正想拒绝,却被秦嫂子打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