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我的无邪娇妻 >


  “啊?”她的心漏跳了一拍。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能阻止他跑这一趟了,只是他想和她谈什么结婚的事呢?什么时候结婚吗?还是要不要拍婚纱?抑或者是他想白纸黑字的和她签什么婚前协议书?

  也对,他之所以愿意和她结婚,完全是为了她们家那块土地,可是为了一块土地而丧失一生的自由也实在是太不值得了,所以总要为自己未来的利益打算一下,例如……

  “你应该会在医院里等我,不会再回公司去上班对吗?”

  “啊?什么?”他的声音唤回她短暂的失神。

  “你会在医院里等我对吗?”他重复道。

  “是。”她迅速的答道。

  “很好,那么待会儿见。”说完,寇富随即收线。

  安歆拿着手机,用力的呼了一口气,不太相信自己真的答应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结婚,而且还明知道对方是为了一块土地才和她结婚的,真的是应验了那句病急乱投医。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继父暴戾的行径愈来愈变本加厉,每见母亲受伤一次,她便心痛一次,她心痛不打紧,但母亲何需一而再再而三的受这种拳打脚踢之苦?

  靠自己没能力改变这一切,就让有能力的人来帮她吧!

  说她这是病急乱投医也罢,说她卑鄙自私利用别人也罢,现在的她只希望母亲在有生之年能够每天都过着平安快乐的生活就够了,其他的事她都不想管。

  将手机收回皮包里,她抬起下巴,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神情转身走回病房。

  寇富在两个半小时后风尘仆仆的抵达医院,同行者还有颜子钦。

  事实上颜子钦在寇富到达前两个小时,就已经先来医院关心过,还将安母由普通的三人病房转到个人病房去。安歆对他说不用这么做,他却说这是总经理交代的,让她完全无话可说。

  不过现在可以说了。

  “你实在不必这样做。”她既抱歉又感谢的对着身旁的男人说。

  “做什么?”寇富将目光从伤痕累累的未来丈母娘移到未来老婆脸上。

  “替我妈妈换这间单人病房。”

  他什么也没说,只道:“我问过医生,伯母现在的情况最好住院观察两天,不要随便移动,所以转院的事可能要晚两天。”

  “我知道,刚才医生跟我说过,我很抱歉,这样麻烦你,还有,我妈住院的钱我会还给你。”她保证似的对他说。

  寇富闻言皱起眉头。

  “安歆。”他叫她,害她吓了一跳,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是。”她有些紧张的应声。

  “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客气。”

  她怔怔的看着他,不知如何反应。她怎么能不对他客气点呢?毕竟自己有求于他,而且以后事事都还得仰赖他的照顾和帮忙,还有麻烦他。

  “子钦,麻烦你在这里待一下,我有话想和安歆谈一谈。”寇富突然转头对颜子钦交代,然后又看向她,“可以换个地方说话吗?”

  她点点头,下意识的看了病床上的母亲一眼。

  “我会照顾她的。”颜子钦对她说。

  “谢谢。”她点头,然后转身率先走出病房。

  他们俩一前一后的来到这层病房的交谊厅,正好此时没人在,寇富进入后满意的将门给关上,霸占这个空间。

  “坐。”他转过身来,习惯主导的他,对拘谨的站在一旁的她说。

  安歆乖乖地找了张沙发坐下来,心情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你不用紧张。”似乎看出了她的不安,他轻声安抚。

  她点点头,但是紧张这种东西又不是说不紧张就能不紧张的。

  真羡慕他的气定神闲,要和陌生人结婚的又不只她一人,他为什么还能表现得这么轻松自在、怡然自得,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模样呢?这大概就是他能当总经理,而她只能当个小事务员的差别吧?

  看着她又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苦恼表情,寇富浅笑。“既然决定要结婚,我想我们对彼此应该要有最基本的了解才对,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安歆眨眨眼,有点无法应付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什么问题想问?她从没想过。

  “我……嗯,可以请问你今年几岁吗?”想了一下子,她才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能当上总经理的人,年纪应该都不会太年轻才对,但他看起来又年轻得好像只有三十出头而已,这一点小小的疑惑困扰着她。

  “三十三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