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我的无邪娇妻 >
二十


  “那你为什么和歆歆结婚了这么久都还不入洞房?你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我知道有一间不错的中医诊所,你要不要去那里看看?”安母放下心中一颗大石,再度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建议。

  “我到外面去。”听不下去的安歆自暴自弃的开口,她要去跳楼自杀。

  寇富眼明手快,一把将转身往外走的她给拉了回来。

  “你觉得我那方面有问题吗,歆歆?”他像只笑面虎,皮笑肉不笑的低头问。

  她羞愧的用力摇头。

  “你确定吗?”

  她又立刻用力的点头。

  “妈,歆歆她觉得没问题,所以我想那间中医诊所我可能暂时不用去。”寇富抬起头来,微笑的对岳母说。

  “歆歆,这可关系到你们夫妻俩一辈子的幸福,你别不好意思说。还有,寇富你也一样,既然你和歆歆结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不能跟家人说的呢?有困难就要老实说,妈妈不会怎么样的。”安母语重心长的道。

  寇富故意收紧圈住老婆腰身的手臂,惩罚性的紧勒了她一下。

  她怀疑他的性向就算了,竟然还把这件事拿出来和她妈妈讨论,她实在是……回家再找她算帐!

  “是。有困难我一定会跟您说的。”寇富点头说:“妈,公司里的人还在等我去开会,歆歆留下来陪您,我要先走了。”

  “是吗?那你快走,别耽误了工作。”

  “那我再找时间来看您。”

  “好。”

  “歆歆,送我出去?”寇富低下头来,温柔的问老婆。

  “我……”安歆想找借口拒绝,怎知母亲却迅速的替她回答——

  “很好,夫妻俩就是要这样互动,感情才会好。歆歆,你送他。”安母满意的频频点头。

  “我……”

  安歆想拒绝,他却不由分说的直接搂着她转身,朝病房外走去。她真的会被妈妈给害死啦!

  “对不起。”一走出病房,她立刻向他道歉,但他却沉默不语搂着她继续往前走。

  她侧头偷偷看他一眼,他面无表情,一脸酷相,也不像在生气的模样。

  完了,所谓物极必反,他一定是气疯了,才会如此沉着冷静。

  现在怎么办?妈妈怎么会这么莽撞的当着他的面把这件事说出来呢7可是她也不能怪妈妈,她知道妈是担心她、为她好,才会这么紧张这件事。

  呜~好想哭,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都怪她胡思乱想又藏不住心事,才会惹出这么一个大麻烦,寇富如果真的气得想休妻的话,她也是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啦。

  呜,她是个笨蛋啦,好不容易他们才成为真正的夫妻,却被自己搞成这样。

  她真的好想哭。

  太过专心在懊恼忏悔,安歆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寇富将她带向何处,直到门砰的一声关起,她赫然抬起头来,就迎向他猛然袭来的吻。

  这个吻来得突然、强势霸道且激狂,就像在惩罚她似的,连呼吸的间隙都不肯留给她,害她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无法自己的投入,呼吸顿觉困难,伸手推他又推不动,差点没死掉。

  他终于抬起头来,还她唇舌自由。

  她全身无力的瘫靠在他胸前,不断地用力呼吸。

  氧气,她需要氧气!

  “这只是前菜,主菜我们晚上再继续。”他贴着她的耳朵,轻喘的对她说。

  前菜?主菜?安歆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想问,却喘得没办法开口说话。

  “你回病房去陪妈妈吧,我去公司了。”握住她的肩膀,轻柔的将她推离自己的胸前,他说完后径自离去。

  安歆眨了眨眼,呆愣了好一会,脑袋逐渐清明。

  噢,天啊,他竟然把她带进护理站,这个随时都有护理人员进出、或者有病人家属进来取用冰块的地方吻她,他真的是气疯了,而她也疯了,竟然到现在才发现,还好这段时间里没人进出。

  用力的呼了一口气,她做贼心虚的迅速离开,边走边想他刚才说的前菜、主菜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他工作上的专业术语吗?应该不是吧?!

  唉~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