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初恋交叉点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身为一个医护人员,她深切的了解急诊室里每一位医护人员时间的宝贵性,所以即使她此刻再心慌意乱,她还是勉强自己不要歇靳底里的乱抓医护人员询问他的下落。

  她深呼吸一口气,屏住气息的开始在每一个临时病床之间寻找他的踪影。

  不是。不是。不是……

  颤巍巍的一张病床看过一张病床,她的心情随着每一步前进的步伐起伏不停。

  不是,不是,都不是。怎么会这样呢?躺在急诊室病床上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是他,他该不会是受伤太重,被直接送进开刀房里去了吧?

  她拒绝去想另外一种更可怕的可能。

  “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难看,找个位子坐下来好吗?”一名护士在经过她身边时,突然停下脚步,朝她皱眉道。

  “小姐,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名叫塞雷·柏的病患,请问他现在在哪儿?伤得严不严重?”她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哑声的开口问道。

  “塞雷.柏?”

  “他是个混血儿,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高……”

  “美朝?”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她在瞬间循声转头,而随着他的身影落入她的视线中,她强忍多时的眼泪立刻滚落她面颊。

  塞雷迅速的走向她,他身上除了裹上石膏的右手臂,脸部、手心有些许的擦伤而涂上了消炎药水之外,一切看起来都很好,至少外表是如此。

  “怎么哭了?”右手受伤,他只能用左手替她拭泪。

  她泪光闪闪,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医院打电话给我说你车祸,我以为……”她哽咽得说不下去。

  “我没事。”他安抚的将她拉进怀里,感觉到她在颤抖,于是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对不起,吓到你了。”

  她揪着他的衬衫前襟,忍不住埋在他胸前,以哭泣的方式宣泄她先前的恐惧与担忧。

  过了一会儿,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从他怀中抬起头来。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除了手上和脸上的伤之外,你还有哪里受伤吗?”她哽咽的问。

  塞雷摇了摇头。

  “我搭的出租车和别的轿车发生擦撞,我因为急着想去找你,所以就下车打算换搭另一辆出租车,没想我在付前一辆出租车费时,一辆机车突然朝我冲了过来。我原本以为对方是失控,所以只是朝旁边一避,没想到他竟是针对我手上的皮夹而来的。伤是我被推跌倒时弄到的,所以并不严重,但是我现在身无分文,医药费方面可能要请你先帮我垫一下。”

  卫美朝愣愣的看着他,没想到事情经过竟是如此,不过人没事最重要。待会儿回家她一定要煮碗猪脚面线给他吃,帮他去去霉运。

  “没事就好,我们来去付……”她突然停顿了下来,双眼慢慢地睁大。

  “怎么了?”

  “我没带钱包。”她看了他一眼,以自以为很平静的语气说。

  塞雷一呆,遏制不住的大笑出声。他的笑声立刻引来急诊室内所有人怒不可遏的瞪视。

  “对不起。”卫美朝急忙替他开口向四周的人道歉,然后拉着他远离急诊室区。

  “你疯了吗?”她眉头紧蹙的朝他叫道,不敢相信他竟然在医院,而且还是急诊室这种地方放声大笑。

  他虽将笑声收起,但脸上的笑容却还大剠刺的挂在脸上,嘴角只差点没笑咧到耳朵后头去。

  “你爱我。”他凝笑的盯着她,胸有成竹的说。

  她一愣,倏然朝他猛皱眉头。“你就因为这个原因在急诊室里放声大笑吗?”

  “难道这还不值得我笑吗?”他无声的笑着反问她,内心非常非常非常的高兴她没有否认这一点。她爱他,她果然爱他,天啊!

  “如果这就能让你高兴成这样,我很怀疑当你听见‘我愿意’这三个字时,你会不会因为兴奋过度而昏倒或休克?”她瞄了他一眼,以不经意的语气说。

  塞雷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与惊喜,好象他刚中了连续三期无人中的乐透头奖一样。

  “你刚刚说什么?”他哑声问道。

  “我有说什么吗?”她挑眉看着他,接着突然转身,“对了,我得去打电话给我妹,叫她帮我送钱来。”

  她才向前跨出一步,腰间便倏然多了条手臂,将她整个人往后拖,直到撞上他结实的胸膛。

  “噢!”她轻呼一声。

  “除非你把刚刚的话说清楚,否则你哪里也别想去。”他从后方贴近她的耳朵哑声威胁着。

  “我刚刚说了什么?”她装傻的问,轻轻的挣扎着。她可没忘记他身上带有伤。

  “你说我愿意。”他重复道。

  “嗯,‘我愿意’暂时帮你垫缴医药费,你放心。”她故意胡扯一堆。

  “不是。”他挫折的低吼一声,将她转身面向自己,“你刚刚说的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