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初恋交叉点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坐在客厅沙发上瞪着大门口,塞雷从艳阳高照瞪到夕阳西下,华灯亮起,却仍等不到卫美朝返家,他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就快要发疯了。

  一整个下午,自从她走出大门,他发了狂似的将她为他准备的午餐整个打翻,弄得一地狼藉之后,他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回来,等她看见屋里紊乱不已时的表情。

  她说她会把事情做完之后再出门是吗?那他倒要看看以后她要用什么办法把事情做完。

  他看着一地的混乱,露出恶意的微笑,但是他这微笑却持续不了多久,随着分针在时钟刻度上转过一圈又一圈,阳光射进窗棂的角度愈来愈倾斜,他发现自己再也笑不出来,而且最惨的是,他的想象力开始作怪。

  她现在在做什么?正和那家伙坐在咖啡厅里喝下午茶,谈情说爱吗?

  她是不是在他的甜言蜜语下笑得酒窝都露出来了?他的手是不是正越过桌面牵起她的手亲吻着,或者他根本是坐在她身边的位子上,搂着她的肩膀,而她则是整个人都靠在他怀中?

  除了牵手、拥抱这些动作外,他们是不是也接吻了?是不是正在接吻,为即将分离的一个星期储存能量?

  接吻就足够了吗?他们该不会从咖啡厅出来后,就直接将车子开进汽车宾馆?

  她深情的望着他,柔顺的让他将她身上粉蓝色的洋装脱下,推倒在床上……

  天呀,他快要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逼疯了,但是这真的只是他的想象吗?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此刻正与那家伙躺在宾馆的床上,那么他该怎么办?

  塞雷倏然握紧拳头,恨自己为什么不在她出门时就将她拦下,即使需要使用暴力,也不应该让她出门去才对,可是现在懊悔又有何用?她已经出去了,而且一去就是六个小时。

  她到底该死的跑到哪里去了?这段时间都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吗?他们该不会真的做了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事吧?

  脑中浮现她脱光衣服被一个赤裸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让他忍不住用力的咒骂一声。“Fuck!”

  他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决定要去找纪凯大醉一场,免得他继续待在这里胡思乱想直到她回来后,会忍不住的动手杀了她。

  “咔。”大门在此时开启,屋里屋外的两人都吓了一大跳。

  外头看来,屋里一片漆黑像是没人在似的,卫美朝猜想他有可能在房里睡觉,正庆幸自己逾时回来没让他抓包时,没想到他竟就这么直挺挺的出现在她面前,吓了她一大跳。

  塞雷则是在毫无预期的心情下,被大门的突然开启而吓了一跳。

  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打开客厅的电灯开关,他不喜欢对着一个看不清楚脸上表情的人说话。

  灯光一亮,两个不习惯乍然大亮光线的人同时迅速的闭上眼睛。再张开,两人心情不由自主的都向下沉。

  她看着他身后不远处,餐厅内的一片狼藉,而他则瞪着她脸上的残妆,两人都沉默不语。

  气氛僵滞了好一会儿,卫美朝突然紧抿了一下唇瓣,举步走进屋内,随手关上大门,换上室内脱鞋后,面无表情的走向餐厅。

  塞雷在她经过他身边时,猛然伸手扣住她手臂,将她拉停住。

  她只是侧头冷眼看他,仍然不发一语。

  “下午玩得还愉快吧?”他微笑的问,脸上的笑容却只能让人想到“皮笑肉不笑”这五个字,而凝视着她的黝黑瞳孔像两潭深水,让人完全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

  “很愉快。”她将视线看向餐厅,盯着那一地的混乱回答。

  “我想也是。你们俩去哪儿玩了?”

  “这个问题我没必要回答你。”

  “说的好,你没必要回答我,不过即使你不回答,我也猜得出你们俩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他冷冷笑着。

  她挣扎的想甩开他的手,无奈却甩不开。

  “放手,你闲着没事可做,并不代表我也闲着,我还有工作要做。”

  “做什么,你还有力气工作吗?刚刚的床上运动难道没将你累坏?那他也太不济了。”他讽刺的说。

  卫美朝一愣,脑袋在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什么床上运动、什么累坏、什么不济、他刚刚那席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她和袁医生……说他们……

  “你龌龊!”她怒不可遏的用力扯回自己的手臂,眼眶都红了。

  “我龌龊?”才获得自由的手臂又在瞬间失去自由,“你和他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时候就不龌龊了?他是怎么吻你,怎么爱抚你的?他的手或舌头有没有伸进你的——”

  “住口!”她大声叫道,倏然反手给他一巴掌。

  “啪!”他的脸被她打歪向一边。

  “放开我!”她怒气冲天的朝他吼,泪水刺痛了她的双眼。“对,我是龌龊,但那又关你什么事?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她像是失控般的用力甩着手,只想甩开他,毫不在意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因为她的心比那更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