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初恋交叉点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不过话说回来,他一副嘲讽的模样很明显就是不屑她,而且还有一种有色眼光,她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她脑袋发昏的忖度着低下头,下一秒,她立刻惊叫的迅速将卷缩在腰腹臀处的睡衣裙摆往下拉,直到将她的双腿遮得一寸都不露为止。

  “色狼!”她涨红脸低声斥道,感觉自己似乎又更晕了些。

  “如果我是色狼,你就是淫娃荡妇。”塞雷冷笑的说。

  不行,她的头愈来愈晕了,她若再不想办法将他赶走,她就要穿帮了。

  “我不要跟你说话了,这里是厨房,是我的地盘,请你离开。”她稳住自己,以勉强流畅的语气说。

  “这里是我的家,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待的?倒是你是我的佣人,你确定这个家里有任何一块地方是你的地盘吗?”他嘲讽的说。

  “既然如此,那厨房留给你,我到别处好了。”再也没有力气与他争吵,卫美朝选择退让。

  她努力使出最后一股力气从地板上爬起来,尽量不伸手去扶靠任何东西,以防被他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是她没想到光是她缓慢而迟顿的动作,就已经够引人猜疑了。

  “你怎么了?”他终于发觉到她的不对劲。

  “我怎么了?我只是想把厨房让——”话未说完,她身体一软,整个人突然就往地板上瘫去.

  塞雷呼吸一窒,立刻冲上前去,在她的头撞到地板之前将她接住。

  “美朝?”他面无血色的看着双眼紧闭的她,惊恐的唤道。

  她没有回答,不仅没有回答,还一动也不动的。

  “美朝?”他又唤了一声,在伸手轻触她脸颊时,这才发现她脸烫得吓人。

  他迅速的改将手掌压在她额头上探试着她的体温,却被手心下灼热的温度吓了一大跳。

  老天,她正在发高烧!

  视线不经意的瞥见散落一地半融化的冰块,他再也遏制不住的低咒出声。“该死的!该死的!”

  他怎么会这么粗心大意,竟然没想到一般人根本不会无聊到拿冰块来玩的,更何况还是一个成年的大人。该死的,他真是该死上一千八百次!

  他一把将她抱起,却立刻感觉到右腿因吃重而隐隐作痛着,但他完全不予理会,迅速的将她抱到离厨房最近的房间——他的房间。

  一将她放到床上后,他立刻抓起电话拨给纪凯,也不管现在时间七点都还不到。

  电话一被人接起来,他立刻炮轰。

  “纪凯,限你在最短时间内立刻带个医生过来,听到没有!”说完,也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他迅速的将话筒挂回电话上,发出咔的一声。

  必须要先让她退烧才行。他迅速的想,转头看向房门外,他想到了厨房里的冰块。

  他大步的迈开步伐,下一秒钟,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只一顿,接着却置若罔闻的继续往房门外走去。`

  “铃……铃……”电话持续的响着,直到他从厨房拿了包冰敷袋返回房里,它仍然响个不停。

  塞雷先将冰敷袋小心翼翼的放在卫美朝的额头上后,这才怒气冲冲的转身去接电话。

  “喂?”他怒声应答。

  “塞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没头没尾要我带医生……”

  “你他妈的还在家里,你在搞什鬼呀?!”一听清楚打电话来的人竟然是纪凯,塞雷立刻朝他咆哮叫道。

  纪凯停了一秒钟,然后不愠不火的再次开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带医生过去,谁受伤了?”

  相交多年,塞雷大致了解纪凯的处事方式,也就是说他现在若不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的话,不管这件事有多么的紧急,他绝对还是会慢慢地跟你耗到底。

  “她发高烧昏过去了。”他迅速而激动的说。

  “她?”

  “卫美朝。”

  纪凯停顿了三秒钟。

  “我知道了。”他镇定的说:“我会在最短时间内带医生过去。”

  “快一点。”他忍不住催促道。

  纪凯又停了三秒,然后答道:“知道了。”

  “叮咚!叮咚!”

  一听见门铃声响起,塞雷立刻从房里狂奔出去开门。虽然他的右腿膝盖不断地向他发出疼痛抗议,他却完全无视于它的存在,全心全意只为了正躺在他床上、不省人事的她。

  刷地拉开大门,门外站了两个人,一个是纪凯,想当然耳,另一个自然是医生了。他不浪费时间,想也不想的立刻伸手拉了那个人,急速往他房间的方向快步走去。

  被他拖着走的医生愕然的回头看向纪凯,后者却对他咧嘴一笑。

  看来他猜测的果然没错,塞雷被美昼那长得有如天使般的姊姊给电到了,真是干得好啊!卫家大姊,竟然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将史上最难搞的男人给搞定了,了不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