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超时空恋曲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来,你看看那边,”他轻轻将呆滞的她转向,面对那些围绕在他们四周的人们,随便指着其中一人说道:“那个男的长得多酷,看起来就像当明星的料。你再看看那边,那个女的长得好可爱,而且甜美得几乎可以在演艺界掀起一阵风潮。你再看看四周,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等你将眼光放在他们身上,并且向你保证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让自己发红发紫起来,你怎么可以不经考虑就放弃他们呢?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有没有道理?”

  “关。”

  突来熟悉的声音让才从人群中移开目光的青木关立即又望向人群,他看到一头灿烂金发,和一对别人再怎么做也模仿不来的碧绿眼眸,他毫不犹豫的抛开身边被他以彼之道还至彼身的星探朝她跑了过去。

  “你到底跑到哪去了,薇安,害我找了你老半天!”他皱眉问道。

  “找到兰儿了吗?”他这么急着找她定是有好消息,薇安·卡特喜上眉梢,激动的追着他问道。

  “你这段时间一个人去了哪?”他摇头问。

  “四处走走看看而已。”见他摇头,薇安·卡特整个肩膀都垮了下来。找不到兰儿,她想早些离开以断绝对他渐升的情感这方法便不可行了,她该怎么办?面对自己对他愈来愈浓稠的爱意,她该怎么办?

  “下次要走走看看时跟我说好吗?我会带你出来的。3009的目标是你,倘若你在一个人的时候被他遇上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下次要去哪,跟我说一声好吗?”

  他这温柔的呵护是平常对人惯有的态度吗?还是独独对她如此?或许他对她亦有情,可是这却不能让她沉重的心情稍微好转,因为所有的问题都出自于她自己,她终究还是要回到原来的世界,离开他的。

  “呃,那我们回去吧,辉他们也在担心你怎么出来这么久。”她专注的凝视不知道为何能让他感受到一股想亲吻她的冲动,青木关为此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撇开头去说道。

  “嗯。”薇安·卡特轻应了一声,才准备迈开步伐随他走,怎知前方的他却突然的停了下来,害得她的脸去亲吻上他的背,痛得她不由自主的皱起脸来。她从他背后伸出头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有没有兴趣向演艺界发展,我保证她一定能一炮而红,真的。”

  瞪着拦在前方,一脸兴味正浓的盯着薇安的女星探,青木关不由得蹙起眉头白眼道:“你就饶了我们吧。”

  说完,拉起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薇安,他头也不回、逃命似的远离代代木公园,并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踏上这块麻烦地。

  §第六章

  真是奇怪!世人明明都怕死,却又老爱向死亡的极限挑战,什么高空弹跳,什么高山历险,什么横越太平洋之类光怪陆离的行为层出不穷,而最平常、最简单,怕死却又要向死亡之神挑战的方法便是自我诅咒。在这个科技昌明,神权论却又显得蓬勃的社会里,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等待恶运的降临。

  青木卓治是个标准神道教信奉者,他极度的相信大自然的一切事物与现象皆拥有其灵异的一面,包括他若欺骗人说他的性命已近尾声这样的谎言,也可能会为自己带来终结性命的恶运一样,诚然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也之所以,当青木关第一次由电话中听说父亲性命堪虞的病况后,他会震惊到连闯数个红灯,失魂落魄的飙车回家,连等待家中仆役稍做通报,或礼貌性敲门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的冲进父亲房间,然后目瞪口呆的僵在房门口,对在电话中宣称病危,现在却精神抖擞的和大妈两个人窝在床边玩中国象棋的父亲投以凌厉的怒视。

  诅咒自己快死了,这样的一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总之上一次当、学一次乖,上回听说父亲重病回天乏术时,他吓得六神无主飞车回家,而这回当父亲故计重施时,要他重蹈覆辙当傻子可就难了。在由小妹圭子那边探查得之父亲根本只是无病呻吟后,他细嚼慢咽吃完早餐,带着薇安兜风似的绕了一大圈路才缓缓将车子开进青本家大门。

  “关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爷正在发脾气呢!”老仆人匆匆忙忙的跑到他身前说道。

  “还会发脾气就表示病情并不严重,慎叔,你不该替他高兴一下吗?”青木关嘻皮笑脸的对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仆人说,“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薇安。”

  慎叔的眼睛因看到金发碧眼的薇安而惊愕得睁大眼睛,她是一个外国人呀!少爷带她回家里做什么?难道说因为老爷不断逼迫他去相亲的关系,他终于决定将女朋友带回家介绍给老爷、太太了?可是这样一个外国女人……他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转头盯着青木关低语。

  “关少爷,她是……”

  看着慎叔瞠目结舌的表情,青木关顿时觉得有趣极了,他恶作剧的说:“这是我的女朋友,我决定要娶她为妻,今天带她回家就是为了……”

  他未说完慎叔已一眼见鬼似的飞奔而去,口里还直嚷着——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你快来呀!”

  “哈哈,好玩,我就知道会有这种效果,哈哈,真是太好玩了。”青木关发出厚厚的笑声,愉悦的笑道。

  他记得大妈说过,当年老爸带母亲回家之后,因为语言的不通,又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整栋宅子的仆人为了二少奶奶皆被迫去学外文,整得他们差点没哭爹喊娘的,直到聪明的母亲三个月后先学会了日常日文用语之后,他们才得以免去活罪。而现在眼看恶梦就要重演,难怪慎叔会吓得连身为武士最基本的气势都不见了,扰嚷的有如天塌下来般似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