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她愣了一下,想,没错,自己要准备什么?“我的穿着,至少不能穿牛仔裤去吧?”

  “这是小事,待会儿去百货公司买一套适合的衣服换上就行了。”

  她顿时无言以对,因为这的确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况且就算让她回育幼院换衣服好了,她的衣厨里也找不到任何一套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大多是毛衣、棉衫、牛仔裤、棉裙之类的。想到这儿,她不禁更加担忧,因为她现在才意识到他们俩好像属于不同世界的人。

  “泽京,你觉得你爸妈会喜欢我吗?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家世背景,没有学历,没有长相,甚至连最基本的嫁妆可能都拿不出来。你觉得他们会接受我吗?”她担忧的说。

  “你说这做什么?只要我喜欢你、我接受你就够了。他们喜不喜欢、接不接受根本无关紧要,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毕竟要和你一起生活共度一生的人是我,不是他们。”他蹙眉道。

  “你不能这样说,虽然他们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毕竟还是你的父母和家人,而且我说真的,昨晚听说你的亲生母亲病了很多年都是你在照顾之后,我就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她犹豫的对他说。

  “什么奇怪的感觉?”他问她。

  “感觉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你和你的亲生母亲始终保持连络。”他呆若木鸡的看着她,表情惊震,好像被她这个想法给吓到了一样。

  “他们不可能会知道!”他直觉反应道。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只是偶尔连络一次还好,但你们是长期连络,而且你母亲后来还生病了好几年,你不可能只出钱用遥控的方式请人照顾她,一定会常去看她、陪她对不对?这样你又怎能确定你的养父母始终不知情?”她反问他。

  “他们没有任何表示,还放心将公司交给我打理。”

  “他们为什么要不放心?你是他们的儿子。”

  “不是亲生的。”

  “如果他们始终把你当成亲生的看待呢?”

  “不可能!”他直截了当的反驳,表情不自觉的染上一抹疏离。

  “为什么?”

  “他们自己有亲生儿子。”

  “有了亲生儿子就不能将收养的孩子也当亲生子女一样疼爱吗?他们可曾对你不公平、冷落或故意排斥过你?”

  “没有,但是他们也从未像对待小齐那样打过我,骂过我。”

  对他们而言,他就像是外人而不是家人,不像是他们的儿子,这一点真的让他无法释怀。

  “你从不犯错,考试又永远拿第一,他们就算想打你骂你也找不到理由啊。”她为他们解释。

  “这次我不负责任的抛下工作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连一通电话都没有,这还不足以构成他们生气的理由吗?”他不禁有些生气起来。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缓慢地对他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一直都知道你和亲生母亲有连络,知道她生病过世的事,知道你心痛难抑,知道你需要时间独自舔拭伤口,他们还会对你的离家出走生气,开口责骂你不告而别的举动吗?”

  池泽京震惊的看着她,血色一点一滴的从脸上退去,转眼只留下苍白一片。

  他忽然想起父亲在公司看到他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痩了一点,这阵子都没有好好的吃饭吗?

  而当他事后打电话给妈妈时,妈妈也是不断在电话中提醒他,告诉他一定要按时吃饭。

  他们都没问他离家出走的原因,只关心他的身体状况,是因为早已知道原因才没问,才只担心他会不会伤心过度而忘了要吃饭,身子会受不了吗?

  眼眶突然传来灼热感,他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只听见单瑜茜柔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要好好的和他们谈一谈。”

  接着耳边便传来她起身下床,走进浴室洗漱的声音。

  他无力的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让泪水滑落,心情却极度恶劣,难道爸妈真的全都知道?难道他们真的一直都将他视为己出,不停包容他、爱他、疼他?

  他心乱如麻,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情况有点好笑,明明她才是要见公婆的那个丑媳妇,怎么他看起来却比她还要紧张不安呀?

  “泽京,你还好吧?”

  单瑜茜开口问身旁的未婚夫,他们都已经到达目的地,他的车子也已经熄火至少十分钟了,结果他却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也不动的,好像没打算下车的样子。

  “如果你觉得今天不适合,我们改天再来也行。”她轻声说。

  “我只是有点紧张。”他深吸一口气后,转头告诉她。

  “要见公婆的丑媳妇是我,你紧张什么?”她好笑的问他,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他在不安、紧张、担心些什么。

  “放心,就算他们不喜欢我、不满意我,我也不会和你分手的。就像你说的,只要你喜欢我、接受我就够了,要和我一起生活共度一生的人是你,不是他们。”

  她用轻松的语气对他说道,说完还有些脸红的倾身主动亲吻他一下。

  他的手突然压在她脑后,让原本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瞬间加重加深,结果最后主动的被被动的吻得气喘吁吁,整个人瘫软无力。

  她被他拉下车带进屋里时,气息还有些不稳,双脚仍有些无力,红肿的嘴唇让人一见就知道他们俩刚才在车上干了什么事。然而最羞人的是她原本毫无所觉,但拜他那个活泼过头又口无遮拦的弟弟所赐,让她这顿丑媳妇见公婆的晚餐是吃得脸红到不行,但也因此完全忘了紧张就是了。

  暂时撇开那个自来熟的顽皮小弟不提,池家父母完全就是一对严父慈母,只不过严父的形象应该与其工作职位有关,一整个就是领导者的气势,连顽皮小弟在他面前都不得不正襟危坐了起来。

  不过单瑜茜有发现,池父在面对池母时,严肃的表情总是会缓和许多,取而代之的全是专注、呵护与温柔。

  五十余岁,结婚超过三十载的夫妻,还能让人感觉到他们相爱,真的很让人羡慕和感动,也因此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相信这么有爱的一对夫妻对待养子和亲生儿子绝对不会厚此薄彼。

  “你们继续聊,我先去洗个澡。”池父起身道,因为现在聊的做甜点话题他一点也插不上嘴,而且有听没有懂。

  “你洗好的时候叫我一声,我帮你贴药布。”池母柔声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