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什么?”单瑜茜整个惊住,她意外又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他先将手上的药收起来放好,这才抬头看向她,“小时候我和你住在同一间育幼院,也就是天使育幼院在苗栗未搬家前的那间,我在那里住了两年。”

  她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因为太惊讶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说过他是养子,但她从没想过他是从育幼院这类地方被领养的,更没想过他小时候竟和自己住“你……”

  “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小时候有个外号叫鲸鱼吗?”

  见她点头——他继续说:“我叫鲸鱼,而你叫鳝鱼,因为都是鱼,所以小时候你总是喜欢跟在我后面,一天到晚都黏着我。”

  “啊?”她惊讶的看着他,完全不记得他所说的这段往事。

  “那时候你只有六岁,我十一岁,我们相处了一年之后,我才被现在的父母领养。”

  他看着她,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挣扎,接着他猛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股作气的对她说:“我抢走了你被领养的机会,当年如果不是我从中作梗,那时被领养的人会是你。”

  “什么?”她愕然问道,脸上没有震惊只有茫然。

  池泽京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就像是想将积压在心底多年的愧疚与自责全数吐尽般,“那年我在无意间听到院里的老师私下讨论有对夫妻想收养孩子,听说对方家里环境很好,想收养的孩子不限男女,也没有年龄限制,不过即使如此,不管是院长或老师们都觉得你百分之百会雀屏中选,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从老师的对话中,我知道那对夫妻哪天会来,所以那天我看准时间和你玩起捉迷藏,让你躲得不见人影,使自己成功得到那次收养的机会。我很卑鄙吧?”他自嘲的扯了下唇瓣。

  “不对,你好聪明。”她有些叹为观止的摇头纠正他。

  “你不生气吗?”他愕然的看着她,她的反应完全不在他的预料中,太事不关己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她以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反问他。“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倒是记得其他几次差点被收养的事。”

  “其他几次?”他错愕的看着她。

  她笑着点了点头。“我小时候好像特别惹人爱,每次有收养人莅临育幼院想收养小孩,我总是会被挑中。”

  “那你怎么还会在育幼院长大?”他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不想离开育幼院,每次被挑到我都会又哭又闹的说不要,让院长妈妈头疼不已。所以,你刚才说抢走我被领养的机会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她笑着说。

  “你在安慰我?”

  “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可以去问院长妈妈。”她发誓。

  “弥为什么不想被领养,你不是说被领养的都是幸运儿?”他实在不解。

  “小时候不懂事,以为一直待在育幼院爸爸妈妈就不会找不到我,迟早有一天会来接我回家。”她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他闻言傻住,无言以对的看着她。

  “我也没想过自己小时候会这么傻。”她乾笑道。“不过俗话说的好,傻人有傻福,虽然我一直让院长妈妈很头痛,但她却把我当亲生女儿般疼爱,感觉我就像被院长妈妈收养了一样,也算有人收养啦,哈哈哈……”她乐观开朗的笑道。

  “你让我无话可说。”

  “那就什么都别说。”她朝他咧嘴一笑,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今天下午跟我说你不是一个好人,指的不会就是这件事吧?”

  他陡然静了下来,表情又再度恢复到之前心事重重的沉重神情,让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凝滞了起来。

  “我的亲生父母是一对烟毒犯,不仅自己吸毒还贩毒。我十岁那年,他们被捕入狱,我则被送进了育幼院。”他缓慢地开口。

  她没有打岔,只是安静地听他说。

  “听说我和那个男人长得很像,但我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像他,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未当过一天的好父亲,相反的,我的母亲却是一个好妈妈,虽然同样也吸毒,却没有打过我、饿过我,对我始终呵护备至,所以在她出狱寻线跑来找到我之后,我一直都与她保持连系,从未断过。”

  “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因为爱错一个男人而毁了自己的一生。但我却无法同情她,因为明知道爱错却不离开,还傻得陪那男人一起染毒,简直愚不可及。”

  他说得有些激动,随即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可是她再愚蠹还是我的母亲。”房里因他停顿下来而变得更加安静。

  过了一会儿,他才又再度开口,“她从没打算要接我离开,因为她知道让我跟着养父母生活要比跟着她好。待在池家,她的儿子可以衣食无缺,可以有良好安定的生活与学习环境,可以不需要再过那种为了躲避警察或债主而四处流离失所、朝不保夕的生活。所以她泪流满面的抱抱我、亲亲我,交代我一定要听现在爸爸妈妈的话,要做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之后就跑着离开了,之后则是不定期的会偷跑到学校来看我,每次要离开时总是泣不成声。”

  “和她有连络的事,我从没有告诉养父母,因为我怕他们会把我送还给她,因为我怕他们会把我送还给她,因为原本为了不孕才领养我的他们意外怀孕之后,已经有了自己亲生的孩子。”

  他又再度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沉沉的说:“因为害怕被送走,我一直努力学习,一直做个听话的好孩子,从不犯错,考试也永远拿第一,每天都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

  单瑜茜听了心情很沉重,无法想像他所说的成长过程。从不犯错,考试永远拿第一?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我的养父母一直都对我很好,从不曾责骂过我或是对我大声啦,连这次我一声不响的丢下辞职信,音讯全无的离家出走了好几个月再回去,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责备。一般的父母会是这个样子吗?到底我不是他们亲生的,总还是有差。”他说着竟自嘲的笑了笑。

  她皱紧眉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