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晚上十点,她结束所有工作,回房洗去一身的疲惫后,坐在沙发上边滑手机边等他。

  七点时,他曾传LINE告诉她工作刚结束,现在要回家一趟,之后就没有新的讯息了。

  她不知道他所谓的家是父母的家,还是他自己的家。事实上,她连他在台北是和父母同住,或是有自己的房子都不知道。

  想一想,她还真是挺无力的,女朋友能做到像她这种一问三不知的,全天下大概也只有她一人吧?单瑜茜自我揶揄的想。

  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让她顿时精神一振,因为来电显示是他。

  “喂。”她兴匆匆的接起电话,不料从手机那头传来的却不是他的声音。

  “请问是精灵小姐吗?”对方带着些许的语气问道。

  “你哪位?为什么我朋友的手机会在你手上?”她沉默了一下,既防备、疑惑又莫名其妙。

  “你认识手机的主人吗?太好了!这位先生喝得烂醉,刚被一辆计程车丢在路边,没人理到明天早上可能就会冻死了。你——”

  “他在哪里?”她直接打断对方,人早已从沙发上跳起来,迅速换上长裤,穿上外套,套上布鞋,然后抓起皮包往外冲。

  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喝得烂醉如泥,被人扔在市区里呢?她坐在计程车里,在赶去的路上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

  外头下着雨,她的膝盖隐隐作痛着。

  刚才出门时,因为太过着急了,匆忙之间在大门外滑了一跤,之前没感觉,现在膝盖处却痛了起来,应该是擦破皮了吧。她眉头轻蹙的想,但很快注意力又再度被他的事给转移了。

  计程车按她给的地址抵达目的地后,她匆匆下车寻找有人聚集或有人倒地的身影,结果却一无所获,急得她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喂,我到了,你们在哪里?”她拿出手机拨通他的号码,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眼前原本漆黑的一片突然光明乍现,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瞬间点亮夜空,光彩夺目,璀灿绚丽。

  他出现在璀璨中,在毛毛雨里缓慢地向她走来,脸上带着温柔深情的微笑,手上还抱着一大束红玫瑰,一点醉态都没有。

  “送给你。”他停在她面前,将玫瑰花交到她手上。

  单瑜茜真的非常非常努力在控制自己,但是玫瑰花束接到手中三秒之后,她还是忍不住把花举了起来,直接朝他胸前打了过去。

  一下、二下、三下,她愈打愈恼火,愈打愈委屈难过,干脆将整把花束往他身上一砸,转身就走。

  池泽京被打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去哪里?

  “精灵!”他急匆匆的迈开大步,追上前去。

  她完全不理他,在他伸手想拉她时,还狠狠的、用力的将他甩开,让他完全不知所措,因为他是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雷振堂告诉他女人都喜欢浪漫,所以才帮他策划了今晚这个惊喜,向熟识的朋友借来这个刚装潢好,尚未开幕的新餐厅来布置,弥补下午他那个既没鲜花,也没戒指,更没烛光晚餐的失败求婚。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她的反应会是这样?

  “精灵……”他再度伸手拉她,试图与她沟通,结果话都还没说就被她再度甩和了手。

  “走开。”她说,语音竟有着浓浓的哭腔。

  他倏然一惊,哪还管得了什么三七二十一的,直接用力将她拉到面前,只见她早已泪流满面。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问她。

  “走开。”她用力挣扎。

  “为什么哭?”他着急的问。

  “走开。”她依然是这句话,抽抽噎噎的模样让他眉头深锁。

  头顶上的雨好像愈下愈大,他抬头看了下四周,只见前方霓虹灯闪烁处有间旅馆,他想也不想立刻将她拉往那个方向,揽着她走进旅馆大门。

  把单瑜茜拉进旅馆的房间之后,池泽京第一件事就是将房里的暖气开到最大,然后把她拉进浴室,拿起墙上的吹风机将她被雨淋湿的头发吹乾。

  她已经停止哭泣,泪水也擦乾了,不过却板着一张全是气闷表情的脸,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让他莫名其妙,苦笑不已。

  过了一会儿后,确定她头发已全吹乾,他将她拉回房间,然后按坐在床上,自己则拉来一张椅子,双手盘胸的坐在她面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他在等待她主动说明自己发怒的原因,她却始终闷不吭声,他无奈的等了半晌,最后也只能投降。

  “我做错了什么?”他直接开口问她。

  她依然不发一语。

  “你不说我要怎么改过,难道要我下次再犯一样的过错,再把你惹哭、惹火吗?”他叹息的再度开口。

  单瑜茜终于将视线转向他,在进房后首度开口说话。

  “如果有一天,你接到一通别人用我的手机打给你的电话,告诉你我车祸进了医院,你匆匆忙忙赶到医院,却看见我站在医院门口对你说开玩笑的,你会有什么反应?”她冷着脸问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