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池泽京不由自主的紧握拳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沉声道:“只因为一个星期没有连络,你就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判我出局吗?这种分手的理由我拒绝接受。”

  “为什么?”单瑜茜再也遏制不住心里的痛苦难受,对着他脱口叫道,之前所佯装出来的平静表象已然全数瓦解。“你为什么要拒绝,你爱的不是我,我身上也没有任何东西是你想要的,你到底想怎样?不要以为我单纯善良就好欺负,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绝对!”

  原本应该很有气势的威胁,在她话说到一半掉下眼泪之后,整个感觉就变了调,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模样,让池泽京的怒火一下就被浇熄了。

  “你在胡说什么?谁跟你说我不爱你了?我爱你。”不理她的推拒,他直接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拥抱着。

  “你说谎,放开我。”她泪如雨下,拚命挣扎。

  “我可以对天发誓。单瑜茜,我爱你。”

  “不要再对我撒谎了,我亲眼看见你和别的女人在池氏金控大楼外当众接吻,这样你还敢说你爱我吗?”她哭泣的哀求道,“所以,拜托你不要再骗我了,拜托你……”

  池泽京目瞪口呆的瞪着她,既震惊又难以置信,完全没想到她当时竟然会在现场,而且还看见了那该死的一幕,老天这是在玩他吗?

  马的!

  夜深人不静。

  单瑜茜的小套房内不时传来她抽噎而压抑的哭泣声,让池泽京原本只是隐隐作痛的头愈来愈痛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当时她竟会在现场,如果他知道的话,不管是为了公司,又或者为了去新加坡处理金融诈骗案时能得到叶家的帮助而事半功倍,他都不会让那个女人碰他一下的,可惜后悔已莫及。

  叶馨予是新加坡叶氏企业的千金小姐,自从两年前在一场国际会议中认识他之后,就一直在倒追他,作风主动而大胆。也因此金融诈骗案发生后,叶氏在第一时间并未以合伙人的身分告知,反倒让正在台湾旅游的叶馨予特地跑来池氏转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再然后,也就有了被单瑜茜撞见的那一幕了。

  这件事要解释其实并不难,因为他完全就是事件中被非礼的受害者,只是基于对于叶氏的感谢,以及不忍让一位千金小姐当众难看,他这才没有大动作的一脚将邵个段脸皮的女人从他身边踹开。

  以迠问题在于,他若想解释这件事,就得先将他的真实身分坦白,然后连带一堆他想说与不想说的事都会被牵扯出来。他不想再对她说谎,但有些事他却不想说也不能说……

  “你走吧,不要再到这里来了,我会帮你跟院长辞职。”单瑜茜伸手推他,哑声与他诀别,语意很清楚,希望他们俩这辈子再无相见之日。

  他倏然收紧双臂,瞬间又将她搂得更紧些,然后直视着她泪眼婆娑的双眼,以坚定不移的神情和语气,发誓般的对她说:“我不会离开这里,也不离开你。”

  她闻言,泪水似乎在一瞬间又掉得更快了一些。

  “你到底想怎样?”她抽噎的问道,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明明不爱她,明明有了比她漂亮,条件也一定比她更好的女人,却依然在这里对她纠缠不休,害她痛不欲生,心痛不已。

  “过去一个星期我一直都在国外处理事情,晚上十一点在桃园机场下飞机之后,就直接搭计程车回这里,只因为你在这里。”他告诉她。

  单瑜茜闻言不发一语。

  他继续说:“我承认自己有对你说谎,但绝对不是在对你的感情上,我爱你是真的,没有一丝虚情假意在里头,更没有劈腿,三心二意。至于那天那个女人,我和她已经认识两年了,从头到尾都是她一厢情愿的在倒追我,我对她没有任何诚觉,也拒绝过她很多次,我可以对天发誓。”

  “没有感觉你却和她接吻?”她沉默了一下才哑声开口,语气明显软了些下来。

  “那不叫接吻,那叫强吻。我被她强吻,我是被她非礼的受害者。”他既认真又严肃的对她说。

  “你并没有推开她。”她指证历历,当时她看的很清楚。

  “我必须顾及她和她背后公司的面子,毕竟她是个女人,而且我们两家公司又有合作关系,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他解释,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她有反应就还有救,他最怕的就是她什么都不说,一心一意只想和他分手。

  “你一直说的公司到底是什么公司?你不要以为随便拿个莫须有的公司来说就能糊弄我,我是单纯,但不是单蠢。”

  她伸手擦去脸颊和眼眶中的泪水,吸着鼻子对他说。“还有,你先放开我,我很热。”

  穿着外套被裹在大棉被里,刚才还使尽全身气力大哭了一场,她现在全身都热呼呼的直冒汗。

  他闻言,看了一下她红通通的脸颊后立刻松开她,然后伸手帮她将棉被拉开之后,双手一伸又再度将她重新拥进怀里,就像怕她会跑掉一样,让她想笑又想号啕大哭。

  过了一会儿,他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房内响了起来。

  “当初我流浪到这座小镇时,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里停留,更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你,爱上你。

  “万圣节Party那晚突然下起大雨,你留我在育幼院住一晚时问了我的名字,

  那时我没想到自己会继续留在这里。事实上,在隔天醒来走进厨房想向你告别,却因为看不下去你在厨房里笨手笨脚的样子而动手帮忙做早餐时,我脑子里依然还是只有离开的念头。所以——”

  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深深地看着她,“那时我并不认为自己用假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假名?”她瞠眼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