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天涯何处无芳草,多情却被无情恼,真的很贴合现在的她呀。

  她闭上眼睛,轻靠在木头围栏边上,一次又一次的吟诵着,重复再重复。

  “你在念什么?”四周出奇的安静,突然响起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将人吓得心脏病发,幸好单瑜茜本身没有心脏病。

  她迅速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身影立在长廊台阶下方,站得笔直的出现在她面前。

  黑夜中,在昏暗不明,对方又背光而站的情况下,她完全看不清楚对方的五官,但是他的声音……这个声音她不可能会不认得。

  是他,他回来了。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睡着了正在作梦,否则他怎么可能会回来呢?这一定是一场梦。

  “怎么呆呆的?一个星期不见,难道就忘了我是谁了吗?”池泽京开玩笑的说,走上前伸手碰了碰她的脸,却被她冰冷的脸颊温度给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么冷?”他蹙眉问道,又伸手去摸她裸露在空气中的手,然后整个人被冻到。

  “你是怎么一回事,手怎么会这么冰,为什么不进屋子里去,这么冷的天气,你一个人半夜坐在这里做什么?快点起来。”

  他着急的怒声道,一把将她从走廊上拉了起来,却被她突然发出疑似疼痛的低喊声吓得停止一切动作。

  “怎么了?”他迅速问道。

  “脚好痛。”曲膝太久加上天冷血液循环不好的关系,她的双腿疼得无法站直,只能半曲着腿。

  他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她房间的方向走去。

  身为天使育幼院的一分子,并以此为家的单瑜茜拥有一间独属于她的个人小套房,里头除了厨房外,其他设备一应倶全。可谓麻雀虽小,五脏倶全。

  池泽京将她抱进房里,放在床上,在明亮的灯光映照下,他这才发现她的双唇、双手都冻到有点发紫了,而身上穿的除了外套稍厚外,其他衣物都单薄得没半点御寒效果,他在发现这点之后,怒火一下子就从心里冒了出来。

  “为什么不多穿一点衣服?你是三岁小孩不知冷热,不会自己加减衣服吗?”他怒声道,一边动手将床上的棉被拉过来,将她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张脸在外头。

  “你到底在想什么。”他直起身来,双手叉着腰质问,依然觉得火冒三丈。

  “如果我今晚没回来,你是不是打算要冻死在走廊上?你半夜不睡觉,一个人坐在走廊做什么?是为了什么事,有什么理由,你说出来我听听!”屋里一片沉静,她始终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目光陌生得就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怎么回事?”他终于发现到她的不对劲,眉头轻蹙,缓声问道。

  她依旧一动也不动,一个劲的沉默不语。

  “精灵?”他担心的坐到床畔,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脸。

  她忽然侧头避开了他的碰触,然后开口说:“我没事。时间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她这是送客的意思,池泽京怎会听不出来,但也因为如此让他更加觉得不对劲。俗话不是说小别胜新婚吗?他们俩分开了一个星期后再相见,她怎会是这种冷淡的反应呢?他眉头深锁,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想,难道她是在为过去一个星期来他都没和她连络的事生气吗?

  “精灵,我的手机弄丢了,所以过去一个星期我没办法和你连络。”他开口主动解释,希望她能稍微消消火,怎料她仍没有任何反应。

  “你回去休息吧,我要睡了。”她说完直接闭上眼睛,让他顿时感觉到案情不单纯。

  到底在过去一个星期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要不然她对他的态度怎会变成这样呢?这根本就不是她的个性,也不是她面对事情、处理事情的态度,这样的她一点也不像她。

  “精灵,张开眼睛看着我。”他命令道,语气严肃。

  他强势的命令语气让单瑜茜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面对他。

  “发生了什么事?”他柔声问,脸上写满了关心。

  她沉默的看着他,感觉心很痛,因为她很想相信他所表现出来的关心,却又明白这一切全是虚情假意,全是假的。

  他说他手机弄丢了,所以才没办法和她连络,这个理由一点也不高明,他难道不知道只要拨一下104查号台,就能轻而易举要到天使幼育院的连络方式吗?

  况且他不是失去连络一天或两天而已,而是一整个星期,如果他心里真有她的话,会没想过在始终连系不上他的这段期间,她会有多着急、多担心、多忐忑不安吗?如果他想过,真的在意过她的感受,那么查号台这么好用的查询方式他又怎会遗漏呢?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没担心过、没在意过才是真的吧?这就是事实。

  “我们分手吧。”她开口说。既然他不想说这句话,那就由她来说。

  他神情一僵,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们分手吧。”她直视着他的双眼,从床上坐起来,再次说道。

  “理由是什么?”他隐忍着怒气,沉声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