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将皮包再度拿起来用力的抖动,心想机车钥匙一定卡在包包某一处,不可能会不见的,绝对不可能。她用力的抖动手上的皮包,用力的抖,使劲的抖。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停车场收费的阿伯走过来问。

  “我的车钥匙不见了。”她木然的答道。

  “会不会掉在路上了?你刚才去了哪里,要不要回去找找看?”

  “回去?”她停下抖皮包的动作,转头茫然看向阿伯。

  “对,回去找找,也许就掉在哪里的地上了。”

  “回不去了。”她喃喃地答道。

  “什么回不去了?你刚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怎么会回不去呢?”她説。

  “回不去了。”她再次喃喃低语,茫然凝视着前方的双眼突然淌下泪来,一滴接着一滴,顿时把阿伯惊慌了。

  “你先别哭啊,别哭。就算找不到钥匙也可以找锁匠或车行来帮你发动车子或换个锁呀,你先别哭,别急着哭啊。”阿伯急急忙忙的安抚着她。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他上台北之前了。

  单瑜茜抽抽噎噎的想着,心痛难抑。

  他说他家里发生了一些事需要他去处理,但他哪来的家人?哪来的家里?

  他曾跟她说他没有家,说他父母都已经过世了,说他是独子,没有其他兄弟姊妹,这些全都是谎话吗?还是他刚才在电话中说的才是谎话?

  等我回来。

  他还会回来吗?

  台北是个花花世界,四处都充满了诱惑与魅力,不是每个人都禁得起它诱人的考验,一旦被诱惑了,沉迷了,还会有人想回到这个什么都没有,只有工作和责任的乡下育幼院吗?

  不会的,他不会再回来了,他们俩也回不到过去,更没有未来了,什么都没有了。

  泪水愈掉愈急,喉咙和鼻子都塞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她再也压抑不住所有痛苦,遏制不住的号啕大哭,就像想把心里的痛与苦全部哭出来一样。

  只要将心里的痛与苦全部哭出来,发泄出来,她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心痛难受了,是不是?

  呜呜……呜……

  连续一个星期金泽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一通电话,让单瑜茜心里那一小簇希冀的火苗一点一点的变小,终至熄灭。

  他不会回来了,不要再浪费时间去想他,不要再期盼那不可能发生的幻想,事实早就已经摆在眼前了,她也该接受,也该死心了。

  他只是一个过客,长痛不如短痛。你没那么爱他。

  过去一个星期,她每天都这么告诉自己千遍、万遍,但是她的脑袋虽清楚明了这一切,一颗心却是那么的不受控,一次次怀抱希望,又一次次伤心失望,心痛难抑。

  他待在育幼院里的时间不长,前后不过两个多月而已,但院里却处处充满了他所留下的身影。

  在蔚房里,在宿舍里,在院童热切期盼的点心时间里,在她一个人夜深人静的轮值时间里,在院童们的心里,还有,在她的心里。

  在四处都充满了他所留下身影的环境下,她到底该怎么遗忘他?更何况还有人每天都在提醒着她那不可抹灭的存在。

  “精灵老师,厨房叔叔什么时候会回来?”

  “精灵老师,厨房叔叔呢?”

  “精灵老师,我想吃厨房叔叔做的点心。”

  “精灵老师,我好想厨房叔叔喔,你帮我打电话叫他快点回来好吗?”

  她的心真的好痛,就像血淋淋的伤口还没癒合,又不断往那伤口上戳,让她伤上加伤那般疼痛,一点复原的希望都看不见。

  他什么时候回来?不会回来了。

  他呢?她也想知道,好想。

  想吃他做的点心?以后大概永远也吃不到了。

  打电话给他?以为她没打过吗?

  未开机,未开机,永远的未开机,这才是她绝望的主因,因为除了那个手机门号,她再无其他方法可以连络或是找到他。

  不觉得挺好笑的吗?难怪院长妈妈会说她太单纯,一定会受伤,还真的是铁口直断。她自嘲的忖度着,泪水却不受控制滑落下来,一阵冷风吹过,只觉得冰冷透心。

  她蜷曲着身体,独自坐在深夜里的木造长廊上,吹着一月的冷风,感觉好冷,却一点也不想动。

  她心想,如果她就这么坐在这里冻死了,又或者生一场大病的话,他会在乎会心疼吗?

  这个想法才在脑袋闪过,她便忍不住的轻哼一声,语音中充满了可笑与自嘲。

  他都已经断了和她的所有连系,又怎会在乎她的生死呢?单纯不是呆,不要把自己从单纯变成单蠢,那就是真呆了。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奶瑙。”

  她轻吟着苏轼这首“蝶恋花”,这是她为了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特地上网查来的,没想到却愈读愈喜欢,不知不觉就将整首词给背了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