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来人往、众目睽睽的大街上接吻?单瑜茜感觉自己如入冰窖,冷得浑身颤抖,心里响起一种“啵啵啵”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正在碎裂。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对男女从贴近亲吻到分开,男方没有任何推拒的反应,然后看着他们亲密的一起走到路边,一起坐上停在路边的宾士轿车扬长而去。

  单瑜茜不知道自己呆站在原地有多久,只知道等她回神想举步离开时,她的双脚僵硬得不听使唤,害自己差点跌倒。

  她站在原地稍微活动了一下双腿,又茫然的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捷运站的方向后,这才举步缓缓往前走去。

  她什么都没办法想,脑袋一片空白,也可以说是一片混沌,塞不进任何一个问题或一丝想法,除了空白与混沌再无其他。

  机械式的走到捷运站,机械式的买票坐车,从捷运再转搭火车回家。

  火车上,她的手机蓦地响了起来,是他。

  她没有接,不敢接,因为接了她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也因为她的脑袋仍然一片空白,一片混沌,什么都无法思考,什么都无法想。

  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之后停掉,不到几秒钟又再度响了起来。

  “小姐,你的手机在响。”坐在她身边的乘客出声提醒她。

  她反射性的转头,目光所及,这节车厢里的乘客竟全都在对她投以注目礼,这才猛然发现自己不接电话的举动已经影响到他人而迅速将电话接起。

  “喂。”

  “精灵,是我。你刚在忙什么,怎么没接电话?”他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令她的鼻头猛然一酸。

  “嗯。”她胡乱轻应一声权充回答。

  “不方便讲话吗?”

  “嗯。”

  “那我长话短说,你听就好。一,你帮我向院长请假几天,就跟她说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需要我去处理,所以接下来几天没办法回育幼院,厨房的工作要麻烦她找人帮忙。二,每周二、四要送往池氏金控的点心要暂停供应,等我回去再恢复,我已经跟对方说过并得到他们的同意了,请她不必担心。精灵,我会尽快把事情处理好早点回来的,你不必担心我,等我回来。”

  “嗯。”

  “那我挂电话了,你去忙吧。”

  “嗯。”

  他果断的将电话挂断,她则木然的将手机从耳边放了下来,呆若木鸡,不再移到火车到站后,她机械式的下车,机械式的走到她机车寄放处,停下来,伸手向皮包内寻找车钥匙,找了半天却找不到。

  她蹲下来,将皮包内的东西全部倒在水泥地上寻找,手机、书、皮夹、急救包、雨伞、面纸、护唇膏、房间钥匙、育幼院办公室钥匙,散落在地上的一堆东西中,独缺她要找的机车钥匙。

  她将皮包再度拿起来用力的抖动,心想机车钥匙一定卡在包包某一处,不可能会不见的,绝对不可能。她用力的抖动手上的皮包,用力的抖,使劲的抖。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停车场收费的阿伯走过来问。

  “我的车钥匙不见了。”她木然的答道。

  “会不会掉在路上了?你刚才去了哪里,要不要回去找找看?”

  “回去?”她停下抖皮包的动作,转头茫然看向阿伯。

  “对,回去找找,也许就掉在哪里的地上了。”

  “回不去了。”她喃喃地答道。

  “什么回不去了?你刚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怎么会回不去呢?”她説.

  “回不去了。”她再次喃喃低语,茫然凝视着前方的双眼突然淌下泪来,一滴接着一滴,顿时把阿伯惊慌了。

  “你先别哭啊,别哭。就算找不到钥匙也可以找锁匠或车行来帮你发动车子或换个锁呀,你先别哭,别急着哭啊。”阿伯急急忙忙的安抚着她。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他上台北之前了。

  单瑜茜抽抽噎噎的想着,心痛难抑。

  他说他家里发生了一些事需要他去处理,但他哪来的家人?哪来的家里?

  他曾跟她说他没有家,说他父母都已经过世了,说他是独子,没有其他兄弟姊妹,这些全都是谎话吗?还是他刚才在电话中说的才是谎话?

  等我回来。

  他还会回来吗?

  台北是个花花世界,四处都充满了诱惑与魅力,不是每个人都禁得起它诱人的考验,一旦被诱惑了,沉迷了,还会有人想回到这个什么都没有,只有工作和责任的乡下育幼院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