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他已经完全记不起那个小女孩的长相了,却记得她刚来的时候有着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后来为整理方便被院里的老师剪掉了,那时候她哭得好伤心。

  之后不知道是谁跟她说头发还会再长长,很快就会跟以前一样,甚至更长之后她就破涕为笑,不只从此没再为头发哭过,连有些坏小孩故意拿这件事来欺负她的时候,她都能乐观的拿这些话来照本宣科的教导对方。

  鳝鱼,会是你吗?

  “金大哥,你怎么了?”他怔怔地凝望着她好半晌都不说话的模样,让单瑜茜疑惑的问道。

  “你之前跟我说过,你六岁父母车祸过世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在这间天使育幼幼院,没换过别的地方吗?”他问她。

  单瑜茜眨了眨眼,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老实的回答。

  “不是一直在这里,在我九岁之前,我们的育幼院在别的地方,后来因为老地主过世,他的子女要把那块地卖掉,我们育幼院才会搬到这里。”

  “以前的育幼院是在哪里?”

  “正确的地址要问院长妈妈,我只知道是在苗栗的某个乡下地方。”池泽京闭上眼睛。没有错,是在苗栗。

  “金大哥,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他睁开眼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再度开口,“当时的院长也是现在这个院长吗?”

  “不是,以前的院长在育幼院搬到这里来的隔年就因为生病离开下,院从妈妈是在以前院长的请托下到这里来的。”

  原来如此。池泽京恍然大悟,难怪他对现在的院长没半点熟悉的感觉,原来……

  换人了。原来她真的是那个单纯乐观,绰号鳝鱼的小女孩,真的是她。

  “金大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些问题?”她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他勉强一笑,转移话题,“你怎么不叫我鲸鱼?”

  “这样叫有点奇怪,我们都是大人了,又不是孩子。”她看了他一眼,有些害羞又有些尴尬。

  “我不也叫你精灵?”

  “感觉不一样,精灵有很多人在叫,但是金鱼只有我一个人叫,而且叫金鱼真的有点突兀……”她有些犹豫,总觉得他的样子和气质真的跟金鱼很不符呀。

  “所以你是害羞?”他嘴角微微扬起。

  “你要这么说也行。”她点头承认,只要别再坚持让她叫他金鱼就行了,因为她真的叫不出来。

  “好吧,不叫鲸鱼。那你得答应我把大哥两个字去掉,叫我京,或者是泽也可以。”他对她要求。

  单瑜茜无言的看着他,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起来,没想到在众人眼中一向冷淡寡言的他竟然也会有这么热情的一面。金或泽?哎,才刚说要交往不到十分钟,他就要她这样黏乎乎的叫他,教她怎么叫的出口啦?

  “那我直接叫你金泽好吗?”她问他。

  “不好。”他直截了当的拒绝。

  “为什么?”

  “我不喜欢金泽这个名字。”

  “这是什么理由,金泽不是你的名字吗?”她哭笑不得的问。

  “总之我不喜欢。”他直接说,一顿后又干脆对她建议道:“与其叫金泽,不如泽京好了!”

  她张口结舌的看着他,一整个啼笑皆非。

  “你在开玩笑?!”

  “没,我是认真的。”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京、泽、泽京,这三个称呼方式你选一个,以后别再叫我大哥,因为我不是你的大哥,而是你的男朋友。”

  他说得坦荡,她听了害羞。不过如果她真的只能从中三选一的话,那她也只好催眠自己说他从小住国外,习惯了国外名字放前,姓氏放后的叫法。

  “泽、金。”她终于开口。

  池泽京扬唇微笑,心满意足,因为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再叫一次。”他要求道。

  “泽、金。”她无奈的唤道。

  他倏然咧嘴,开心的倾身在她颊上印下热热的一吻。

  单瑜茜不由自主的惊瞠双眼,这是今早他第二次吻她了,一样突如其来,一样让她心跳加速,即使在他已从同事升格为她的男朋友之后也一样。还有,他的热情真的完完全全出乎她意料之外,让她惊愕无比。

  “发什么呆?我们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该做正事了。”

  他用沾了面粉的手轻刮了下她的鼻子,在她鼻子上留下一道白白的印记,她却浑然不觉,让他觉得好好笑。

  一提到正事,单瑜茜立刻收敛心神,摆出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来面对,困扰她一整晚的感情事解决之后,此刻的她终于能心无旁骛的专心在正事上,不再分心。

  因为她的认真,让池泽京不知不觉也变得心神专注了起来,两个人一个讲解教学,一个认真学习,在制作甜点蛋糕不可或缺的各种搅拌声中,气氛格外和谐悠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