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是在这里长大的?”金泽惊讶的问,压根儿没想过她竟然会是一个孤儿。

  “很惊讶吗?”她微笑道。

  “有点。”他老实点头。

  “为什么?”

  “个性不像。”她眉头轻挑,露出不解的表情。

  “太过热情、热心、乐观,不像是在一个缺乏亲情、爱心的环境下长大的人。”他难得说这么长一串话。

  “你不觉得我们育幼院里充满了爱心吗?院长的爱心、老师们的爱心、义工们的爱心,还有所有资助我们育幼院的社会大众的爱心,在这种被爱包围的环境下长大,我没有这种个性才奇怪吧?我可是每天都充满了感谢。”她开朗的笑道。

  “所以即使你已经成年,可以离开这里寻找新的人生,你仍义无反顾的选择留在这里?”

  “我喜欢这里,这里是我的家。”她简单的说,言语中充满了对这间育幼院的感情。

  这一瞬间,金泽发现自己的心好像隐隐地被触动了一下,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一点兴趣,想更加了解、认识她。

  “你几岁到这里来的?”他问她。

  “六岁。”

  “知道原因吗?”她点头。“爸妈车祸双亡,没有亲戚收养,所以就到这里来了。”

  “是没有亲戚,还是没有亲戚愿意收养你?”他问道。

  “我还真没研究过这个问题。”她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笑。

  “你不好奇自己在这世上或许还有亲人吗?”

  “育幼院里的每个人都是我的亲人。”她微笑着摇头。

  他瞬间明白她的想法,有没有又如何呢?就算有,当初不愿意领养她的那些人和将她抚养长大的育幼院相比,亲疏显而易见,也难怪她会有此回答了。

  “期间都没有遇到有人想收养你吗?”他看着她白里透红、长相可爱的脸蛋好奇的问。心想着,她现在都还能让人有可爱的感觉,小时候的模样一定更讨喜才对,怎么没被人收养呢?

  “不知道。”她随意的耸肩,没有多做说明或解释。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没执着在这个问题上,又问:“你今年几岁?二十、二十一?”

  “二十五,我看起来应该没有这么小吧?”她哭笑不得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若不是你已经在当老师了,我会猜你十八岁。”

  “没想到你也会说笑话。”单瑜茜忍不住哈哈笑道,觉得他今天好像挺有聊天兴致的,既然如此,她决定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多了解他一点。

  “你呢?今年几岁?”她反问他。

  “你觉得呢?”

  她打量着他蓄着胡子,看起来有些瘦削又有些沧桑、黝黑的脸说:“我猜……嗯,三十七或三十八,对吗?”

  金泽浑身一僵,顿时无言以对,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有这么老吗?

  他错愕的反应太过明显,让单瑜茜想假装没看到都不行。

  “呃,我猜得太大了吗?”她有些不好意思,“那三十三或三十四?”一下子就减了四岁,应该差不多了吧?她心想。

  “三十。”他看着她说。

  “啊?”她整个傻眼,遏制不住瞠目结舌的脱口而出,“你骗人!”

  “我为什么要骗你?”金泽满脸黑线的反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你真的只有三十岁吗?”

  她有些难为情,但又觉得不可思议,无法不质疑。事实上她一直以为他年近四十,结果他竟然告诉自己他只有一二十岁!这叫她怎能不讶异呢?

  “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老?”他无奈的问道。

  她不想伤害他却又学不会说谎,只能先点头再道歉,“对不起。”

  “这又不是你的错,只是……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老吗?”金泽忍不住再次向她确认。

  他从不认为自己长得帅,或是温文儒雅、俊逸潇洒之类的,但是应该也不难看,五官端正、面目清朗,稍微打扮一下也称得上是一个挺拔的型男,怎么在她眼中却好像变成一个中年大叔呢?

  难道这和他脸上的胡子有关吗?以前的他并没有留胡子,可只是多个胡子而已就能老了将近十岁吗?这差别会不会太大了,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呃,我乱猜、乱说的你别介意,我很不会猜别人的年龄,真的。”单瑜茜亡羊补牢的对他挥手,不敢再对这个问题表达意见了。

  金泽猛地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他怎会突然如此在乎自己的外观年龄。

  他摇了摇头,安抚的对她说:“没事。”顿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强调道:“不过我真的只有三十岁,你若不信我可以拿身分证给你看。”

  “我相信,我相信。”单瑜茜点头如捣蒜,仍然觉得有些尴尬,只好脚底抹油,“小朋友睡午觉的时间快到了,我得去监督一下。你忙吧。”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快步逃离现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