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精灵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单瑜茜笑了笑,转头招呼男人,“跟我来。”

  那个男人始终一语不发,面无表情,不过她也不在意,因为她请他来只是想让他饱餐一顿,让他感受节庆的热闹气氛,以及人间处处有温暖而已,因为他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茫然、太阴郁了。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她有这种感觉。

  院里的餐宴采自助式,三十四名院童加一个院长、七名教师和五名义工老师及其家人,还有许多在院里长大已出社会独立的学长姊们,场面相当热闹。

  不过大家都算是有眼力的人,见单瑜茜身边带着一个沉默不语又面无表情的陌生人,都没有来打扰他们,顶多打个招呼后便笑笑离开。

  至于没眼力的院童们她却希望能多来找她,因为他们的单纯、愉悦和笑容总是充满了阳光,能驱散阴霾带来光明与希望。

  “我们院里总共有三十四个孩子,从一岁到十五岁不等,一个院长,七名专职教师,五名义工老师和大家的家人,以及一些已经长大出社会工作独立的孩子们,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单瑜茜对男人解释,没希望得到他回应,只是简单的说明眼前的热闹景象从何而来。

  “在这里你不必客气,吃完了还可以再去装,大家都这样。喔,对了,顺便跟你介绍一下,那个穿修女服的修女就是我们院长,姓顾,你可以称呼她顾院长或是直接叫院长,她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一生都奉献给主和这个天使育幼院,是我最尊敬的院长妈妈。”

  她边吃边说,没在意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有没有在听或是听进多少,只觉得既然他是因她而身处在此的,那么她就应该尽地主之谊介绍一下周遭的人事物,让他多少有点参与和融入的感觉。

  “精灵老师。”这时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她面前。

  “圆圆,怎么了?”她低下头,微笑的问。

  小女孩未满六足岁,长得圆圆胖胖、十分可爱,不说没人会相信她两年前被送来育幼院时,是个体重不足十二公斤,遍体鳞伤的受虐儿,让人担心会不会随时咽气。

  “方方说,这个叔叔是老师的男朋友,是吗?”圆圆伸手指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天真的问。

  单瑜茜闻言顿时满脸黑线,抬头寻找胡说八道的罪魁祸首。

  看到躲在一面墙壁后方,只探出一颗头来偷看的小家伙,她朝他勾了勾手道:“方方,你过来。”

  顽皮的小家伙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走了过来,脸上有着做错事正想办法要怎么让老师息怒的表情,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

  “方方,你跟圆圆乱说什么,你知道什么叫男朋友吗?”她拿出老师的架式,一脸严肃的问。

  方方比圆圆大两岁,却和圆圆一样是在两年前进育幼院的,比圆圆早大概三个月左右。当时已经六岁的他防心很重,大伙绞尽脑汁花了三个月都没能卸下他的心防,结果却让遍体鳞伤的小圆圆做到了。事后大伙曾经研究讨论过这件事,结论出那是一种类似比较后的同情心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终于让方方敞开心胸,并且懂得关心与保护,真是值得庆幸。

  “嗯。”面对她的质询,方方低头应道。

  “好,那你告诉老师,什么叫男朋友?”

  “就是可以结婚的对象。”方方答道。

  “这是谁告诉你的?”单瑜茜一整个傻眼,忍不住脱口问道。

  “没有人告诉我,我自己知道的。”方方脸上有着得意的表情,然后看向圆圆说:“所以圆圆,以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知道吗?因为以后我们会结婚,你嫁给我当老婆,知道吗?”

  单瑜茜前一秒还因方方的回答而呆滞,下一秒却因他对圆圆说的话而忍不住喷笑。

  天啊,这小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呀?才国小二年级而已,竟然已经想到结婚的事,连老婆都找好了?这也未免太早熟了吧?然而令她更加笑不可抑的是小圆圆的回答。

  “知道。”圆圆点头应道。

  单瑜茜压抑着大声爆笑的冲动,闷笑了好一会儿,差点没得内伤。

  “我的天,你这小家伙脑袋在想什么?精灵老师二十五岁了都还没想结婚的事,你今年几岁?才八岁而已就想结婚会不会太早啦,方方?”她伸出食指点了点小家伙的额头,又好气又好笑的说。

  “精灵老师有男朋友,很快就能结婚了。”方方瞄了瞄坐在她对面始终不发一语的男人,语气竟像是在安慰,让她一整个哭笑不得又尴尬不已。

  看着眼前一大两小的互动,男人忍不住轻扯了下唇瓣,接着讶异的僵了一下,因为他从没想过自己还笑得出来,他以为自己早已经忘了要怎么笑了,还有这种发自内心想笑的冲动对他而言也是陌生的,因为过去他的笑不是想笑才笑,而是不得不笑,假到连自己都觉得厌恶,所以离开家不需要再面对那些他需要强迫自己微笑的人之后,他就没再笑过了。

  事实上不只有笑,他的喜怒哀乐好像也在他离家之后随之离去,留下的只有木然与茫然。

  他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对劲,却无力阻止。橡皮筋虽然有弹性,可伸缩,但是拉扯久了也是会弹性疲乏,终至绷断。而他正在等待断裂,又或者其实早就已经断裂废弃无用了呢?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就此挥别一切,他闭上眼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