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外派情人 >
三十


  第七章

  喻婷以为和王汉东约会,多少能从他口中套出他对佟平的不满之处,然后她就可以慢慢的对他循循善诱,消弭他心中的不满与愤怒。

  可是结果她却一无所获,因为王汉东除了不断的吹嘘自己的本事、优点和长处,企图以此勾引她之外,根本就没有给她发问或说话的机会。

  所以一吃完晚餐,不到八点的时间,她就找借口先行离开了,只是离开餐厅之后,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她不想回家,因为她还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和表情来面对佟平。

  可是她之前的租屋早已退租了,也不能突然跑回爸妈家去,更不可能去打扰新婚还不到半年的堂姊,所以她只能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逛累了就找间咖啡店坐下来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眼见落地窗外的商店一间间的拉下铁门打烊了,她却仍没有半点想回家的念头。

  她在逃避,她知道,也知道这样做并不能解决问题,可是她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因为佟平今天在办公室里的态度深深伤害到她了。

  一滴眼泪突然掉落桌面上,被她用力的抹去。

  她讨厌哭。

  然而,她不也讨厌逃避现实吗?

  怔怔的望着落地窗上反射出来的自己,那个垂头丧气的人真是自己吗?她的积极到哪儿去了,她的

  微笑又到哪儿去了呢?难怪她会不快乐。

  她蓦然用力的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负面思考与多愁善感都不是她的个性,她应该是积极向上的,即使遇到了困难也能脚踏实地的想办法慢慢去克服才对,这才是真正的她不是吗?

  轻叹一口气,她终于想通的起身结帐,决定回家面对一切,不再做只逃避现实的鸵鸟。

  可是她不做鸵鸟不代表佟平也愿意谈和。

  一见到她回家,他二话不说就放下手上的报纸转身回房,且熄灯睡觉,连个让她开口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第二天早上又在她起床之前先行出门,让她连人影都看不到:在公司里则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冷漠又疏离,让她完全靠近不了:下班之后更是加班到深夜,回家之后又立刻进房梳洗睡觉,全无视于她的等待。

  这样的情形整整持续了三天,也让喻婷整整难过了三天。

  他是不是不想再和她交往下去,他是不是想要和她分手?喻婷无法阻止自己这样想。

  “咳咳……”

  昨晚他没有回家,她在沙发上等了他一夜,没等到他却染上了风寒。

  她不知道他昨晚睡在哪里,但是如果他是因为她的存在而不想回家的话,那么她应该要有自知之明,不应该再鸠占鹊巢的住在那里,毕竟那是他的家,该离开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咳咳……咳咳……”

  好难过,早上明明还只是轻咳而已,为什么现在却这么的难过?喉咙好痛,头又昏,感觉匆冷匆热的,她是不是发烧了?

  喻婷,你还好吧?”曾晓铃关心的开口询问。从早上开始她就一直咳个不停,而有愈咳愈严重的迹象。

  “我没事,只是感冒而已。”她沙哑的回道,然后又咳了几声。

  “你有去看医生吗?”

  “下班后——咳咳……会去。”

  “你的脸很红,该不会是在发烧吧?”曾晓铃说着伸手探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你在发烧!”她被她的高温吓了一大跳。

  “感冒的人体温本来就会高一点,我没事啦。”喻婷微笑的拉下她的手,声音沙哑的摇了摇头,不想让她替她担心。

  “你确定吗?可是你的温度好像不只高一点,而且你咳得就像是要把心脏都咳出来一样。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曾晓铃蹙紧眉头盯着她说。

  “只要多喝点热开水,我想情况应该会好点。”喻婷又咳了好几声。

  “那我去倒水给你喝。”曾晓铃立刻义不容辞的起身要去倒水,没想到她桌上的电话却好死不死的在这时响了起来,她左右为难的瞪着那铃铃作响的电话。

  “你接电话,我自己去倒水就行了。”喻婷轻咳的说,然后拿起自己的保温杯站了起来。

  她的双脚才站直,突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便猛然袭向了她,接着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沉沉的往下掉落。

  “喻婷!”

  她似乎听见了晓铃惊慌的尖叫声,也似乎听见有人快速冲到她身边的慌乱脚步声,接着便完完全全失去了意识。

  佟平面无血色的以最快速度飞奔到她身边,但仍没能来得及抱住她下滑的身子,他双手微抖的将

  她从地板上扶起,脸上表情既惊恐又害怕。

  早上他就注意到她身体不舒服了,但是他却为了莫名其妙的坚持,硬是压抑下上前关心她的举动,只不断的找机会走出办公室,偷偷看着她。

  他到底是怎么了?即使为了她答应王汉东的邀约而生气、吃醋,那也应该有个限度吧,而他竟然连续三天都不理她,又对她不闻不问的,他真是该死!

  “喻婷?喻婷!”他慌忙的朝她轻唤着,而她脸色异常发红与毫无反应的模样急坏了他。

  “对不起,她发烧了,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注意到。”曾晓铃不知所措的向他道歉,脸色也因这场意外而吓得有些苍白。

  佟平闻言立刻伸手探了一下喻婷额头上的温度,却差点被她的高温吓着。她在发高烧!

  “王副理。”虽然心慌意乱,虽然一颗心几乎要被自责与懊悔啃蚀殆尽,佟平仍临危不乱、按部就班的迅速朝围绕在他们四周的人下达命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