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外派情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喻婷抬起头来看他,用力的对他摇头。

  佟平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么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你想说什么都行,不想说也行,只要你能够继续爱我、继续待在我身边,那就够了。”他微笑的说。

  “我其实早知道会发生今天这件事,但是却没有告诉你。”喻婷咬了咬下唇,蓦然鼓起勇气,一鼓作气的脱口道。

  佟平先是愣了下,然后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你早知道?”他问道,脸上没有任何惊愕与不信,只有单纯的好奇,好奇她怎会“早知道”这件事,难不成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喻婷紧张的低下头,放下手中的茶杯,又绞了绞手指之后才小声的开口——

  “我有一种预见的能力,偶尔能看见一些尚未发生却一定会发生的事,这是从我外婆那里还传来的。”她说,“在半个多月前我就预见了你被总经理叫去的那一幕,知道你会被人投书检举说你收受回扣,以及事后公司会在你帐户里追查出两百万的汇入款项。

  “我知道这么说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是过去我所预见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画面,从来都不曾没有实现过。我明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却没有告诉你,让你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蒙受了不白之冤,我对、对不起……对不起……”她说着再也忍不住的低泣起来。

  佟平有些呆愕,没想到他只是胡思乱想的说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她竟然真的有!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他赞叹的时候,他得先设法安抚她的情绪才行。她根本就用不着自责呀,毕竟栽脏他、陷害他的人又不是她,她真的是想太多了。

  轻叹一声,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安抚的轻拍了她几下之后再伸手抬起她泪流满面的小脸,低下头来一一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不是吗?”他温柔的凝视着她,柔声安抚。

  “我应该要事先告诉你,这样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她哽咽的说,眼眶中的泪水又再度滑落了下来。

  “你刚刚不是说你所预见的每一件事,从来都不曾没有实现过的?既然如此,说与不说根本就不重要不是吗?”

  “也许可以阻止它发生也说不一定。”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既然有人有心想要陷害我,就绝对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打消这个念头,既然如此,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早发生早解决会比较好吗?”

  “可是你帐户里那两百万怎么办?白纸黑……黑字的证据,没有人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她抽抽噎噎的说。

  “这也出现在你的预见里吗?”他好奇的问。

  喻婷微怔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既然如此,你怎么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我所说的话呢?”他微 笑的凝视着她,眼中的轻松平静始终没有改变过。

  喻婷怔怔的看着他,终于发现到这一点。

  好像从事发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平静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或者她该说,他平静得就像是他百分之百肯定自己一定不会有事,一定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渡过这个难关一样。为什么他能够如此轻松、如此笃定呢?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他再次对她说道。

  “真的不会有事吗?”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问道。

  “相信我。”他轻声的朝她说。

  她又看了他一会儿之后,这才点点头。

  “好。”她相信他,永远。

  他微微一笑,然后低头吻她。

  §第九章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早公司内便吵吵闹闹、议论纷纷的,大家都在讨论关于公告栏上那张最新贴上的人事命令,上头竟然将佟平从业务经理的职务升为副总经理。

  副总经理?

  升职?

  他有没有看错,不是开除而是升职,而且还三级跳的升上副总的职位,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汉东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事命令?人事部的人是不是打错字,总经理是不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发布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事命令?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可以告诉他?

  “这表示说那张黑函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有人编造出来毁谤经理的,经理是清白无辜的。”曾晓铃勾唇微笑的说。

  “怎么可能?我明明就听说他们查到佟经理的帐户里,的确多了一笔两百万的款项,佟经理他怎么可能会是清白无辜的?”

  “副理,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希望佟经理有事的样子。”曾晓铃满脸怀疑的看向王汉东。

  “我并没有这样说,只是觉得总经理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公开说明一下比较好,毕竟在这样莫名其妙、不清不楚的情况下,叫
我们业务部的人以后要怎么跟随一个曾经收受回扣的上司做事?”

  “曾经收受回扣?如果佟经理真的有收受回扣的话,总经理又怎么会升佟经理做副总。我想总经理应该没这么糊涂吧?”曾晓铃眉头微皱的说道,总觉得副理有点怪怪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