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外派情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黑函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经理有心情结婚吗?”王汉东忽然开口问道。

  “当然有,因为黑函上所写的一切都是栽赃、污陷,经理既然没做那种事,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当然有心情结婚。”曾晓铃迅速的替他回答。

  喻婷再度忍不住的抬头看向王汉东。她很少讨厌一个人,但是她真的是愈来愈无法控制自己讨厌他的心情了。

  “曾小姐,不好意思,这几天喻婷的工作可能要麻烦你帮忙代理了。”佟平说。

  “经理你不要这么说,反正平时喻婷也帮我做了不少事,偶尔也该轮到我帮她才对。”曾晓铃笑着挥挥手。

  “请经理放心,我们也会帮忙分担喻婷的工作的。”吕家华说。

  “晓铃说得没错,偶尔也该轮我们帮喻婷才对,要不然每次都是她在帮我们。”张爱美笑着附和,对终于肯抬头看向她们的喻婷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们。”喻婷感动的说。

  曾晓铃、吕家华和张爱美三人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朝她咧嘴笑道:“不客气。”

  收拾好私人物件离开公司之后,佟平带着喻婷去逛台北101。

  他们先去挑婚戒,然后他便一路兴致勃勃的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东逛西逛、东买西买的,兴奋的就像是个外来客一样。不过话说回来,他虽然已在台湾工作了好几个月,这倒是他第一次逛台北101。

  一路上,他们俩手牵着手,虽然外表看起来不大相配,但是环绕在他们四周的恩爱气氛却是那么浓厚,让人不禁感受到满满的幸福,并且不由自主对他们投以羡慕与祝福的目光。

  佟平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是喻婷却因为心事重重,根本没心情和他一同感受。

  “你在担心什么?”明显的感觉到即使努力血拼也无法转移她忧心的注意力,佟平终于投降的找了个可以坐的地方,叹息的凝望着她问道。

  “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喻婷抬起头来看着他,眉头紧蹙的不答反问。

  “担心什么,早上的那封黑函吗?不担心。”他一派轻松的摇摇头。

  他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才故作轻松状,还是真的不但心?答案应该不会是后者吧?即使真是后者,她却没办法像他这么轻松。

  “为什么?”她问他。

  “为什么我要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担心?”他平静的看着她。

  “你没做但是却有黑函出现,那就表示有人想要陷害你、栽赃你,关于这一点你也不担心吗?”她以略微激动的语气盯着他说。

  “别想太多,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他安抚她。

  喻婷用力的摇头,根本无法像他说得那样轻松以对,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这么简单解决的,再过不了几天,公司就会调查出他的私人帐户里有一笔两百万的汇款,正好符合黑函里的指控,所有不利他的证据都会一一的浮现。

  而她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却不知为了什么而没将这件事告诉他。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呀?

  怎么办,她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帮助他呢?

  如果她现在老实跟他说其实她早知道会发生这和事,但是没有警告他,或者是企图阻止这一切的话,他会怪她、会恨她、会从此不再理她吗?

  怎么办,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佟平……”她自责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的苦苦挣扎着,她到底该不该说?

  “你怎么了?”感觉到她浮躁的心,他关心的问道。

  “我……”要说吗?该说吗?她还在挣扎。可是如果现在不告诉他这件事,让他再这样自信满满、什么也不做的悠闲下去的话,到时他要如何面对那出乎预料的调查结果呢?她的双眼中写满了挣扎、痛苦与犹豫。

  “喻婷,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他可以感觉到。

  “我……”她再次欲言又止。

  佟平不想催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突破心防。

  “我们回家好不好?”喻婷又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开口。

  她心想着,至少到时候他若气得不想理她,拂袖而去的话,她不必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可怜她的目光。她不想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被他抛弃,因为她知道那将会成为她永远也摆脱不了的梦魇。

  佟平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一手提起他们买的东西,一手牵着她走向他们停车的方向,然后开车回家。

  回到家之后,佟平并没有马上催促她说,而是先换下身上拘束的西服,回到客厅坐下来泡茶。

  这件事他做起来得心应手,不一会儿的时间,客厅中已充满了浓浓的茶香味。

  “来,喝口茶润润喉。”他端了杯热茶给她。

  喻婷接过手,小口小口将整杯热茶都喝进肚子里之后,却握着空茶杯低着头,仍一句话也没说。

  “我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你这么难以启口,但是只要不是说你后悔答应嫁给我之类的话,我想我应该都能心平气和的听你把令你难以启口的话说完。你不是要跟我说你后悔了吧?”他以玩笑的语气轻松说道,但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轻松的语气中透露出一抹紧张的情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