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外派情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先刷牙洗脸,然后胡乱塞了两片吐司当作早餐之后,她先将昨晚花了两个小时挑选出来的衣服穿上,再坐到梳妆台前准备开始化妆。

  化妆对她而言其实是一件非常高难度的挑战,虽说她事前已经请堂姊喻琦教过她基础化妆,但是她很怀疑临阵磨枪能够创造出什么奇迹。

  但是不管如何,有化妆总比没化妆好吧?用四个字来说就是聊胜于无。

  先上化妆水、乳液、隔离霜,再用粉匠液打底,涂上腮红、画上眼线、眼影、睫毛膏,最后再涂上口红,便可以大功告成。这些步骤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除了前三项她平常就有在做的事能上手之外,其他都是挑战。

  用粉底液时,必须注意粉的厚薄与涂抹是否均匀。

  画腮红时,必须注意涂抹的位置是否正确,以及腮红颜色的深浅。

  画眼线、眼影和刷睫毛膏时所要注意的地方又更多了,套句堂姊的朋友所说的话,这是一门非常高深的学问。

  至于口红的部份,只要能选对适合自己与衣服的颜色,大致上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所以背熟基本原则之后,喻婷开始动手化妆。

  化妆水、乳液、隔离霜,这三项轻轻松松就搞定了,接下来就是涂粉底液打底了。

  喻婷小心翼翼的照着堂姊的教导将液状粉底涂抹在脸上,确定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有涂抹到之后,她放下手审视镜中的自己。

  老天,她觉得自己看起来像个死人一样。是她将粉涂得太厚了吗?

  她将脸上的粉底卸掉,从头再来一次,这次她更加小心的注意着粉底的厚薄度,最后终于上好了差强人意的粉底。

  画腮红就比较简单了,因为只要轻轻的在脸上刷两下就行了。

  困难的是眼线、眼影和睫毛膏的部份。

  时间一分——秒的过去,喻婷已经记不住自己究竟重画了几次眼线和眼影,只知道她的心情愈来愈糟,火气愈来愈大,折败感愈来愈浓重,沉沉的压得她好想哭。

  她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呀!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可恶!

  再一次画好眼影之后,她放弃细查结果,直接抓起睫毛膏来刷睫毛,因为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再重画了,再十分钟就到了和佟平约好的时间,她必须下楼去等他。

  将身体倾向化妆台的镜面,她旋出睫毛刷轻轻的在右眼睫毛上刷了两下。

  情况一切看起来都还好,怎知她眼一眨,准备换刷左眼睫毛时,整坨睫毛膏却在瞬间沾得她右眼下缘全都是。

  瞪着镜中自己惨不忍睹的模样只一秒钟,喻婷的眼泪顿时有如下雨般,哗啦啦的从她眼眶里跌了出来。

  “呜呜……呜呜……”她伤心欲绝的哭泣。

  为什么她会这么笨,连个妆都画不好?

  为什么她要长得这么不起眼,得靠化妆了之后,才能勉强的配站在他身边?

  为什么她都二十几岁了,却还对灰姑娘的故事深信不疑,以为自己终有一天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以为她只要努力就能配得上佟平?

  她真笨、真笨、真笨!

  “呜吩……”

  一边哭一边用卸妆棉将脸上所有的残妆都卸掉,喻婷将自己抛到床上伤心的哭泣,直到她家门铃

  突然响起。 “叮咚、叮咚——”

  她浑身一僵,知道门外的人一定是他,但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却也就是他。

  如果不去应门的话,他应该会自动离开吧?

  “叮咚、叮咚——”

  门铃再度响起,她浑身僵硬的躺在床上,仍然一动也不动。

  待会儿他就会以为她不在家,然后离开吧?她再次安慰的告诉自己。

  “叮咚、叮咚——”

  门铃三度响起,而这回停顿的时间比上回久了许多,当喻婷正以为他也许已经放弃离开时,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却突然的响了起来。

  她瞬间瞪大哭得红肿的双眼,她竟然忘了她虽没申请室内电话,却有手机这件事。怎么办?如果他还站在她大门外,一定听见她手机铃声了。

  “喻婷,你在里面对不对,为什么不替我开门?”门外突然传来他的声音。

  喻婷浑身僵硬的坐在床上。他果然还没走。 “喻婷回答我,如果你不回答我就当你可能生病了,到时我会不计一切的破门而人,我是认真的。”他说,“我数到三,一、二——”

  一听见他开始数数,她立刻跳下床冲到门前将门镇打开,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床边掀开棉被,钻进被窝里,连人带头的全部埋到棉被里去。

  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但是眼前的门却始终没有拉开,站在门外的佟平只犹豫了一下,就动手推门她家的大门,主动的走进屋内。

  他将七坪大小的小套房迅速浏览了一下,终于在隆起的被窝中发现了她的踪迹,他脱下鞋走向她。

  “你在做什么?”他对着隆起的那团棉被问道,“我们不是约好了要出去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