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外派情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今晚离开公司之后,一直都称呼他为经理他都没有异议呀,为什么现在却突然要她别再叫他经理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经理,我不懂你的意思。”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她刚刚到底漏了什么该听的重点呀?

  “你还叫我经理?”他眉头轻皱,语气中有些无奈。

  “可是不叫经理要叫什么?”她并不想惹他不快。

  “佟平,这是我的名字,你应该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经理叫什么名字,可是经理……”

  “叫我佟平。”他打断她说。

  喻婷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张口结舌的瞪着他。

  “不,不行。”她像突然回魂般的猛然摇头,“这样对经理太不敬了。”

  “下班之后我们就是男女朋友,而不是经理与属下了,互叫对方的名字跟不敬有什么关系呢?”他蹙眉道。

  “男、男女朋友?!”她一瞬间张大了双眼,有些结巴的轻吐这差点把她吓死的四个字。

  “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要和我交往,没有异议吗?”她的反应让他有些不快。

  异议?他刚刚说的异议指的是这种事?

  “不,我有异议,我有异议!”她猛然急切的喊道,脑袋里浮现的全是自己和他站在一起不登对的画面。

  “你有什么异议?”

  “我不能跟经理交往。”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吗?”他更皱紧眉头。

  “这怎么可能。”喻婷不由自主的冲口叫道,却在下一秒钟想挖个地洞将自己给埋了。

  她正在使这件令她作梦也会笑,却不可能会发生——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不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复杂化。

  “我的意思是说像经理这么受欢迎,长得帅、能力强、待人有礼,前途又无可限量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不喜欢你呢。”她徒劳无功的解释着。

  “既然你也喜欢我,有什么理由让你不能和我交往?”佟平笔直的凝视着她,一字一字的问。

  看吧,她刚刚就有预感自己会让事情变得复杂化,如果她刚刚撒谎说不喜欢的话,那么事情不就可以简简单单的解决吗?真是糟糕。

  “经理,喜欢你的女生大有人在,而且她们每一个都比我聪明漂亮,为什么你却想和长得不起眼,又不聪明的我交往呢?”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喻婷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

  一顿之后,她咧嘴微笑的看着他又说:“你是不是觉得和我这样的人交往,到时候要分手比较容易?”

  车内忽然陷入一片沉静之中。

  佟平黝黑的双眼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没有开口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这样的他让喻婷愈来愈感觉不安,随着沉静的时间愈拖愈长,她如坐针毡的感觉愈明显。

  终于,他转开了视线。

  “我没有那个意思。”他淡淡的开口说,然后发动引擎将车子驶离停车场。

  在送她到达家门口,她下车之前,他没再开口。

  喻婷的心情很郁闷,而且已经持续了一整个星期。

  转眼之间,又是星期五。

  还记得上星期五晚上所发生的事,佟经理请了她晚餐,还要求着说想要和她交往,结果呢?连续一个星期的时间他连正眼也没看她一下,感觉就像根本已经还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似的。

  他真的曾经说过想和她交往吗?或者那一切根本就是她幻想出来的?

  其实不管那一切是真的发生过,或者只是她的幻想,现在一切都已经回归正途。

  他仍是高高在上,她望尘莫及的业务经理,而她呢,则仍是公司里最不起眼的小业务助理,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却安守本份的认真过着每一天,就跟往常一模一样。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情却无法再跟往常一样呢?

  只要态度积极,人生就会过得快乐。为什么她的座右铭会失去功效?不管她再怎么积极努力,快乐却不再找上她?

  “喻婷,待会儿下班你跟我一道走,我们坐同一辆车。”曾晓铃像道风般的飙回座位上,倾身对她交代。

  喻婷对她点了点头。

  星期日是曾晓铃的生日,大伙老早之前就约好了今天要帮她庆生,行程是先去大吃一顿,再转战到KTV去喝酒唱歌,狂欢到深夜。

  这是他们这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最常有的纡压方式,也就是找些可以聚餐狂欢的名目,然后在小周末的夜晚玩到疯。

  其实她对这种纡压的方式有点不以为然,因为这顶多只是短暂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而已,压力并不会真的因此而纡解消失。不过如果大家能因此而暂忘生活与工作的压力,得到短暂的放松与快乐的话,那又何尝不可呢?

  总之,如果有同事找她聚餐的话,她虽用不着这种纡压的方式,她仍会为了让大家高兴而参加,然后在十点时告辞先定一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她乖宝宝的作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