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九


  “爹。”

  是媳妇的声音,恭敬而柔和,没有一丝惊慌、惊讶或疑惑在里头,平平静静的,似乎早有预料、早有准备的那种感觉。所以,媳妇也知道这个人会出现了?

  儿子突然微弯下身来出现在低着头的她面对,先是给了她一个充满温暖与安抚的微笑之后,接着便将她脚边的乖孙抱了起来,然后便听见他说:“爹,这是您的孙子,名叫裴熙,小名小宝。小宝,这是爷爷,叫爷爷。”

  或许是因为爷爷与爹爹长得太像了,小宝这回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直接便乖乖地开口唤道:“爷爷。”

  “好,好,乖,乖。”

  他的声音即便是超过二十年的时间没听到了,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容易从中分办出他的喜怒哀乐,只是不管是激动、紧张或伤心、难过,抑或是恐惧、害怕,她记得他的声音之中始终从未出现过哽咽与颤抖的情绪,因为他总是说男人流血不流泪。所以,刚刚应该是她听错了吧?

  “爷爷哭,爷爷,不哭,不哭。”

  小宝的声音令她顿时浑身一僵,猛然抬起头来。抬头的瞬间她还在想,这个向来流血不流泪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会哭的,更何况是在这么多晚辈与外人面前。

  可是当她抬头看见一张脸上布满岁月风霜,鬓发已霜白,泪流满面的脸时,过往的一切嗔痴怨恨似乎在都在那一瞬间随风而逝,留下的只有满心的思念与柔情,还有浓浓的歉意。

  他们都老了,不再年轻了啊,曾经他们俩是那么地相爱,那么地依赖彼此,结果却因她的独占欲与任性而毁了一切,使两人分离了二十多年,使他这个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男人泪流满面的出现在她面前,她真的觉得好对不起他。

  “对不起。”她伸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为他拭去脸上的泪水,自己却反倒泪流满面。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力的伸手将她紧紧地拥进怀中,紧得就像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面一样,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或是不适,只有一种终于回家的心安感受。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见儿子柔声道:“爹,娘,外头下雪了,咱们先进屋吧。”

  她猛然回过神来,急忙从孩子他爹的怀中挣脱开来,感觉自己整张都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唉,怎会忘了儿子和媳妇还在一旁呢?而且还有其它外人也在,这下子真是丢脸丢大了。

  算了,不管了,还是先进屋吧。

  “来,乖孙,奶奶抱,咱们回屋里去。”她转身伸手将乖孙从儿子手上抱过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率先头也不回的往屋里走去,迅速逃离现场。

  “爹,您先进屋里去陪娘吧,儿子先安排一下陪您上山来的那些人,一会儿就进去。”裴翊对父亲说,随即又转头对妻子说:“郁华,你也留下来帮我。”

  裴成项当然知道这是儿子为他制造的机会,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大步尾随妻子走进屋里去。

  “有告诉丫鬟了吗?”目送父亲的身影消失后,裴翊转头问妻子。

  “嗯,让她们送上茶果点心之后就全部退下,不许留在屋里。”兰郁华点头道。“不过我担心小宝在会打扰到爹娘说话。”

  “不会,小宝的存在只会让气氛更融洽,让娘和爹更有话题可说,还能免除尴尬。”裴翊的看法正好与妻子相反。

  兰郁华想了下自己乖巧聪明又讨人喜欢的儿子,然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夫君的看法。

  “夫君,你说娘会答应随爹回城里的王府居住吗?”她开口问道。

  “这是迟早的事,总不可能要爹搬到山上来和咱们住吧?只怕这小院子容不下项王爷这尊大佛。”裴翊说,一顿后又疑惑的问她,“你怎么会这么问呢?”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不可能不知道才对。

  “虽然只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但已经习惯这里的宁静与四周的美景,想到要离开就有点舍不得。”

  兰郁华转头看向四周,虽然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但却随青皮古松,悬崖峭壁,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待风起一吹拂,那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色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而这还只是四季中最清冷的冬季景色,还有春夏秋三季美景呢。

  “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以后这里会成为项王府的别院,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裴翊说。

  “这是真的吗?”兰郁华倏然惊喜的转头望向他问道。

  裴翊牵起她的手,柔声对她说道:“不管你想要什么,只需要告诉我,我来帮你达成心愿。”

  兰郁华突觉眼眶发热,鼻头发酸,她怔怔地看着他,沙哑的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满脸柔情的凝望着她,缓声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

  项王爷不是龙阳君,而是一位专情痴情的男子,为了等待因误会而分离的王妃回到身边,即使被传成断袖之癖也不在乎,依然深情痴守,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等到王妃携着儿子、媳妇与孙儿回归项王府,合家团圆。

  这是京城近来大街小巷最让人议论纷纷的事,它并不是谣言,而是真真确确的事实,因为在王妃回归王府之后,在短短的三日之内,皇上就为项王府连下了两道圣旨,一道是为敕封项王妃为一品皓命夫人之敕命,另一道则是为敕封世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