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八


  “完全不知道。”裴翊摇头道。“母亲,应该是在离开他之后才得知有我的存在,之后也没与父亲连络将这件事告诉他,因此他根本从头至尾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公公他一直都在等母亲?”

  “嗯。”裴翊点头,“听说是找了几年都没找到之后,就回到当初与母亲相识相恋的地方守着,期盼母亲某天或许会想旧地重游。”

  兰郁华突然觉得有些心闷与悲伤。“夫君,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母亲?不都说是误会一场了吗?为了一场误会而让娘和公公分离了二十余年,老天它太残忍了!”说着她忍不住红了眼眶,她想着婆婆离开王府后便完全脱离了这个圈子,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否则怎会不知道项王爷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的事,一想到这里便觉得心疼,真是造化弄人。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是当事人,想说也说不清楚,加上娘又有心疾,我怕一个说不好没能解开爹和娘之间的误会,反倒让娘的心疾复发,这才不敢提。”

  “那怎么办?咱们不能明知道是误会一场,还让公公和娘分隔两地啊。”兰郁华着急道。

  “你觉得爹等了娘二十几年,在得知娘的下落之后,他还会乖乖地待在边关吗?”

  “可是公公不是边城守将吗?”

  “守将不是他的职责,他只是正好待在边城,适逢其会的替皇上解劳,才会暂时担任守将,战事结束随时都可以卸任。所以我算算时间,大概过不了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了。”

  “你的意思是公公会到这里来?”

  裴翊露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缓慢地答道:“当然,娘在这里不是吗?”

  裴翊所说的话仅隔了两天便获得证实。

  这一天是入冬难得的好天气,雪停了,太阳难得从连日厚重的云层后头探出脸来,照得昨晚下在庭院里和树梢上的白雪一闪一闪的。

  裴母将乖孙小宝裹成一个粽子一样,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张红通通的脸颊出来见人,其它处都包得紧紧地,然后带着小乖娃到庭院中堆雪人玩雪。

  未满两周岁的小人儿走路原就还不稳,上身上厚厚的穿着和软绵的雪一样的袄子,让他在雪地里玩时,就像个不倒翁一,样东倒西歪,倒下又爬起,爬起又倒下,乐此不疲的让人看了好笑。

  裴母的笑声因而没有停过,笑声连连。

  她愉悦的笑声向四周飘散而去,传到了踏雪而来的一群人耳里,其中被众人护卫在中间,衣着贵气却不奢华,长相粗犷却又带着一股清贵之姿,眉宇间则透着一抹化不开的忧色的中年男子,闻声后顿时浑身一震的停下脚步。

  他一停下,护卫在他周遭的五名侍卫也跟着停住步伐,一行人就这样停在山路小径上,听着不断从前方飘来的开心笑声,偶尔夹杂了几句诸如“小宝好棒”、“小宝好勇敢”、“小宝来奶奶这里”之类温柔慈爱的话语。

  一行人在雪地里站了许久,其中一名护卫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道:“王爷?”

  衣着贵气的中年男子正是项王爷裴成项,裴翊的亲生父亲。他闻声后骞然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对属下点了点头,一行人再度出发往前走。不过再往前十来步,上了一个小坡之后,位在路的尽头的民房已出现在众人眼前。

  护院王大和林立一见山径上出现一群陌生人,立刻从门内闪身而出立在院门边,不过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紧张的神情,因为两天前少爷已事先告知过他们,这几日可能会有客人上门,来人应该不少,而且因为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人,身上可能会有明显地杀伐之气,让他们不需要担心或紧张。

  “是与少爷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吗?”王大当时曾这样问少爷,结果少爷却给了一句令他与林立摸不着头绪的回答。

  少爷说:“你们看了就知道。”

  他和林立想了半天仍没想透,不懂少爷是要他们看什么,又怎会看了就知道呢?

  王大和林立两人不约而同的对看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见答案终于要揭晓的表情,有些好奇,有些期待。

  来人一行共有六个人,他们愈走愈近,六个人的长相也愈来愈清楚,王大和林立突然看见被护卫在中间那个中年男子的长相时,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随即迅速对看了一眼之后又再度看向那张与他们家少爷可谓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接着喃喃自语般的说道:“果然是看了就知道。”

  一群人靠近的声音终于引来在院子里玩雪的祖孙二人注意,裴母直起身来转头看去,先是看到一群人,然后才看到站在那群人之中目光笔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的那个男人,那个被她藏在心底最深处,不敢去碰触,更不敢随意去翻阅回忆的男人,顿时呆若木鸡。

  “奶奶。”小宝不知何时来到她脚边,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她缓缓地低下头,神情有些僵硬恍惚,想伸手去摸摸乖孙的头,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连想抬个手都抬不起来。

  一双穿着男子皮质冬靴的双脚突然来到她面前,停在她身前。她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双靴子,恍惚的研究着鞋面上所绣的图案。

  “爹,您来了。”

  声音来自她后方,是儿子的声音,所以他们父子俩已经见过面,已经相认了?

  也是,儿子长得几乎与他一模一样,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不为过,只要见着面,没有认不出对方的道理。只是他们是在何时见面,怎会遇见,儿子怎么连提都没与她提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