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王府中虽然一下子多了好几位主子,但每一个主子都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服侍,让原本有些担忧的下们人全都放下心来,尤其在见过世子妃的掌家能力与手段之后,不管是老奴少仆没有一个不心悦诚服的。

  不过事实却是,下人们在见识过王爷对王妃的宠爱,世子对世子妃的疼爱,以及王妃与世子对世子妃的绝对信任之后,根本没人敢再倚老卖老的起什么心思,府中的一切自然也就因此而变得井然有序了。

  “辛苦你了,媳妇。”裴母对媳妇说,知道管家的辛苦。

  “娘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是媳妇该做的事,倒是这些日子小宝都交给娘您照顾,没让娘累着吧?”兰郁华微笑的摇摇头道。

  “小宝乖的很,怎会累?况且还有你爹在。”一顿,裴母似吃味似投诉般的对媳妇说:“他们爷孙俩现在感情可好了,看得我都要吃味了。你瞧,现在两个人手牵着手又不知道跑哪儿去玩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

  兰郁华闻言遏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安抚婆婆道:“娘,别理他们,媳妇陪您。”

  “嗯,还是媳妇好。”裴母一脸认真的牵起媳妇的手拍了拍,满是欣慰的点头道。

  兰郁华忍不住又笑了一会儿才止住笑意,陪婆婆闲话家常。

  她们讨论到府中后院那一片荒地的应用,决定辟出来种些蔬菜,养些小鸡,和在山上时一样,也能多点乐趣,毕竟她们婆媳俩都不热衷交际。

  提到山上,她们讨论到盖在她们以前住的地方的那座别院听说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工,到时她们随时都可以去那里住上十天半个月。婆媳俩都对那里的美景念念不忘。

  她们接着又讨论到在彩袖手上的那些生意的事,过去她们行商是为了考虑到生活与生计,而今王府的产业多不胜数,那两间铺子的存在也就没么重要了,要留、要卖或是并入王府产业,婆媳俩讨论了半天也没结果,最后决定晚些再问彩袖的意见,毕竟彩袖为那两间铺子所付出的心血比她们婆媳俩加起来还多。

  接着两人又不约而同的想到彩袖的终身大事,对视一眼,忍不住双双的叹息烦恼了起来。

  彩袖今年都二十了,却尚未婚配,之前为裴翊失踪之事,她们婆媳俩明知在耽误她,却又不得不依靠她,而今不仅裴翊回来了,他们一家人的身分也变得尊贵了,但彩袖的婚事却反倒变得更加困难。

  虽是项王的义女,却是奴婢出身,年纪又大,听说过去两年多来还以姑娘家的身分,抛头露面的周旋在一群商贾莽夫之间行经商之事,至今依然。

  总而言之,因这一堆原因,彩袖的婚事就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难题,如意郎君很难寻觅就对了。偏偏那丫头还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说终生不嫁也挺好的,能一辈子陪在义母和嫂嫂身边她求之不得,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这件事媳妇再请我娘家母亲帮忙留意一下好了,也许我娘那边能找到不错的人选。”兰郁华叹息道。

  “你们要找什么人选?”项王爷手上抱着孙子,身后跟着儿子走进屋里问道。

  “爹。”兰郁华起身唤道,看向跟在公公身后进门的夫君,眼里有着明显的疑惑。

  因为王爷公公与王妃婆婆的不管事,他们夫妻俩只好一肩扛起项王府的所有事,男主外,女主内。

  她倒是还好,因为不管是公公或是夫君,除了她们婆媳两位正妃之外,后院里根本就没有其它女人,少了那些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后宅事,掌家对她是游刃有余。倒是夫君可就累坏了,不仅要管理王府产业,还得学习朝庭之事,以及想办法获得公公属下们的认可,以获得权力与军权的传承,总之就是忙得焦头烂额就对了。

  所以,这个时间夫君怎会有空在府里呢?

  看出她的疑惑,裴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她微微一笑后,转头对娘说:“娘,小宝就麻烦您和爹了。”

  “去吧。”裴母微笑的点头道。

  兰郁华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母子俩,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小宝近来不是一直都在麻烦爹娘照顾吗?夫君现在才说这话不嫌太迟吗?还有,娘说去吧是什么意思?难道夫君是有要去哪儿吗?怎么都没与她提过?

  在她还在疑惑茫然不解时,夫君却突然插手过来握住她的手,对她微笑道:“走吧。”

  “走去哪儿?”她眨了眨眼,呆呆的问道。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夫君只是微笑着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转头看向爹娘,两位长辈皆笑咪咪的看着她,却也没有替她解惑,而且很明显的,爹娘都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

  “去吧。”娘微笑的再次说道,但这回却是对着她说。

  然后,她就被夫君拉走,牵着她穿越半个项王府邸,走出王府大门,坐上了马车,任马车将她载往不知名的地方。

  “让让,让让。”

  一群穿着华贵的年轻公子挤过人群来到漓河畔,脸上全带着些许的不耐与怒气,其中有人忍不住开口抱怨。

  “今天这漓河畔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把河岸两旁的景致都给破坏了。”

  “就是,看这些人的样子也不像租得起画舫游河,全跑到这来凑什么热闹?吃饱太闲了吗?”

  或许这人话说得大声了些,瞬间引来周遭好几个人对他们这群人回头张望。

  “看什么看?难道公子我说错了吗?”那年轻公子瞪眼道,瞧这些人的穿着就是没钱没势的老百姓,他就不信这些穷鬼敢与他斗。

  “公子难道不知道吗?”回头张望的其中一人将身子转过来面向他们说道。

  “知道什么?”

  “今晚的漓河从这里到甫亢河段,整个都叫人给包下来了。”那人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