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贵妻入寒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嗯,让她们送上茶果点心之后就全部退下,不许留在屋里。”兰郁华点头道。“不过我担心小宝在会打扰到爹娘说话。”

  “不会,小宝的存在只会让气氛更融洽,让娘和爹更有话题可说,还能免除尴尬。”裴翊的看法正好与妻子相反。

  兰郁华想了下自己乖巧聪明又讨人喜欢的儿子,然后点了点头,同意了夫君的看法。

  “夫君,你说娘会答应随爹回城里的王府居住吗?”她开口问道。

  “这是迟早的事,总不可能要爹搬到山上来和咱们住吧?只怕这小院子容不下项王爷这尊大佛。”裴翊说,一顿后又疑惑的问她,“你怎么会这么问呢?”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不可能不知道才对。

  “虽然只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但已经习惯这里的宁静与四周的美景,想到要离开就有点舍不得。”

  兰郁华转头看向四周,虽然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但却随青皮古松,悬崖峭壁,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待风起一吹拂,那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色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而这还只是四季中最清冷的冬季景色,还有春夏秋三季美景呢。

  “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以后这里会成为项王府的别院,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裴翊说。

  “这是真的吗?”兰郁华倏然惊喜的转头望向他问道。

  裴翊牵起她的手,柔声对她说道:“不管你想要什么,只需要告诉我,我来帮你达成心愿。”

  兰郁华突觉眼眶发热,鼻头发酸,她怔怔地看着他,沙哑的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满脸柔情的凝望着她,缓声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 * *

  项王爷不是龙阳君,而是一位专情痴情的男子,为了等待因误会而分离的王妃回到身边,即使被传成断袖之癖也不在乎,依然深情痴守,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等到王妃携着儿子、媳妇与孙儿回归项王府,合家团圆。

  这是京城近来大街小巷最让人议论纷纷的事,它并不是谣言,而是真真确确的事实,因为在王妃回归王府之后,在短短的三日之内,皇上就为项王府连下了两道圣旨,一道是为敕封项王妃为一品皓命夫人之敕命,另一道则是为敕封世子。

  也因此,项王爷不是龙阳君,而是一个痴情人,甘愿为项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件事的确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而且羡煞京城之内的所有女人。

  这么痴情又专情的项王爷大伙是不用想了,因为他的深情已经全给了项王妃。

  那么项王世子呢?不求他在用情上全像其父,只要像个三成就足够了。

  为此大伙开始打探项王世子,得知他仅有一正妃,没侧妃也没妾室,有心人便开始动作频频了起来,拜帖、请帖纷至沓来。

  只可惜这些人全都要失望了,因为烦不胜烦的世子在受邀参加了几次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聚会后,终于忍无可忍的当众宣布他从没有要娶侧妃及纳妾的念头,只想与世子妃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像他们的父母亲一样。

  此话一出,京城之内顿时哭倒了一片未出嫁许人的姑娘们。

  不过有些人却不死心,开始想尽办法打探起世子妃的事,想从世子妃那方下手,顺便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让项王世子倾心,说出要与其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令人羡慕嫉妒恨的话语。

  结果当真是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这位项王世子妃竟然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位故人,也就是三年前因云隐山遇劫之事而失了名节,遭席家退婚的那位兰学士的独生爱女兰郁华。

  “这不可能!”

  第一次听见这事的人皆纷纷摇头,拒绝相信这么离谱的谣言。

  但当一些与兰学士交好的人去了趟学士府回来之后,谣言不再是谣言,成了千真万确,令人匪夷所思与难以置信的事实。

  大伙顿时回想起当年兰学士嫁女儿时那清冷的场面以及寒酸的迎亲队伍,还有事后让人当成笑料谈资的一切。

  其中最让人回想起来脚底发麻、浑身发冷的就是,在兰氏成亲不到半年便听闻其夫婿遇难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事之后,他们这些人全没少落井下石的,不仅把那兰氏说成了克夫命,还把其夫当成傻子、呆子来嘲讽取笑。

  天啊,他们那时到底曾对哪些人公开说过那些话啊?那些人该不会在此时为了讨好圣眷正隆的项王府,就在他们背后捅刀,踩着他们的尸身往上爬吧?

  京城中大多数的达官贵族们开始人心惶惶,勾心斗角,猜忌丛生,不知不觉间竟在不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就瓦解了不少在京城中结党营私的派系,让皇上在得知此事之后,整个龙颜大悦,直赞项王爷就是朕的福星。当然,这话只是在私底下说,除了贴身几个太监之外,没人知道。

  总而言之,京城近来因项王府么事显得异常热闹,大街小巷只要有人聚集的地方,没一处不为这些事津津乐道着。

  相对于外头的热闹,被全城百姓所议论纷纷的项王府却是宁静而祥和的。

  项王爷的归来让原本因少了主子而显得死气沉沉的项王府顿时整个都鲜活了起来,下人们一个个笑容满面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